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门不当户不对(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晚上,赵无兄弟先来了,他们送的贺礼是一套青花瓷茶具。
  许大石一家四口一来,小许满就得意地宣布道,“我娘又怀小弟弟了。”
  许大石憨憨地笑起来,李氏满脸通红。
  秦氏和许兰因一叠声地恭贺。
  许大石笑道,“以后孩子他娘就不上工了。”
  又说那个二进宅子已经做了简单的修整,买了一些家具、一头骡子和一辆车,还买了一个婆子一个小子,他们一家前天就搬进去了。等许老头等人来了,再请二房去吃搬家饭。
  许兰因恭贺完,又笑道,“大嫂是少奶奶了,以后只管在家里享福。”
  说得几人大乐。
  李氏笑道,“我忙碌惯了,闲下来还真不一定习惯。”她不好说的是,老爷子和婆婆都爱找事,天天在家闲着,闲气肯定是少不了的。
  许大石夫妇送了一支莲花金簪,这算他们送的重礼了。
  秦氏笑道,“你们用钱的地方多,何苦送这么重的礼。”
  许大石笑道,“我们一家的好日子都是因妹妹给的。等以后日子好过了,还要送因妹妹嵌宝簪子。”
  许兰因笑道,“大石哥过谦了,你们的好日子是你和大嫂踏实肯干挣出来的。机会再好,也要人抓得住。”
  没有外人,这个饭吃得其乐融融,众人玩到亥时初才走。
  夜里,许兰因正睡得香,又被几声窗纸的动静惊醒,猜到是赵无,起身把衣裳穿好。
  来到窗边,果真是赵无躲在柱子后,开门让他进屋。
  许兰因悄声笑道,“我爹没跟你说不许爬墙吗?”
  赵无笑道,“说了,许叔不许我带姐爬墙,却没说不许我一个人爬墙。”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锦盒道,“这是我单送姐的生辰礼物。”
  许兰因好笑,这家伙还会抓人话里的漏洞。她接过锦盒,里面卧着一支累丝赤金嵌宝孔雀钗,非常精致漂亮。
  她嗔道,“你又没有多少钱,干嘛买这么贵的钗。”
  赵无见许兰因喜欢,更加开心。笑道,“只要姐喜欢,再贵我都愿意买。”
  两人没说几句话,就听到外面雷鸣闪电,马上要下大雨了。许兰因再三催促,赵无才起身出门,跳上房顶回了自己家。
  大雨一下两日,第三天的午后终于停了。次日下晌,许老头夫妇和许庆明夫妇坐牛车来到省城,再找来新家,已是日薄西山,许大石一家刚要吃晚饭。
  四个人前前后后参观了一圈院子,外院内院,花花草草,还有骡子和骡车,再看到恭恭敬敬的下人贺氏和伍石头立在一旁,喊他们老太爷、老太太、老爷、太太,都笑眯了眼。又听许满汇报李氏怀了弟弟,更是开怀。
  许大石让伍石头去街口买几个卤味回来下酒,许老头让他去把叫二房一家、赵无和王三妮姐弟叫过来一起吃饭。
  许大石笑道,“二婶和赵爷家离得远,让石头去说一声,请他们明天早些来家吃饭。三妮几人去了京城,不在这里了。”
  他没敢说王三妮是许兰因派去的,怕老爷子不高兴。
  听见王三妮居然去了京城,几人又是啧啧称赞。
  许老太道,“三妮那丫头倒是越来越出息了,有本事去了天子脚下。”
  许老头犯酸地说,“那也叫出息?姑娘家天天在外面抛头露面,看哪家后生敢娶她。”
  伍石头到城北许家报信已是晚上戌时,请许兰因一家明天去城东许家吃玩。
  许兰因说秦氏身体不好,赵无要照顾兄长,明天下晌她去,许兰亭下学后直接去。许老头一直不待见秦氏,许兰因也不愿意秦氏去受挤兑。至于赵无,之前老头一直觉得他抢了许二石的位置,人家还抓住机会来了省城。现在许庆岩当了“大官”,老头肯定不会待见他。
  次日上午,许兰因携礼先去了胡家。
  胡万的儿子叫胡柏,柏和百同音,纪念家里开的百货商场。
  小胡柏长得又白又胖,十分讨喜,许兰因抱着亲了半天,又把早已准备好的一套赤金餐具送给他。
  胡依则是搂着许兰因撒了半天娇,埋怨许兰因才来看她,哥哥又不许她去许家,说许家有贵客。
  许兰因笑道,“贵客已经走了,依妹妹无事就去我家玩。过几天去我的茶舍,我给你引见两个手帕交。”
  她说的是闽楠和秦红雨,她也想她们了。特别是秦红雨,要把关系维系好。
  听胡太太说,洪震已经来了宁州府军营,只不过营区在城郊。胡氏和两个孩子下个月就会来,已经在附近买了个宅子。
  许兰因也盼望他们来。来了,熟人就更多了。
  在胡家吃了晌饭,玩到未时末,许兰因才去街上买了一架双扇屏风、两套细瓷碗碟做为贺礼,赵无还让她带了一套青花瓷茶碗做为他的贺礼,去了城东许家。
  许老头正坐在廊下的竹藤摇椅上,嘴里哼着曲儿。许老太和顾氏逗弄着许愿和许满,许庆明在屏门后垒着鸡圈。
  老夫妇非常喜欢那架屏风,老太太让收起来过年过节拿出来用。老爷子不同意,说道,“都说好马要配金鞍,这么大的宅子连个屏风都没有,人家要笑话咱们寒酸。”
  老爷子执意要马上用,也就摆上了。
  老太太又把许兰因拉去一边,笑道,“前天你过生,这是奶送你的。”
  她送的是一件缎子褙子,缎子是许庆岩送的皇上的赏赐,让顾氏帮着做出来。顾氏也送了套上衫长裙,也是用许庆岩送的缎子做的。
  衣裳颜色很有些老气,许兰因还是领她们的情了,笑着道了谢。
  许老头又道,“因丫头已经满了十七,不能再耽搁了。现在我二儿是大官,定能找个好女婿,也是你哥哥弟弟的一个助力。”
  许兰因没理他。这老头,好话也说得不中听。
  许老太也着急许兰因的婚事,说道,“我一直觉得赵无不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