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木真争夺野兔 草原智者德薛禅2

目录

  见来者不善,草上飞立即掀蹄嘶鸣,想用两只前蹄来威胁恶狗。两只蒙古獒却根本不跟马缠斗,而是一左一右地冲到马的侧面,开始跃跃欲试,想跳起来攻击马背上的铁木真。
  刚刚还嘴硬的铁木真,脸色开始发青,嘴唇发乌,连紧握缰绳的手,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打马逃跑,而是用双脚使劲地踩住马蹬,左手握住缰绳,右手将用油浸过的牛皮鞭子,用力地握在手里,一边大声地呵斥恶狗,一边准备进行还击。
  两只恶狗,见了铁木真手里的鞭子,只是呲着牙,再也不敢上前了。
  见狗不敢上前,那群男孩非常失望,又开始鼓噪起来,不断唆使两只蒙古獒,向马背上的铁木真扑去。
  本来就怕狗的铁木真,这下子进退两难,只好硬着头皮,大声地喝斥着两只狗,同时挥动着皮鞭,来为自己壮威。
  双方正在对峙,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个女孩具有穿透力的声音,很快在捕鱼儿海边漾了开来:“大黑、小黑,快回来!”
  听到这个声音,两只狗立即掉过头,向女孩跑去。
  铁木真松了一口气,将已经酸麻的右手,放了下来。
  他很快就发现了,自己射中的那只野兔,已在那个声音尖锐的男孩手里,便不服气地喊道:“你们仗着人多,欺负一个外地人不说,还抢了人家的猎物,这不是一个男子汉的行为,更不是草原人的待客之道!”
  手提野兔的男孩,也不服气地反驳:“这两只野兔,都是我们辛辛苦苦赶过来的,你想白捡便宜,还有脸说兔子是你的?”
  铁木真笑了笑,指着盘旋在捕鱼儿海上空的天鹅说:“照你这么说,这些天鹅也是你们赶出来的?”
  本来是没有道理的事,却被铁木真讲得似乎有道理了。
  弘吉剌部的一群男孩,看着头上的天鹅,觉得无可反驳,声音尖锐的男孩涨红了脸,恼羞成怒地喊道:“黑鞑靼孩子,想得到这只野兔,也不是不可以,我俩来一场摔跤比赛,如果将我摔倒在地,兔子就是你的了!”
  铁木真听了,立即下马,也不甘示弱:“刚才逃跑,是小时候被狗咬过,别以为我怕你们。一对一单挑,谁怕谁,尽管来吧!”
  挑战的男孩,将野兔递给旁边的孩子,也立即下马,向铁木真走了上来。
  两个孩子站在一起,身材的差距就明显了,铁木真个子矮一些,却粗壮结实,对方的个子高,明显又有些单薄。
  一群男孩觉得有好戏看了,开始鼓噪起来。
  “将那黑鞑靼按在地下,不要再让他起来!”
  “放心大胆地上,如果摔不过,还有我呢!”
  “放心吧,我们白鞑靼是白天鹅,黑鞑靼不过是灰雁,怎么摔得过我们!”
  草原上独特的摔跤比赛,就要开始了。
  双方的手,已搭在对方的肩上了。
  此时,小女孩开始发话了:“阿爸说过,远方来的客人是尊贵的天鹅,我们应该以礼相待才对,怎么能这么粗鲁地对待人家!”
  她的声音,被一群男孩的哄闹声所淹没了,草地上的两个男孩,已经开始角力了。
  一个男孩说:“孛儿贴,这个黑鞑靼不过是灰雁,不是什么天鹅?”
  其他男孩也开始响应:“对啊,灰雁永远也打不过天鹅!”
  草地上,一个男孩已经倒在了地上,不过不是铁木真。
  铁木真放开地上的男孩,迅速走上前去,从拿着野兔的男孩手里,一把抢过来,然后向自己的马走去。
  一群男孩不乐意了,都翻身下马,准备围攻铁木真。
  女孩见状,开始怒斥:“你们长大了,也是草原上的男子汉!男子汉说话应该算数,既然输了,就要将野兔让给人家!”
  男孩们却不为所动,依然向铁木真走去。对方人多,铁木真却并不畏惧,反而昂起头,挺起胸:“别以为人多,我就怕你们,尽管来吧!”
  女孩却生气了:“我阿爸是首领,你们的阿爸,都不敢不听我阿爸的,你们这些小兔崽子,竟敢不听我的!你们就打吧,我这就回去告状!”
  说完之后,女孩果真打着马,带着两只蒙古獒,准备走了。
  声音尖锐的男孩,见女孩来真的了,知道是自己先闯的祸,当然怕家人责骂,于是赶紧喊道:“孛儿贴,你别走,我把野兔,给这个黑鞑靼就是了!”
  接着,他迅速爬上了马,带着一群男孩跟了上去。
  叫孛儿贴的女孩见状,开心地笑了,等一群男孩追上后:“你们先走吧,我去问一下,看客人从哪里来,回去好说给阿爸知道。”
  铁木真回到湖边,刚放下野兔,见女孩骑着马,带着两只恶犬折返回来了。
  两只恶犬卷起上唇,露出白黪黪的尖牙,铁木真心里一惊,立即翻身上马,又准备逃跑了。
  孛儿贴见状,立即喝住了两只犬,并拿着鞭子,将其赶到了百米之外。
  见恶犬走开了,铁木真才下了马。
  孛儿贴并不下马,只是问道:“珍贵的小客人,欢迎来我们弘吉剌部,我是首领德薛德的女儿孛儿贴,请问你从哪里来?要不要我们帮忙啊?”
  这个女孩,先是唤走两只恶犬,解除了危险,刚才又帮自己解了围,铁木真当然对她充满了好感。
  在铁木真看来,马上的孛儿贴,皮肤白皙,是自己见过的最白的女孩,加上对方头上扎了很多小辫子,身上穿着素洁的衣服,鼻子很小,容貌标致,不禁自惭形秽,瞬间羞红了脸,本来就有些黝黑的脸,现在是黑中透红了。
  蒙古人认为,小鼻子和皮肤白的女性漂亮,因此孛儿贴在他眼里,便是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