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青捕杀天鹅 獒犬打架止争端2

目录

  德薛禅知道猎雕的习性,赶紧上前找忽鲁,请他让白玉爪的主人阿里不,将天上的白玉爪呼叫回来。
  可是,忽鲁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在一片惊呼声中,那只带着铜铃的猎雕,被凌厉俯冲而下的白玉爪两翅膀打晕后,刚落到草地上,便被白玉爪的爪子扭断了脖子。
  白玉爪的主人阿里不,得意地回过头来,看了看身后那一群目瞪口呆的弘吉剌人,开始哈哈大笑。
  猎雕的主人见状,恼羞成怒地拔出了身上的腰刀,向阿里不走去,想为自己的猎雕报仇。
  阿里不身边的女真人,也不甘示弱地拔出自己的腰刀。
  德薛禅和忽鲁赶紧出面,分别劝住了自己一方的人。
  忽鲁给大家解释了刚才自己无能为力的原因:“海东青尤其是白玉爪,脾气暴躁刚烈,主人如果强迫它们捕猎,或者在捕猎的关键时刻被干扰,自尊一旦受到打击,就会从空中俯冲下来,一头撞在石头上自杀。”
  德薛禅知道,白玉爪是海东青中的极品,一般人是根本不敢驯养的,即便得到后也必须上交,因而这个叫阿里不的女真人,来头肯定不小。
  他不想因小失大,为了一只猎雕,而与强大的女真人结上梁子。
  恰好这时,弘吉剌人带来的一只蒙古獒,与女真人的一只契丹犬撕咬起来了,双方打得不可开交。
  其它的蒙古獒见状,都围了上去,站在外围声援,对着契丹犬怒吼,随时准备加入撕咬。
  而女真人的其它契丹犬,却并不以为然,只是兴奋地跑来跑去,好像只等主人一声令下,就可以开始捕杀蒙古獒了。
  人还没有开打,这些家伙倒是先行动起来了,真是添乱。
  没承想到,睿智的德薛禅看到后,心生一计,于是笑了笑,指着两只打架的犬,对阿里不说:“既然如此,索性来一场斗犬比赛如何?”
  阿里不来了兴致:“怎么比赛?”
  德薛禅将失去猎雕的弘吉剌人拉过来,然后笑着说:“两位,不如这样,双方各出一只犬出场迎战,我们派出蒙古獒,你们派出契丹犬。我们的蒙古獒赢了,你们就赔一只猎雕;你们的契丹犬赢了,刚才这件事就算了,你俩觉得怎么样!”
  失去猎雕的弘吉剌人,知道女真人不好惹,也知道契丹犬的厉害,却见正在打架的蒙古獒身材粗壮,也非常勇猛,便指着打架的两只犬说:“那就不用派了,直接让这两只犬比赛吧!”
  阿里不带来的猎犬,经常在兴安岭老林子中追逐猛兽,敢与野猪、土豹子等缠斗,当然不担心它们的实力,就爽快地答应了。
  于是,双方都派人上前,将观望的犬全部赶走,开始关注两只犬的打架过程。
  眼前的蒙古獒,身材高大,与对手契丹犬接近,却明显粗壮了很多。在它那黑色的身躯上,眉毛上那一对黄斑,使它显得凶悍无比。
  打架时,这只凶猛的蒙古獒,还不时从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咆哮声,非常具有震撼力,使惧怕这种猛犬的铁木真,听到这种声音,身子便颤栗不已。
  四肢修长的契丹犬,其貌不扬,也不作声,但它身上的累累伤痕,可不是简单的打架得来的,而是经过无数次的捕猎,与野生动物搏斗时留下的。
  蒙古獒确实勇猛,总是高高地抬起一对前肢,伸出宽阔的嘴吻撕咬对方,主动地发起攻击。
  契丹犬并不示弱,也卷起上唇,露出白色的尖牙,高高地跃起,从空中截住对方的撕咬。
  一时间,犬毛飘飞,两只犬身上都洇出了红色的血迹。
  契丹犬身上的旧伤,很快就绽开了,斑斑血迹在米白色的皮毛上,看起来十分明显,弘吉剌人见状,意兴昂扬起来,除了德薛禅,都开始为自己一方的犬加油。
  以阿里不为首的女真人,却一点都不着急,完全是一幅高下在心的样子。
  双方缠斗了很久,都没有分出高下,蒙古獒大口地喘着粗气,动作开始慢了下来。这个时候,契丹犬突然发力,几次凶狠地扑咬之后,一口咬住了蒙古獒的耳朵,任凭对方怎么甩动,再也不松口了。
  蒙古獒甩动好一会儿,始终挣不脱,契丹犬又趁机使劲,用力将对方扑倒在地,随即咬住了喉咙。
  弘吉剌人惊呆了,他们知道契丹犬善于奔跑和打猎,却不知道这种闷声不响的犬,一旦发起狠来,竟然也这么凶悍。
  胜负已定,德薛禅赶紧上前,让忽鲁将契丹犬拉开。他最担心的是,猎雕已经死了,如果再将蒙古獒咬死,即便是自己出面,恐怕也控制不住了弘吉剌人的情绪。
  蒙古獒输了,失去猎雕的弘吉剌人,再也无话可说,围观的弘吉剌人,也在德薛禅的劝说下,回营地去了。
  水面上的天鹅,都飞走了,女真人开始一边收拾猎来的天鹅,从中寻找珍珠,一边在湖边扎营,计划次日再猎杀天鹅。
  德薛禅给忽鲁和阿里不,再次打了一个招呼,让两人一定到自己的毡帐作客,然后才带着三位客人走了。
  在回去的路上,德薛禅给也速该讲道:“你们也见到了,海东青很凶猛,速度更快,白玉爪则是海东青中的极品,一般人是不敢擅自驯养的,必须上交朝庭。阿里不手里有白玉爪,说明来历不简单啊。”
  他考虑到了三位客人的特殊身份,“也速该首领,为了不给你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忽鲁和阿里不来了毡帐后,我就不透露三位客人的身份,就说是普通的蒙古客人,你不会有意见吧?”
  也速该高兴地说道:“这样最好,就按你的意思办吧。”
  黄昏时分,忽鲁和阿里不两人,带着了两只天鹅、马鹿肉和两颗普通的珍珠,如约来到了德薛禅的毡帐。
  送两颗珍珠时,忽鲁不好意思地说:“我们从十七只天鹅的嗉囊里,发现了五颗珍珠,不过都是普通的,质地、成色与东珠相比,明显差多了。”
  德薛禅笑着说:“你们辛苦了半天,才收获五颗,竟然就送了两颗过来,忽鲁兄弟见外了。”
  大家坐在矮桌前,开始吃肉喝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