第804章 亨利用意(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摆摆手,送走李承,李加成手搭在车顶边缘琢磨了会,笑笑,转身上楼。四叔家的孩子,在待人接物交朋友方面,绝对有口皆碑。
  李承还未到公司,就接到许晟丰的电话,询问明天谈判团队的人什么时间到,有问题好商量。一副你说了算的语气,让李承一愣。
  许老头子一看就是个精明角色,怎么会做出这种表态?
  李承很快想到未和自己一起离开的李加成身上,摇摇头,必定是这家伙。想必他出面和许晟丰说了什么,在香江,即便要移民,也会给四叔家一个面子的——卖个人情万一以后用上呢?
  投桃报李,玩得还真熟!
  算了,李承也不打算打电话去询问答案,余情后补吧。
  正琢磨着呢,手机响起,看了眼屏幕,是郑佳醇,一定是珍珠饰品师傅的事,李承连忙按下接听键,“亨利哥好。”
  “我在你的祖儿珠宝这边呢,店里的东西不错啊。就是你这里的销售员,好像不认识我呢?我可是给你送师傅过来的哦?”
  郑佳醇在香江的曝光率挺高,大半香江人都认识他,可惜,覃美凤来港才两个月,不在其中。李承一骨碌坐直身子,“您怎么去那儿了?怎么不先给我来个电话?饰品师傅……您说一声我去接就行了,怎么还亲自过来?您稍等,我马上到。”
  郑佳醇可不是李加成,他和自己关系并不是那么熟稔,而且他算是真正的新世界集团二号人物,同样也不是“备胎”李加成在肇基集团中的地位可比的。
  李承一口一个您的,就怕不经意得罪他,又赶紧伸手拍拍王志高,“志高,转向去民逸楼祖儿珠宝,速度提快点。”
  又对电话喊道,“亨利哥,您把电话交给覃女士,对,就是销售员,我的一位玉雕师傅的媳妇,刚过来不久,她还不认识你。我和她说两句。”
  和覃美凤交代两句,这是贵客,送二楼会客室就座,让袁哥出来招待——自己还没过海,赶过去怎么也要半个小时。
  放下电话,李承琢磨许久,亨利的突然造访,让他莫名其妙,若非有事,两人几乎不打交道的。亨利说是送工匠过来,那不扯嘛,什么工匠值得新世界集团二当家亲自送?
  李承唯一能猜测的就是,他的来访可能与今天的早茶会有关,可即便是为艾尔玛证券的事,也不必要到祖儿珠宝来晃荡一圈吧?一个电话,相约半岛酒店或者陆羽茶室,岂不是更好?
  他的心思细,喜欢多想,很多时候他自己也意识到这习惯不太好,可是难以改正啊。
  二十分钟后,李承抵达祖儿珠宝,覃美凤站在前台,见他进来,忙指指楼上。
  走进二楼会客室,李承松了口气。
  袁衍方,周伟元,正在为郑佳醇介绍一件李承从信宜带回来的南玉摆件,桌上还有其它几件国内各地方玉器,像金沙玉雕“达摩渡江”,庞公玉“仕女飞天”。
  别看金大福大名鼎鼎,这些地方小玉种,郑佳醇还真不了解。
  还有两名李承不认识的男士在旁听,一位年岁约四十出头,另一位二十七八的年轻人,应该是“租借”的珍珠饰品设计师和工艺师。
  气氛还不错。
  “亨利哥,您这突然袭击,弄得我心慌慌啊。”李承在门上敲了两下后才笑着说道。
  “哟,回来挺快嘛。”郑佳醇抬头,笑着对李承招招手,“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他指指那位中年人介绍道,“这位周宪周师傅,我得喊表哥,我母亲那边的人,祖传的攒珠手艺。记住啊,我只能借你两个月,你小子可别动歪脑筋!”
  “哪能呢?您这是帮我大忙。况且,我这小庙,只怕想留周师傅这尊大神,也留不住哦。”李承笑着与周宪握握手。
  这个人情欠大了!
  很多人物志上说彤叔年幼时家境贫穷,那是胡说八道。
  彤叔的父亲郑敬诒,是羊城二三四十年代著名的绸缎商,而周至元则是南珠和金银器加工商,两人同乡兼好友,周至元跟郑敬诒指腹为婚,确定了彤叔与翠英婶的姻缘。
  周至元创办金大福之前,周家祖传的产业就是打金打银和攒珠。
  打金打银好理解,就是打造金银器,攒珠要稍微解释一下。
  在电动钻孔器没有出现之前,珍珠打孔还是个相对比较难的技术活,当时使用的工具,多数为“钻孔针”,很考验手艺,为了不破坏珍珠,只能一步一点慢慢穿(攒与穿同音),而打好孔的珍珠有需要用线攒起来,因而制作珍珠饰品的工艺,又被称为“攒珠”。
  周家有祖传的“攒珠”手艺,专门为南方贵妇人还有官家小姐攒珍珠,得以发家。
  周宪是周氏家族人,能得以传授祖传攒珠手艺,一定是金大福珍珠饰品制作方面的顶梁柱级别人物,所以,李承说这人情欠大了。
  “这位是我们金大福的珍珠饰品方面的新锐设计师姜海,他设计的珍珠饰品,去年获过法国梅斯创新设计大奖。一句话,也是租借两个月,概不外售!”
  李承又与姜海握握手,对他的到来表示感谢。
  无论是周宪还是姜海,其实对这次“外派”任务并不满意的,可是,见到郑佳醇和对方说话的方式,很是意外……这不像是生意“租借”,更像朋友间的“扶持”。
  一时间有些捉摸不透李承的来路,因而在面对他时,俩人还是很低调客气的。
  周宪更是先开口建议,“李少爷,能不能安排我和姜海看看工作室?听说您这是第一次组建珍珠加工室,我看看还需要配些什么设备,您也好早点准备不是?”
  有眼力,说得在理。李承当即点点头,又对袁衍方说道,“袁哥带两位看看工作室?缺什么仪器设备,记在单子上,我安排人去购置。”
  又想起早晨的偶遇,于是问道,“对了袁哥,上午关小姐来了么?”
  “来了来了!订了一对φ十一的黑珍珠耳坠,关小姐要的挺急的,说是月底去北美参加弟弟的婚礼要用。我还有点担心来着,这不,周师傅和姜师傅来了,应该能赶得上。”
  提到这事,袁衍方不得不佩服李承的“手段”。
  昨天那两位女顾客看到原珠想要订货,结果没有花式图例,也没有核价,最终没能开张。
  李承出了个鬼主意,从其它品牌的产品册上,拷贝下来几张珍珠饰品产品图片,做了个相对简单、属于祖儿珠宝自己的珍珠饰品花式册页。
  用他的话说,先解决有没有的问题,再解决是不是自己设计的问题。
  没想到,今天上午就用上,而且对方还是有名的香江大美女。
  定制单子确实接了,正愁着怎么完成,下午金大福少东家直接送两位珠宝设计师过来。
  这效率,杠杠的。
  四人去工坊那边,韦团被李承支使着去一楼帮覃美凤,会客室这边只有李承和郑佳醇二人。李承为对方续上茶水,笑问,“亨利哥这次来小店,有什么小弟能做的,尽管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