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木真争夺野兔 草原智者德薛禅4

目录

  在路上,也速该看着成群的家畜,在身边悠闲地吃草,不禁叹道:“久闻捕鱼儿海边的水好草好,昨天下午与脱朵打猎时,发现这里果然是水草丰茂,家畜膘肥体壮,数量更是多得像天上的星星啊!”
  德薛禅谦虚地说:“首领过奖了,牛羊再多,也莫如朋友多啊,再次欢迎三位客人的到来。”
  见羊群中的山羊数量很少,铁木真不禁问道:“阿爸,我们的羊群中,山羊的数量很多,但这里的羊群,山羊数量咋这么少?”
  也速该看了一下羊群,果然发现山羊很少,但不知道原因,只得请教:“德薛禅首领,你应该知道吧。”
  德薛禅首领也不客套,便讲了草原上放牧时,羊群中山羊和绵羊数量的搭配。
  草原上的牧民,单独放牧山羊或绵羊,都是不合理的,而是要混着养。这样做的原因,得先从山羊和绵羊的差别讲起,两者各有优缺点。
  长着胡子的山羊,性情活跃,也很灵活,善于攀爬和跳跃,能吃树皮、小灌木等粗硬的草,因而不择地点,即便在草原西部的山区和荒漠地带,也能生存。
  同时,它们很机警,胆量也大,遇到狼群袭击等危险时,会及时发出报警声,并带头开始逃跑,这是它们的优点。
  山羊也有缺点,肉没有绵羊的好吃。在夏天,为了避开蚊子、苍蝇等讨厌的虫子,还喜欢顶着风走,且各走各的,一旦走远了,记性又不好,就不知道回去了。
  绵羊的肉好吃,性情胆小谨慎,还喜欢扎堆,只待在一个地方吃草,就算将附近的草啃光了,也不会主动挪地方。
  如此一来,如果单独放养绵羊的话,会越养越瘦。
  将山羊和绵羊混在一起养,两者刚好可以互补。山羊适合当头羊,就可以带着绵羊,不断地寻找新草场,从而吃到更多更好的草。即便走远的话,记忆力好的绵羊,还可以带着山羊回去。
  到了冬天,山羊的皮毛薄,很是怕冷,喜欢钻进绵羊堆里睡觉,绵羊那厚厚的皮毛,可以为它们保暖。
  草原的西部,有很多山和荒漠,那里长着很多灌木和粗硬的草,因而羊群中的山羊很多;而草原的东部,地势开阔平坦,牧草长势好,绵羊肉又好吃,羊群中的山羊数量,当然就少多了。
  换句话说,越到西部,羊群中的山羊数量越多,越到东部,山羊的数量越少。
  铁木真听了,觉得很新鲜,就没有再问了。
  也速该听了,觉得很惭愧,自己整天与羊打交道,却根本没有在意山羊和绵羊的区别,大家都是沿袭祖先的方法养羊而已。
  没有想到,德薛禅仔细地看了也速该父子的相貌,便开始问道:“首领这次来,除了拜访诃额仑堂妹的亲戚,还有没有其它重要的事情啊?不管怎么样,都希望你们多待几天。”
  也速该见德薛禅知书达理,而孛儿贴面容姣好,又落落大方,心里早就有几分欢喜,于是就不客套:“也不怕首领笑话,铁木真今年九岁了,还没有定亲,夫人诃额仑离开弘吉剌部,已经多年了,非常想念这方水土和父老,她便对我说起,想在弘吉剌部找一个儿媳妇,以后大家朝夕相处,只要谈起这片故土的人和事,就可稍解思念之情!”
  德薛禅听了,开始投石问路:“冒昧问一句,首领在出发之前,是不是已经有了儿媳妇人选?如果有的话,也许我还可以帮忙说合呢!”
  也速该只得叹道:“哎,夫人已经离开十年了,对小辈的女子都不认识,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如果首领觉得有合适的,倒是可以说合一下,我也速该当感激不尽!”
  刚走到德薛禅宽大的毡帐前,大黑和小黑见了陌生人,从喉咙深处发出了怒吼声,然后扑了上来。
  铁木真见状,赶紧勒马掉头。
  见大家都笑了,也速该只得圆场:“让大家见笑了,自铁木真五岁那年被恶犬咬过,至今见了带有黄色斑点的蒙古獒,就有些害怕!”
  这个时候,孛儿贴已经喝住了两只猛犬,并将其赶开了。
  也速该发现,弘吉剌部的营地上,不时可以看见四肢和身体修长的犬,与铁木真所讲的那种完全一样,德薛禅一家的毡帐外,也有这种犬,于是指着一只问德薛禅:“请问一下,那是什么犬,我们都没有见过!”
  德薛禅笑了笑:“这是契丹犬,原本生活在兴安岭地区,是我们从契丹人那里引进来的。从外表来看,它们没有蒙古獒那么凶猛,但捕猎时的追赶速度快,力气也很大,一般的狼都不是对手,咬死狐狸等带皮张的猎物,还能不伤皮毛。不过,它们也有缺点,皮毛很短,冬天不怎么耐寒,来到我们这里后,生育率也低。”
  进了宽大的毡帐,也速该和铁木真才发现,德薛禅一家的哈那上,中间挂着一幅巨大的马鹿角,两边各有一张马猞猁皮。
  弘吉剌人受汉人影响很大,晚上也不是席地而卧,而是睡在床上,德薛禅家里的床上用品,是用汉人的绸缎制作而成,看起来非常精致和高档。
  最让三人惊讶的,是德薛禅毡帐的很多矮桌上,摆着很多汉人、契丹人和女真人的书籍,使不识字的也速该和铁木真,对草原上的这位智者,更加肃然起敬了。
  由于捕鱼儿海的水狗子很多,德薛禅一家毡帐的角落里,堆着成捆的水狗子皮。
  德薛禅吩咐夫人,先给三位客人上了一杯没加奶的茶水:“这是汉人的淡茶,你们先品尝一下,如果不喜欢的话,再喝我们蒙古人的奶茶。”
  也速该尝了以后,觉得过于寡淡,便笑着说:“汉水的茶水淡而无味,我还是选草原上的奶茶吧。”
  脱朵也像主人一样,选择了奶茶。
  铁木真却选择了汉人的淡茶:“我也不太习惯,只是想学品汉人的茶水。”这让德薛禅大为受用,并喜欢上了这个爱尝试新鲜事物的男孩。
  朔坛夫人用捕鱼儿海的大鲤鱼,混合着羊肉,做了一道非常特别的菜。捕鱼儿海的水质好,加上她的厨艺不错,鱼的肉质鲜嫩美味,羊肉也多了一分鲜香味,使本来不怎么吃鱼的三位客人,尝过之后连称美味。
  德薛禅介绍说:“捕鱼儿海的大鲤鱼,个头很大,但蒙古人吃惯了羊肉,做得再好的净鱼肉,吃起来都觉得少点什么。有一天,我发现汉人有一个‘鲜’字,是将鱼和羊组合在一起,就成了美味的意思。”
  吃了一口鱼,他又接着说,“打那以后,我就让夫人尝试将鱼和羊肉混在一起煮,味道果然美味,看来汉人没有骗我!”
  也速该听了,不由哈哈大笑:“真有意思,汉人的文字上,竟然还有教如何做好吃的!”
  吃过午饭,大家喝茶聊天时,营地上的蒙古獒突然狂吠起来,一队女真人架着猎鹰,带着一群契丹犬,说要找德薛禅首领。
  德薛禅走出毡帐,跟女真人打过招呼后,那些女真人便打马走了。
  看到女真人,也速该站着没动,右手却紧握着腰刀,德薛禅回到毡帐后,才笑着安慰三位客人:“没事,他们带着猎鹰,是来捕鱼儿海边捕天鹅,然后取珍珠的。”
  铁木真好奇地睁大了眼睛,也速该和脱朵听到这个闻所未闻的事情,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哦,也许你们还没有听说过,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德薛禅补充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