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毒舌模式(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忠顺王妃的记忆当中,那个总是躲在角落里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连头都不敢抬的葛覃儿,跟她生母一模一样,从来都是逆来顺受,不敢有半点反抗的。
  忠顺王妃从来就没想过,有朝一日,葛覃儿敢胆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大胆。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这个丫头在大婚前曾经威胁自己和忠顺王爷答应她代葛青儿远嫁的条件。可能是对她十几年的印象太根深蒂固了,一时忽略了她在远嫁前就仿佛已经变了一个人似的。
  忠顺王妃眼皮之跳,刚想喝斥葛覃,可她还没张口呢,葛青儿不干了,抢先开口斥责起葛覃来:“葛覃儿,你别没大没小的不懂规矩,你身体里流着咱们忠顺王府的血脉,这是不争的事实。到什么时候你也逃不掉忠顺王府庶女的出身。我母亲永远是你的嫡母,你胆敢如此大不敬,这话就是传到王后娘娘耳朵里,这个不孝女的坏名声你也是甩不掉了。
  哼,嫡兄长升迁这么大的喜事,你倒好,只送了一套普普通通的文房四宝,亏你拿得出手!你也不怕丢了你们肃慎国王府的脸面。怕是你那点礼物的价值连抵这顿饭的银子都不够吧?
  真是小家子气,就你这模样,也配做一国王爷的王妃?不过,想想也有情可原,毕竟你葛覃儿也只是个侧妃,侧妃嘛,说好听些可能称个平妻,说不好听些实际上就是个妾室罢了。没出嫁是你就是个上不得抬面的庶女,出了嫁仍逃不过一个贱妾的命运,贱人么,打骨子里就是这样的,根本翻不了身。你葛覃儿这辈子也就是个下贱的命了。”
  葛覃双眉一挑,不但没生气,反而笑得妩媚,葛青儿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论说话难听刺耳,葛覃还没服过谁呢,慢悠悠的一字一顿的,还带着点抑扬顿挫,回嘴道:“哟,左丞相夫人何出此言?你倒真是大言不惭的说风凉话。你们左丞相府家底儿厚实,你身为正室夫人,主持左丞相府中馈,想必大权在握的,定是为娘家备了大礼吧?一万两还是二万两呢?”
  葛青儿被她这话气得脸是青一阵白一阵的,她刚嫁过去没多久,府里的中馈还在左丞相嫡长子媳妇手里攥着呢,她根本就没有能力抢回来。还有,这次葛兴邦能晋升户部侍郎,完全是左丞相给使的劲儿,忠顺王府还给左丞相送了不少好礼呢,是忠顺王府欠左丞相府的,不是左丞相府欠忠顺王府的,哪来的大礼相送?
  况且葛覃的话是字字诛心,净捡她的痛处往死里戳。葛青儿因府中中馈的事情没少跟丈夫撒娇赌气的,但还是没能争过长媳妇,府中的掌管中馈大权一直也没能夺回来。结果被葛覃在这么多贵妇面前当场提起这事儿来,让葛青儿一下子就恼羞成怒起来。
  葛覃再也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小白兔了,现在她有底气,所以,就没打算今天和过葛青儿和她那个恶毒的母亲忠顺王妃。
  不等葛青儿说话,继续毒舌到底:“我初回京城,不在了解京城里的形势。那也听说是忠顺王府把五小姐嫁给了年近古稀的左丞相,这才换回嫡长子的户部侍郎之位。哎呀,五小姐与嫡兄真是兄妹情深,感人肺腑啊!以二九芳华之年,倾城倾国之姿嫁给一个垂垂老矣行将就木的糟老头儿,牺牲还真是不小。
  可是呢,就事论事,葛兴邦这个户部侍郎能成功上位,还是得感谢左丞相大人,想必忠顺王府还是欠左丞相府的,应该没少割肉送礼。嗯,今儿左丞相夫人来庆贺嫡兄升迁,就算出的礼金再多,也抵不过忠顺王府送到左丞相府的酬金多吧?
  哦,对了,我倒忘记了一件事了,两年前,我和亲出嫁的国礼嫁妆被忠顺王府给侵吞的事情,人尽皆知了罢?我的嫁妆少得可怜,好东西都被换成了破烂儿带到了肃慎。我是真穷啊,哪里有体己银子傍身?可左丞相夫人就不同了,您是忠顺王妃嫡出的女儿,出嫁时怕不是陪嫁了大半个忠顺王府的家当吧?
  忠顺王妃这般宠爱女儿,逼迫替你嫁往肃慎和亲,这么想来,当初侵吞的国礼嫁妆都随你葛青儿去了左丞相府吧?”
  葛覃劈哩啪啦的把忠顺王府那点儿肮脏事儿一气呵成的说了个遍。
  把忠顺王妃和葛青儿气得脸色是青一阵白一阵的,想大声喝斥她住口,都插不上嘴。
  葛覃一口气说完,带着一脸笑眯眯欠抽的表情扫视着忠顺王妃母女俩个,心情愉悦。
  秋菊在最初刚刚看出忠顺王妃母女向葛覃发难时就觉得大事不好,她把手里的大红果交给夏荷,小声道:“你抱着小公子。这里情形不对头,我去外院找王爷来。娘娘一个人可别吃了亏,受了气。”
  夏荷点头应下,道:“行,你快去。”
  忠顺王府也不小,秋菊急匆匆的找到格博克勒甄比,两人再回到内院里,葛覃与葛青儿的嘴仗已经打到接近了尾声。
  格博克勒甄比见媳妇占了上风,也没急着出面,反而是环抱着双臂,靠在墙壁边儿上看葛覃骂人,看得他眉飞色舞的,在心里直给葛覃加油打气。
  忠顺王府虽然近几年落魄了些,但总归还是皇亲国戚,也没有人敢当着面这般不给她脸,让她下不来台的,表面上还都是客客气气的。
  今儿葛覃这翻话把忠顺王府的脸面撕下来不说,还扔在地上狠狠的踩了几脚。
  忠顺王妃气得浑身哆嗦,一手抚着胸口一手指着葛覃,道:“你!你!你个贱婢!来人,把这刁钻满口胡说的贱婢给我绑了,家法侍候。”。
  这里还是忠顺王府的地界儿,葛覃的确是势单力孤。在下面侍候的奴才们一听到主子的吩咐,立刻上来两个强壮的婆子,就要把葛覃反剪双手给押下去打板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