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木真争夺野兔 草原智者德薛禅1

目录

  云山苍苍,河水汤汤。
  苍苍的不儿罕山,像君临一切的长生天一样,俯瞰着山下的草原。
  汤汤的斡难河,像无私的母亲一样,哺育和送走了匈奴、柔然、突厥等草原民族,迎来了部落林立和纷争的蒙古时代。
  一一七一年,生活在不儿罕山下,斡难河上游的是蒙古乞颜部。
  这年秋天,乞颜部的首领也速该,带着九岁的大儿子铁木真和那可儿脱朵,一路迤逦向东,骑马来到了弘吉剌部所在的捕鱼儿海边。
  夕阳的余晖,撒在水面上,湖面漾着闪闪金光,与天边的晚霞一起,辉映出一个梦幻迷离的光的世界,这预示着,接下来又是好天气。
  芦花纷飞,衰草迷离,草原一片枯黄,在湖边栖息了半年的天鹅、灰雁、黄鸭、蓑羽鹤等水鸟,都到南方过冬去了。
  而此地更北的天鹅、灰雁等水鸟,在向南迁徙的途中,将捕鱼儿海作为了驿站,在这里短暂地打尖、休憩后,又将踏上征途。
  这些日子,摸鱼儿海边,天鹅那嘹亮的叫声,像蒙古人的长调一样,声闻于野。
  也速该见天色不早,于是勒住马,准备晚上就在湖边过夜。岸边的两只水狗子,见到人后,立即跳进了水中。
  蓦地,铁木真发现一只黄鸭,竟然被凶猛的狗鱼拖进了水里,黄鸭挣扎时弄起了很大的水花,入水的两只水狗子见状,迅速地冲上去,围住了狗鱼。
  狗鱼在两只水狗子的围攻下,浑身是血,水都染红了,只好带伤逃走,受伤的黄鸭趁机扑腾到岸边,迅速爬上了岸,才得以逃脱。
  也速该也看见了:“听说捕鱼儿海的鱼和水狗子多,看来不是虚言,岸边到处是水狗子,说明水里的鱼多啊!”
  “听说这里的鱼多,个头也很大,特别是狗鱼和鲤鱼,你们刚刚也看到了,那条狗鱼可比河里的大多了。”脱朵附和道。
  也速该指着头上盘旋的天鹅:“湖边的景色真美,这些白色的鸟儿,将为我们带来好运的。这里已经是弘吉剌部的地盘了,今晚就陪伴这些吉祥的鸟儿,住上一晚吧,明天再去寻找诃额仑的娘家人。”
  他一边说,一边察看了四周,“铁木真,吃了好几天的干牛肉,真有些腻了,你就留在湖边,去捡些柴火来,升起一堆火。湖边的草长势好,猎物应该很多,我与脱朵去草原上碰碰运气,也许能捕杀两三只野兔回来,我们烤着吃!”
  两人打马走后,铁木真下了马,然后取下鞍子和褡裢,把缰绳套在马脖子上,让它在一边吃草。
  他来到湖边,开始寻找干枯的芦苇和柳枝,准备用作烧烤和取暖的柴火。
  捡拾了一些芦苇,带回晚上扎营的地方,他才发现远处的小山丘下面,还有一片柳林,于是牵着自己的白马,想去柳林寻找一些干树枝,用腰带捆扎好,放在马背上带回来。
  刚走几步,小山丘的后面,突然传来了蒙古獒的狂吠声和群马奔跑的声音,铁木真赶紧翻身上马,迅速从背上取下弓和箭,一幅如临大敌的样子。
  没有想到,两只野兔从山丘那边跑过来了,后面紧紧跟着一只铁木真从来没有见过,长得有些怪模怪样的猎犬。
  这只猎犬没有叫,它的毛发很短,四肢修长,腰身柔软而富有弹性,快速奔跑时,身子简直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弓。
  他没有想到,后面的那只野兔,反而放慢了速度,等猎犬快追上时,又倏地折向右侧逃跑。
  后面的犬,也跟着来了一个急转弯,身子灵活而快速,基本上没怎么减速,就向耍花招的野兔追了上去,当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时,吐出长舌头喘气的猎犬,迅速张开了大嘴。
  这个时候,跑在前面的那只野兔,还是沿着原先的路线,继续奔逃,当发现猎犬没有追上来时,便放慢了速度。
  铁木真才九岁,当然还不知道,那只故意掉队并转急弯的是公兔,为了保护母兔,是故意将狗引开,从而让母兔脱身的。
  铁木真这才明白,蒙古獒和骑马的人在追野兔,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于是放下心来,眼看前面那只野兔就要逃脱,赶紧用脚磕了磕马蹬,追了上去。
  当猎犬后面的一群孩子,带着两只皮毛浓厚,长相凶恶的蒙古獒,翻过小山丘时,恰好看见铁木真张弓放箭,从侧面射中了起跳中的野兔。
  野兔蹿跳了两步,一头栽倒在前面的草地上。
  那群孩子,立即哄闹起来。
  铁木真回过头,看见一群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头前额和四周的一圈头发全剃光了,余下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了一根辫子。
  这个时候,那只追野兔的怪狗,已将咬死的野兔送到一个男孩的马前,然后静静地站到一边,等待小主人下一步的指令。
  想到自己拔得头筹,抢在同龄人之前,射中了快要逃脱的野兔,铁木真沾沾自喜地打马上前,准备捡回中了箭的猎物。
  铁木真刚下马,准备去捡野兔时,听到后面那群男孩,同时对三只犬发出了指令声,让它们前来争抢野兔。
  蒙古獒唁唁的吼叫声,马上从身后传了过来。
  铁木真猛一回头,看见那只修长的猎犬冲在前面,倒还面善,似乎并不可怕,可是它的身后,却跟着两只全身几乎为黑色,眼睛上方有黄斑的蒙古獒,正凶神恶煞地扑了上来。
  五岁时,他就被这样的恶狗咬过。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铁木真条件反射似地跃上马,放弃了眼前唾手可得的野兔,打着马开始逃跑。
  马跑起来之后,传来了那群男孩的哄笑,接着还传来尖锐刺耳的声音:“大家快看,这个孩子是黑鞑靼,他的前额有一绺头发,顶上光光的,耳朵两边垂着辫子!”
  这群孩子是弘吉剌部的,其实与铁木真一样,都属于蒙古人,但他们毗邻汉人和女真人,很多的生活习惯,与其它蒙古部落不一样,其中也包括发型。
  见到铁木真的发型,这些男孩反而觉得奇怪,便哄笑起来。
  “你们看,黑鞑靼孩子跑了,竟然被三只狗吓跑了!”
  “这个黑鞑靼孩子胆小,不过那匹白马,看起来好像还不错!”
  “好马?他配得上好马吗!”
  接下来,又是一阵不怀好意的哄笑。
  铁木真所骑的白马,奔跑起来速度快,又很平稳,被大家称为“草上飞”。
  此时此刻,他的自尊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何况又是在额吉诃额仑的娘家人面前,当然没心情听那些男孩对草上飞的赞美了。
  他再也顾不上害怕,于是勒马掉过头来,开始大声喊道:“谁说我怕狗,狗有什么好怕的,我才不怕呢!”
  在一阵哄笑声中,那个尖锐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还说不怕,刚才那个夹着尾巴逃跑的,到底是谁啊?大家说说,不会是那两只兔子吧?”
  一群男孩大笑过后,用手指着铁木真,开始唆使两只蒙古獒:“大黑、小黑,上去咬那个黑鞑靼孩子!”
  那只修长的猎犬绕过铁木真,径直向中箭的野兔跑去了,而后面的两只恶狗,果然扑向了草上飞和铁木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