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狼逞凶弘吉剌 德薛禅智杀狼王5

目录

  德薛禅估计得不错,狼王通过嗥叫声,很快就将附近的六只草原狼,聚集在自己的身边,它先让这些狼拔掉身上的三支箭,再用舌头上的唾液,为自己疗伤。
  忙完这些,它开始用嗥叫声,来呼唤三只小狼,确认它们是否还活着。听到三只小狼的回应后,才放心了,毕竟小狼全都活着。
  小狼还活着,说明还有希望。
  随后,只听见一只小狼的回应时,狼王变得焦躁不安,于是带着狼群,急冲冲地循着回应的方向赶过来,最后逡巡在五百多米外的草原上,再也不敢走了。
  当弘吉剌的营地上,各个毡帐的羊油灯,次第熄灭后,草原上一片静寂,为了确认到底是怎么回事,狼王派出了一只强壮的公狼,到土坑前打探情况。
  公狼一边向前走,一边小心翼翼地嗅着一切可疑的气味,来到土坑五十米开外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它试探性地用低嗥声,与小狼开始联络。
  小狼听到同类的声音,立即用叫声来回应,同时还急躁地在坑中上蹿下跳,徒劳地想逃出地坑。
  那些守夜的牧民,此时躲在暗处,看见两只绿荧荧的眼睛,如黯淡的灯火一样,在远处游走,知道这是狼王的前哨,便没有采取行动。
  公狼徘徊良久,确认附近没有危险,才慢慢地走到绳网前,坑里的小狼见救兵来了,开始兴奋起来,急不可耐地在坑里跳跃,使公狼忘记了危险,俨然将自己当成了救星。
  经过几次试探,公狼想离小狼再近点,于是向网绳走去,结果一头栽倒在网上,四肢全部插在网眼里,任凭怎么疯狂地挣扎和噬咬,也无法将四肢退出来。
  公狼弄出的动静太大,使营地上的犬狂吠起来,立即引起了守夜人的注意。
  守夜的牧民立即冲上来,用套马杆将公狼套住脖子,拖了出来,然后捆上嘴巴和四肢,带回了营地,准备次日交给首领处理。
  远处的狼王,知道公狼遭遇了不测,着急地用嗥声叫与小狼联络,确认小狼没有危险,又派了一只公狼前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到了土坑旁边,在小狼的提醒下,这只公狼再也不敢走向网绳。听了小狼的讲述,公狼立即折回去,将前一只公狼如何被擒的经过,全都转告了狼王。
  守夜的牧民,以为公狼被擒,其它狼再也不敢来了,便放心大胆地开始睡觉。
  可是,狡猾的狼王,听说小狼被捆在地坑里,便亲自带着五只草原狼过来,竟然通过挖地洞的方式,将小狼救走了。
  次日一早,当德薛禅带着一群人,来到土坑前,结果发现狼去穴空了。
  大家总算明白了,狼王这个对手不容小觑,确实不好对付。
  接下来,德薛禅翻遍了契丹人和女真人的书,最后从长白山女真人对付狼的记载中,找到了一个对付巨狼的方法。
  他又让人在远离营地的地方,另外挖了一个三米深,四米见方的土坑,最后还在地面和坑的四面,砌上了一圈石头。
  这样一来,狼群再也无法通过挖地洞,进入地坑了。
  当也速该和知情的牧民,都怀疑狡猾的狼王,根本是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却又不好说出来时,德薛禅又干了一件让他们觉得很意外的事情。
  他又安排人用石头,将土坑平均隔成三个空间,然后才带着两只小狼,来到了土坑前。
  这天晚上,他让人将受伤最严重的小狼杀死,将狼血涂抹在四个身强体壮的猎人袍子上,来掩盖他们身上的气味,接着让四个猎人分成两组,分别进入土坑两边的隔断里。
  两边的隔断里,各放着一张长木凳,两个猎人站在上面,与另外一边的两个猎人,四人一齐用力的话,可以轻松地将盖在土坑上的重东西挪开。
  他又让人将两只蒙古獒,放进中间的隔断里,同时松开另一只小狼身上的绳子,与两只猛犬放在一起。
  小狼刚一进去,两只猛犬便展开了猛烈攻击,小狼毕竟是巨狼的后代,当然也不甘示弱,立即展开了反击,一狼两犬在地坑里打得不可开交。
  由于空间狭小,双方不能完全施展开手脚,一时都难以给对方造成重创,但受伤流血还是不可避免的。
  不一会儿,土坑里便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
  这时候,一整张拼起来的,厚达五公分的柞木板,盖在了土坑的上面,木板朝向中间隔断的位置,已凿了两个直径约七公分,相距五十公分的圆孔,圆孔里侧还用粗糙的麻布封了起来。
  布置完这一切,德薛禅让人将杀死的小狼,分解成了好多小块,抛在地坑四周几百米之外,再让八位箭术非常好的牧民,在土坑一里开外的下风口,找一个隐蔽的地方,熄了火把在那里等待。
  他则带着其余人,回到了营地里。
  至于其中的奥秘,德薛禅只告诉了土坑里的四个人,连对也速该等三位客人,也只字未提。
  大家见此,也不好询问。
  离开之前,他只是吩咐那八位等待的牧民,一旦听见木板敲动的空响声,就马上赶到土坑而已。
  到此时,很多人都认为,木板上的两个圆孔,应该是用来透气的吧。
  铁木真跟着大家,向弘吉剌部的营地走去时,依然可以听见猛犬与小狼的撕咬声,也可以闻到死狼尸体散发出来的血腥味。
  一行人打着火把,刚进入弘吉剌部的营地后,就听到了巨狼狼王那撕心裂肺的嗥叫声。
  随后,又传来了小狼从土坑里发出的,略带回音的低嗥声。
  这鬼哭狼嗥的声音,使大家都不忍继续听下去,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都赶紧回了自己的毡帐。
  德薛禅安排三位客人睡在同一个毡帐里,铁木真父子睡在床上,脱朵则睡在铺着毡子的地上。
  也速该和脱朵很快就鼾声大作,铁木真听着凄厉的嗥叫声,怎么也睡不着。
  后半夜,当哀嗥声没有了,他又开始胡乱猜想,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即便眼皮很重,他还是努力地睁着眼睛,直到困得实在不行了,才在两个大人如雷一般的鼾声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天微亮时,毡帐外面来人了,是给薛德禅报喜的,来人抑止不住兴奋,大声说巨狼狼王已经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