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狼逞凶弘吉剌 德薛禅智杀狼王4

目录

  事情发生得太快,四人连射了好几箭,只有两箭射中了狼王的臀部。他们只得将箭对准已经受伤落后的三只小狼,小狼倒地后,四人立即提着马鞭冲上去,用绳子捆住了小狼的嘴巴和四肢。
  铁木真见倒在地上的小黑,身子还在抽搐,肠子流了一地,头枕在山坡上,脸上淌着泪水,一幅非常痛苦的表情。
  德薛禅走上去,想将肠子收进小黑的肚子里,可是刚一触碰,小黑就疼痛得颤动不已。
  由此看来,小黑是活不过来了,在脱朵的建议下,德薛禅转过了身子,脱朵迅速拿出刀子,一刀剌穿了小黑的喉咙,彻底让它解脱了。
  铁木真伏下身子,抚摸着两只蒙古獒的尸体,开始放声大哭。
  追赶并射杀了三只草原狼的牧民过来后,看到眼前的血腥场面,惊骇不已。大家一起用刀,费力地掘了两个土坑,将两只犬埋了。
  然后,德薛禅还带头捡来石头,大家为两只蒙古獒,堆了一个简易的敖包。
  这以后,有感于蒙古獒的护主之举,铁木真对犬有了进一步地了解,再也不怕任何猛犬了。
  当德薛禅问起原因时,铁木真回答:“以前见到猛犬,就会想起被咬的往事,便把它们看作是敌人。经历了这件事,当再次见到猛犬,就会想起两只蒙古獒救自己的事情,于是从心中认定,猛犬是自己的战友,当然就不害怕了!”
  大家想捅死三只受伤的小狼时,被德薛禅拦住了:“这三只受伤的小狼,非但不能杀死,还得为它们疗伤。”
  当牧民问起原因时,他微微地笑了笑,“你们试想一下,巨狼狼王逃掉了,现在只有这三只小狼,才能将它吸引过来并杀死。”
  牧民对这位充满智慧的首领,从来都是敬服的,觉得不无道理,都点了点头,再也没有异议。
  大家将三只小狼用袍子包起来,再放在马上,带回了部落,并让萨满拔出小狼身上的箭,为它们疗伤。
  为了提防狼王的报复,德薛禅依然不敢放松警惕,仍然安排了人员守夜。
  他还立即安排了几个牧民,在弘吉剌部营地的外面,挖了一个深三米,两米见方的土坑。
  当天晚上,德薛禅找来几个经验丰富的老猎人,大家一边喝酒吃肉,一边商讨如何诱杀巨狼狼王。
  也速该建议说:“不如用带毒的羊肉,放在布满獭子洞的山坡上,来毒死狼王。”
  一个老猎人摇摇头:“听老人讲过,巨狼可精了,只吃自己捕杀的猎物,再饿也不吃死尸或其它动物吃剩的东西。”
  另一个猎人也说:“何况,狼的本性多疑,近一段时间,巨狼再也不会回到布满獭子洞的那个山坡了。”
  铁木真回来后,见了营地里的蒙古獒,再也没有惧意,加上心里装着对狼王的仇恨,眼光也变得凌厉了。
  德薛禅想试探一下:“铁木真,你原本怕猛犬,今天却毫不畏惧地冲上山坡,去追杀三只小狼,让大家感到很意外啊!”
  说到这里,德薛禅有意地看了看红着脸的脱朵,“勇敢的孩子,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铁木真想都没想,立即回答:“德薛禅舅舅,你不让大家杀三只小狼,带回来后,还为它们疗伤,您的心里,肯定早就有主意了。”
  德薛禅赞许地点了点头,只得讲出了自己的想法:“汉人有句话是‘虎毒不食子’,巨狼再怎么凶残,还是为白色母狼报了仇,当然也会寻找三只小狼的下落。如果小狼全部死了,它肯定会召集草原狼,通过杀死大量的家畜,来为母狼和小狼报仇的。不过,如果小狼还活着,暂时就不会采取行动,惟恐激怒我们,从而杀死三只小狼。”
  大家听了,都信服地点头。
  “我已安排人挖了一个坑,上面罩着牛皮绳织成的网。狼一般会通过嗥叫,来保持联络,巨狼会在远处哀嗥,看小狼是否回应,从而确定三只小狼是否还活着,并确定它们所在的位置。这样的话,只要将其中一只小狼,置于网下的坑里,当它用叫声回应狼王的哀嗥后,狼王一定会派草原狼前来打探,直到确认我们没有防备,才会亲自前来,从而查看现场,想办法救出里面的小狼。”
  德薛禅抿了一口马奶酒,“在情急之中,巨狼一旦跳上网绳,四肢就会插进网眼,无可自拔了,这些浸了油的牛皮绳,非常柔韧,一时半会也咬不断。这个时候,守夜的牧民一听到动静,就迅速地冲上去,再用一张网将它罩住,狼王就逃不掉了。”
  铁木真却有些质疑:“舅舅,不会吧。狼王再怎么厉害,可是背和臀部中了三只箭,连行动都不方便,怎么可能前来啊?”
  也速该看着儿子,忙开始解释:“孩子,你应该知道,它是狼王啊,可以通过嗥声召来草原狼,先用嘴为它拔出箭,再用舌头为它舔伤。何况现在是秋末,狼群本来就要聚集起来了,你今天已经看见,三只草原狼已经来到了狼王的身边。”
  铁木真听了,羞红了脸,不再讲话。
  德薛禅只得出面解围:“铁木真还小,没有我们成年人的见识多,可他毕竟善于思考,这也是值得鼓励的!”
  听了这句话,也速该满意地看了看儿子。
  铁木真感激地看着德薛禅,脸不再红了,眼神也更加坚定自信。
  听说铁木真勇敢地追巨狼,孛儿贴对这个怕犬的男孩,再也没有任何偏见了,同时还慢慢地产生了好感。
  众人酒足饭饱,正准备散去,远处传来了巨狼狼王悠长而凄厉的哀嗥声,听到这个声音,营地里的犬,竟然全部噤声了。
  不一会儿,三只小狼开始回应,哀嗥声此起彼落,声音之凄切,让人不忍多听。
  德薛禅立即吩咐人,将其中一只受伤最轻的小狼,放进罩着绳网的土坑里。
  他还吩咐,将另外两只小狼的嘴巴,用皮绳捆起来,不让它们发出声音,以免影响巨狼与坑里小狼的单独交流。
  “接下来,如果巨狼只听见一只小狼的回应,一定会着急的!”他讲出了这样做的另一个目的。
  大家听了,都非常信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