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木真争夺野兔 草原智者德薛禅3

目录

  他小声地回答:“我是乞颜部首领也速该的儿子,名叫铁木真,是跟阿爸一起来的,他和那可儿打猎去了,让我在这里等。阿爸说了,今晚就驻扎在这里,明天一早去你们部落,寻找额吉娘家的亲戚!”
  孛儿贴有些惊喜:“乞颜部是黄金家族啊!你额吉是不是诃额仑,她是我的远房姑姑,听说就在乞颜部!”
  见铁木真有些诧异,“欢迎远方来的亲戚,今晚就在湖边休息吧,我把客人到来的消息,告诉我阿爸先,说不定明天一大早,他就会来迎接你们的!”
  孛儿贴想打马走了,铁木真却追问一句:“刚才,那群男孩说什么黑鞑靼、白鞑靼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咋听不明白啊。”
  她先是微微地笑了笑,然后严肃起来:“你别介意,鞑靼不过是南方的汉人,对我们草原人的一种称呼而已。不过,与汉地交界的蒙古部落,比如我们弘吉剌人,长得稍稍白一些,便被称为‘白鞑靼’;而更北一些的蒙古部落,则长得黑一些,就被称为‘黑鞑靼’。”
  铁木真看了看女孩的脸,果然比所见过的女孩,都要白很多,因而不好讲什么,只得回道:“哦,原来是这样子。”
  孛儿贴走了,铁木真开始利索地为野兔剥皮,清除内脏,当他升起一堆火,准备烤野兔时,也速该、脱朵带着两只野兔也回来了。
  这时候,夕阳已经有一半,落到了地平线以下,就像一枚鲜红的布扣,将天地连缀在了一起。
  水面风来,带着一丝丝寒意,铁木真想起刚才所见的女孩,心里却暖融融的。
  晚上,三人吃了一顿香喷喷的烤肉,铁木真也将自己与一群男孩的冲突,以及孛儿贴出面制止冲突升级的事情,给阿爸讲了一遍。
  也速该听完后,立即开始夸赞:“作为我也速该的大儿子,也就是未来的首领继承人,就应该这样,一定要无所畏惧!”
  当然,听说孛儿贴这么小,就这么通情达理,他不禁对草原上有名的智者德薛禅,产生了好感,从而滋生了结交的想法。
  却说弘吉剌部所处的草原,湖泊星罗棋布,水草丰茂,人们放牧的羊、牛、马等家畜较多,加上与汉人通商,弘吉剌人的生活条件,与其它的蒙古部落相比,明显是好了不少。
  他们还经常与汉人、契丹人、女真人等打交道,又与中原较为接近,已基本上汉化了,在衣食等生活方面,与传统的蒙古人差别也较大。
  孛儿贴的阿爸,也就是弘吉剌部的首领德薛禅,精通汉文、契丹文和女真文,也看了不少这三个民族的书籍,因而博学洽闻,被很多草原人称为“智者”。
  当天晚上,听女儿说也速该带着儿子来了,德薛禅便与夫人朔坛商量:“诃额仑堂妹,原本是嫁给蔑儿乞人的,被也速该抢走了。不过,乞颜部好歹也是黄金部落,也速该本人也是草原上的一条好汉,还算是没有辱没诃额仑堂妹。”
  德薛禅只有朔坛一个夫人,两人相得伉俪,相敬如宾,受丈夫的耳濡目染,朔坛夫人也颇有几分见识。
  当她听说,也速该带着儿子来探亲,便接过了话题:“也速该抢了诃额仑堂妹后,一直未与弘吉剌部攀亲,如今带着年幼的儿子前来,依我来看,十有八九是冲着我们弘吉剌美女来的!”
  德薛禅听了,不由感叹说:“没有想到啊,夫人是越来越有见识了,也看出了其中的端倪!草原上有一句老话:羊羔不好一年苦,妻子不好终身苦。我们弘吉剌部的女子,除了相貌可人,很多还知书达理,能相夫教子,是草原男人心目中的首选。我也想为我们的女儿孛儿贴,找一位英雄为婿,不如趁此机会,看看也速该的儿子,到底怎么样!”
  朔坛夫人却说:“孛儿贴容貌出众,又识字,懂礼节,即便在美女多如牛羊的弘吉剌部,也算是佼佼者了。她提到也速该父子后,还给我留下了一句:没有想到,也速该首领也算是草原上的英雄,儿子却畏犬如虎,真是想不到啊!”
  说到这里,朔坛夫人故意放慢速度,有意地进行强调,“如-此看来,我们女-儿,可能看-不-上也速该的儿子!”
  德薛禅并不以为意,反而笑着说:“这样说来,与这孩子还挺有缘分,我小时候也被别人家的犬咬过,好长的一段时间,只要看见长得高大凶猛的蒙古獒,心里就发怵。直到长大后,这种恐惧感才慢慢消失了。”
  看着夫人疑惑的表情,德薛禅转移了话题,“不过,明天我去会会这父子俩,最好请家里来住上两天。你是知道的,我略懂一些相面之术,可以先看看孩子的相貌,再试着接触一两天,父子两人的心胸度量,就基本上可以看出来了,你也可以观察一下。到时候,也速该的儿子,到底适不适合做我们的女婿,自然就有答案了。”
  朔坛夫人点了点头,认同了丈夫的主意。
  次日一早,也速该、铁木真和脱朵三人,刚吃完晚上剩下的烤肉,德薛禅就带着女儿孛儿贴来了。
  “三位珍贵的客人,你们就像吉祥的白色天鹅,欢迎来我们捕鱼儿海做客!也速该首领,我是弘吉剌部的德薛禅,与我一起来的,是女儿孛儿贴。”
  德薛禅边介绍边叫女儿,“孛儿贴,快来见过也速该姑丈!”
  见对方主动介绍自己和女儿,也速该也将儿子介绍给对方:“谢谢首领,这是我的大儿子。铁木真,快来见过舅舅。我临来之前,诃额仑夫人还专门叮嘱,到了弘吉剌部,一定要拜访草原上的智者德薛禅!”
  接着,也速该指着脱朵说:“这是那可儿脱朵。”
  德薛禅指着也速该的坐骑:“首领所骑的马,就是我们蒙古人所说的‘踏雪无痕’,是马中极品,全身为黑色,四蹄皆白,平时像踏雪而行,在冬天的雪地上,白蹄没入雪中,好像不见了,因而称为‘踏雪无痕’。”
  也速该赞许地说:“不愧是草原上的智者,一眼就认出了我的爱马。它是我们在不儿罕山里,九个人花了三天时间,才捕获到的野马,这种马的性情刚烈,一旦驯服,那就是宝马了。”
  德薛禅仔细地看了看马,然后感叹说:“以前,我只是听说过,今天总算亲眼见识了。我从汉人的书上得知,他们称这种马为‘白蹄乌’,唐朝的开国皇帝李世民,就曾经拥有过一匹。”
  “首领见多识广,能认识你这样的智者,真是长生天托给我们父子俩的福份。”
  五人开始骑上马,一边聊天,一边向弘吉剌部的营地而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