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知生物的靠近(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有些从另外一个海岛主播那里过来的观众,看着拿着竹篮子在水坑里抓鱼的李方发着弹幕。
  “这个主播怎么会有竹篮子的,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就是,节目组还区别对待的吗,竟然给了另外的东西。”
  李方直播间的观众顿时就不乐意了,纷纷开始反驳。
  “什么叫节目组给的,那是方子自己编的好吗,别血口喷人。”
  “你们自己主播没有,不代表我们方子没有。”
  “各位,我刚去其他四个直播间逛了一圈,你们是不知道,隔壁那位同样是海岛求生的混的可惨了,是五个主播里面混的最惨的了。到现在还没生起火,昨天一整天都是吃的椰子,到了晚上才把庇护所搭好。现在也在赶海,不过没有找水坑,而是在沙滩上找吃的。”
  “估计是没有那个力气吧,舀水坑可是需要花费大量体力的,就连方子昨晚吃过晚饭,早上还是吃了个椰子才来的,还带了水,就这样还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把水舀到这个程度。要是另外一位,说不定到海水灌回来都不一定能够舀完。到时候说不定鱼没抓到,还浪费了体力,得不偿失。”
  “说的也是,不过看这方子再捞鱼,感觉很爽啊,有木有。”
  的确,现在五个直播间里就李方的条件最好。
  三个荒野求生的主播虽然在食物方面因为有野果之类的可以充饥并不是很或缺,水源也都有,但是因为周边环境的问题,危险程度比两位海岛求生的主播要打的多。
  看看另外一位海岛主播的遭遇,再看看自己支持的方子,正拿着竹篮子抓着鱼。
  建庇护所、生火、找水源、做工具、捕鱼,感觉没有一样东西能够难倒方子的,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哈哈,看来昨天扔的鱼内脏效果很不错啊,又抓到一只青蟹。”
  李方今天的运气还算不错,在这个水坑中抓到了一篮子的海鲜。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岛从来没有人登陆过的原因,这些鱼蟹之类的退潮的时候并没有离开,反而留在了这里。
  李方的竹篮里面有着2只青蟹,2条黑鲷,3条石九公,还有一只兰花蟹和石头蟹。
  当然还有海螺和扇贝这些不会动的小东西,虽然已经有了那么多的鱼蟹了,但是李方还是没有放过它们。他准备加上拿回去煮个汤,到时候加上蒲公英味道应该会很不错。
  水坑里面被清干净以后,李方把两条黑鲷肚子里的内脏挖出来,一条的内脏扔进了另外一个还没有动过的大水坑,为了明天提前放饵。
  还有一条的内脏放进了捕鱼篓里面,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方,李方把捕鱼篓架好,压上石头放置被海水带走。
  拿着战利品李方回到了庇护所,把海螺石九公养到竹筒里,带着黑鲷和四只螃蟹来到了水潭边。
  李方一边清洗着螃蟹一边对着摄像头说道:“这四只螃蟹个头挺大,加上黑鲷,我今天中午应该可以吃个饱饭。等下午,我再去砍些竹子回来把我的庇护所围起来,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在庇护所看到了些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脚印,虽然昨晚没有攻击我,但是我最好还是做个围栏,以防不测。”
  “昨晚有东西靠近庇护所吗,谁熬夜看直播的时候看到了?”
  “没有啊,我早上3点睡了,睡前还特意看了直播,没看到有东西啊。”
  “大家不用猜测了,那个动物应该是被火光吓跑了,所以没有靠近庇护所,只在附件看了看。”
  李方刚洗完黑鲷,正准备清洗螃蟹,确听到远处传来一些动静。那个方向是昨天李方下套的地方,一瞬间李方就知道了,应该是有东西中套了。
  李方把手中的螃蟹放回篮子里,拿起工兵铲和摄像头就往昨天下套的地方跑去,他怕去晚了让猎物咬断鱼线逃脱了。
  等李方跑到套子这里,已经没有了猎物的踪迹,只留下一根晃荡的树枝,鱼线已经被咬断了。
  “看来在这下套子是正确的,不过运气不太好,鱼线被咬断了,猎物逃跑了。从地上的痕迹来看,应该是野兔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昨天见到的那一只。不过这也告诉我,用鱼线做套子的方法行不通,我需要改良一下,等回去我想想办法,争取早点吃上肉,光吃鱼肉可不行。”
  “好可惜啊,如果方子在快一点的话说不定就能抓到了。”
  “也不能这么说,如果是晚上中套子了,那方子根本不可能知道。”
  “没事,野兔跑了,不是还有鱼和螃蟹吗,没事的。”
  李方也安慰了一下自己,把剩下的那段鱼线从树枝上取下来,放回口袋了,在这岛上,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都要留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派上用场了。
  回到水潭边,李方发现自己的竹篮已经翻到了,四只螃蟹散落一地,之前李方为了清洗把所有的螃蟹腿都掰下来了,所以螃蟹跑不了。
  但是他发现黑鲷只剩一条了,还有一条不见踪影。
  “在我离开的时间里,不知道什么东西过来过,还拿走了我的一条黑鲷。但是我自己观察了附近,并没有什么新的脚印出现。现在我也不清楚岛上到底有些什么,我要抓紧时间把这些螃蟹给收拾好赶回庇护所,不知道偷我鱼的东西有没有去我的庇护所。”
  李方把螃蟹简单的清理了一下,就拿着东西回到了庇护所。
  李方围着庇护所仔细的查看了一圈,除了早上发现的脚印以外并没有发现什么踪迹,不过黑鲷被偷还是让李方决定吃完午饭休息一下就去砍竹子回来,把庇护所给圈起来,以保障自己的安全。
  “这也太可怕了,这才几分钟的时间啊,鱼就被偷了。”
  “鱼被偷还不是问题,说不定可能是野猫什么的都有可能。问题是在竹篮附近没有找到一点痕迹,那才是最让人感到担心的。”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