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木真九岁定亲 德薛禅讲狼趣事1

目录

  这天晚上,德薛禅特别高兴,让夫人弄了很多菜,除寻常的绵羊和黄羊肉,又加了狍子和山鸡肉,还拿出了汉人的烈酒,说要请也速该和脱朵喝,铁木真还小,只给他倒了马奶酒。
  德薛禅举起装满烈酒的瓷杯,开始讲道:“尊敬的客人,前两天忙着捕杀巨狼,都没有心情吃菜喝酒,真是对不住三位啊!”
  也速该表示理解:“眼看狼群就要聚成大群,捕杀狼王是急中之急的事情,首领不要客气!”
  德薛禅高兴地说:“除去了这个心腹大患,可以开怀畅饮了。也速该首领、脱朵,两位的杯子里,是汉人的烈酒,你俩先尝一尝,如果喜欢的话,今晚就喝它了。这种酒很烈,要小心一点。”
  也速该哈哈大笑:“汉人的烈酒,不会像茶一样淡而无味吧!”
  三人举起杯,一干而净,铁木真出于礼节,也举起酒碗,抿了一大口马奶酒。
  铁木真还没放下碗,也速该就被烈酒呛着了,剧烈地咳起漱来,脸都涨红了,铁木真赶紧走上去,为他拍背。
  脱朵还算小心,闻到杯子里酒气浓烈,喝的时候就放慢了速度,才没有像也速该那样呛住。
  也速该缓过劲来,开始笑道:“没有想到,如绵羊一般柔弱的汉人,竟然酿出这样的烈洒!”
  停了一下,他开始不好意思,“我还是喝草原上的马奶酒吧。”
  脱朵见主人如此,也开始附和。
  德薛禅一边吩咐上马奶酒,一边笑着说:“没有想到,能驯服烈马的也速该首领,竟然害怕烈酒;我驯服不了烈马,却喜欢这种烈酒的冲劲。”
  铁木真听了,有点不服气,便用也速该的杯子,倒了一点烈酒,先是小心谨慎地抿了一口,发现酒味凛冽,脸刷地一下红了,就不作声了。
  接下来,大家边谈笑,边喝酒吃肉。
  也速该尝了一口狍子肉,开始赞不绝口:“德薛禅首领,我吃过不少狍子肉,为什么都没有你家做的这么好吃,难道还另有窍门?”
  德薛禅饮了一口烈酒,笑着说道:“我们弘吉剌人捕杀狍子,是跟女真人学的,喜欢用棒打,没有放过血的狍肉,才会如此美味。三位客人喜欢的话,请多吃一点。”
  也速该听了,便笑着说:“竟然用棒打狍子,德薛禅首领,说明狍子很多啊,不妨将这个地方说出来,我们也好去见识一下!”
  “我们是先将狍子围住,然后用棒打的。如果说狍子多的话,还是兴安岭,听说那里的狍子成群,到处都是,完全可以用棒打。另外,听说那里的老林子中,野猪也很多,经常结成大群而行,一群上百只呢。”
  “有时间的话,一定跟首领去见识下。”
  大家很快聊到了草原英雄这个话题,德薛禅感叹道:“草原英雄辈出,先后有匈奴的冒顿单于,突厥的颉利可汗,都在草原上称霸一时,连南方的汉人,都先后被挫败过!”
  接着,他又讲了冒顿单于与刘邦之间的“白登山之围”,颉利可汗与李世民之间的“灞桥之盟”。
  讲完之后,德薛禅干了一杯酒,不无忧虑地说:“现在的草原,部落林立,彼此之间争斗不断,结果受苦的都是牧民啊。不知什么时候,草原能再出一位大英雄?希望他统一草原后,还能与女真人、汉人一决高下!”
  也速该听了,对冒顿单于和颉利可汗的功绩很是称许,却对汉人很不屑:“女真人以十多万人,就征服了上千万人口的北宋,我看女真人才是狼,而汉人不过是待宰的绵羊而已。”
  脱朵见风使舵,总是跟着主人的意思,这次也不例外:“德薛禅首领,我家主人说得有道理,听说汉人大部分的土地,都被女真人夺走了,两个皇帝也被擒,汉人只得将都城向南迁。他们的人口众多,还落到如此下场,只得说明汉人真的是软弱无能啊!”
  见两位客人瞧不起汉人,德薛禅不好直接反驳,只好讲了窦宪将军大破匈奴,然后刻铭燕然山的故事。
  见三位客人半信半疑,德薛禅索性又讲了霍去病将军大败匈奴,在不儿罕山举行祭天仪式,并一直向北打到贝加尔湖的故事。
  这下子,不只是铁木真,连也速该和脱朵都惊呆了。
  也速该所在的乞颜部,就住在不儿罕山下,这就意味着南方的汉人,不仅打到他们现在的家门口,甚至还去了更远的地方。
  德薛禅重点讲了霍去病,并为也速该分析了这位汉人将军成功的原因:“汉人以农耕为主,缺少马匹,军队也主要是步兵。步兵到了草原,是根本无法与倏忽而至,倏忽而逝的草原骑兵抗衡的。霍去病将军采用的策略,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就是用自己的骑兵,来对抗草原骑兵,才敢打到草原纵深,并追击和俘虏匈奴人。”
  这时候,听得入迷的铁木真,则开始问道:“舅舅,我也想成为一位英雄,怎么才能做到呢?”
  听了这个问题,不只三个饮酒的男人,连旁边上菜的朔坛夫人和孛儿贴,也都抿着嘴笑了。
  德薛禅走上前,抚摸着铁木真:“好小子,要成为一个英雄,要像猎人打猎一样,要有猎犬和猎鹰,就像汉人所说‘一个好汉三个帮’,意思也就是说,除了你自己要有能力外,还要有一大批牧民跟随你。”
  说到这里,他开始严肃起来,“汉人说自己愿意效劳,总是说‘效犬马之劳’,对他们而言,像犬和马这样的帮手,也是非常重要的!”
  伶俐的铁木真,立即接着说:“犬和马对汉人重要,对我们蒙古人也很重要啊。那一天,要不是我的草上飞和你们的蒙古獒,我可能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德薛禅欣慰地笑了:“说得不错!在草原上,马是代步工具,可以快速地将我们,带到任何需要去的地方。犬除了帮着打猎,还可以驱逐狼群,保护家畜。”
  “汉人将为敌人效劳的人,说成是‘鹰犬’!其实所谓的鹰犬,不过是帮着打猎的猎鹰和猎犬而已。宋朝有一个诗人,在词中写道‘左牵黄,右擎苍,千骑卷平冈’,足以说明汉人在打猎过程中,猎鹰和猎犬也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强悍的女真人,也有自己的鹰犬,猎鹰是有名的海冬青,猎犬则是契丹犬。女真人非常崇拜鹰,为了海冬青,当年还与契丹人发生了战争。契丹人败了以后,才从兴安岭迁走了。”
  铁木真好奇了:“舅舅,你上次讲过,两个国家用海冬青打仗,还真是有意思。”
  也速该则说:“铁木真说得对,对于我们蒙古人来说,猎鹰和猎犬也同样重要!不过,对于我个人而言,猎鹰除了帮忙打猎,还帮了我一个大忙。”
  讲到这里,也速该故意不说了,卖起了关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