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产丰富兴安岭 银鼠大闹鹿鸣滩2

目录

  看到这种荒诞奇诡的现象,铁木真跳着笑着,指着空中喊道:“孛儿贴快看,太搞笑了,那只鸟的背上,竟然驮着一只小动物!”
  孛儿贴已看见了,也兴奋地喊道:“那只鸟儿是树鸡,背上的小动物有白斑,就是刚才看到的那种小动物,有没有发现,小动物咬住了树鸡的脖子?”
  一个弘吉剌猎人拿出弓箭,仔细瞄准后,射出了箭。
  树鸡背上的小动物,惨叫了一声,接着跟树鸡一起,像断线的风筝,从空中掉了下来。
  大家全围了上去,连守营的两个女真人也过来了。
  弘吉剌人的箭术不错,一箭双雕,树鸡和背上的小动物,都被射死了。
  当大家热烈地讨论小动物时,铁木真讲了刚才遭到攻击的事情。
  德薛禅叹道:“这应该是最小的食肉动物了,只有老鼠大小,却异常凶悍。秋天,它们开始换毛,到了冬天,毛色便全是白色,因而被很多人称为‘银鼠’。其实,它们与鼠没什么关系,只是外形有点像,生儿育女的能力,也跟鼠一样强。”
  守营的一个女真人也说:“它们很凶残,敢于攻击大自己很多的野兔,与黄皮子一样,只要咬到脖子,就不松口,任由野兔狂奔,直至力竭而死,它们这才咬断野兔的脖子,然后从头开始吃起。”
  “这种小动物,还会游水和爬树,偷袭树上的鸟儿,我以前还亲眼见过一只银鼠,咬住大斑啄木鸟的脖子后,骑在背上,任由啄木鸟到处飞,最后力竭落地而死。”
  大家感叹了一会儿,各忙各的去了,只剩下铁木真和孛儿贴,两个孩子蹲在地上,看着眼前的银鼠,指指点点地议论着。
  搭好毡帐,出去打猎的人也回来了,不一会儿功夫,他们的营地上,就升起了袅袅炊烟,狍子、山鸡、树鸡和野兔的香味,也跟着飘散开来。
  天擦黑时,打猎的女真人回来了,他们的马上驮着不计其数的猎物,其中大多是狍子、树鸡和松鸡,另外还有一只马鹿。
  让两个孩子最高兴的是,女真人用两个大桦皮桶,装了很多椴树蜜回来,德薛禅上前打招呼时,忽鲁见了小孩,立即折了两根树枝,沾了蜂蜜让他俩品尝。
  尝了以后,孛儿贴舔着嘴唇连连称赞:“好香,比我们草原上的蜂蜜好吃!”
  忽鲁笑了:“这可是椴树蜜啊,当然香了!你俩如果喜欢的话,晚上过来喝蜂蜜水吧。”
  铁木真和孛儿贴高兴地答应了。
  晚上,德薛禅应忽鲁和阿里不之邀,带着两个孩子和全部弘吉剌猎人,带上了做好的肉和马奶酒,来到了女真人的窝棚外面。
  大家坐在篝火旁边,在明晃晃的月光下,一边饮酒吃肉,一边聊关于马鹿的话题。
  马鹿也叫“四不像”,其头像马,角像鹿,身像驴,蹄像牛,身驱有驴马那么高大,因而被称为“马鹿”。
  忽鲁兴奋地说道:“这里是兴安岭有名的‘鹿鸣滩’,沼泽地上有好几处盐碱地,是马鹿聚会的地方。早春时节,冰雪开始融化,可以看到成群的马鹿,在鹿鸣滩饮水洗茸。每年秋天,秋高闻鹿鸣,这里更热闹了,成百上千只马鹿汇集在这里,参加一年一度地相亲大会,叫声此起彼伏,屁股上那黄白色的光斑,在阳光下直晃人的眼睛。公鹿之间打斗时,鹿角的撞击声,老远就可以听到。”
  他的语气中带着惋惜,“早来十天多好啊,我们猎到了三只八叉角公鹿,角距足有两米长,那鹿角可沉了,连一般的女人都抱不动。”
  阿里不补充说:“公鹿打斗之后,浑身会发烫,跑到湿地里,像野猪一样洗泥浆浴,将稀泥裹到身上降温。我们便利用这点,一部分人蹲守在湿地边进行伏击,其他人则分散在林子中,用桦木做成的鹿哨,模仿公鹿的叫声,吸引公鹿前来决斗,等公鹿快接近时,大家便隐藏起来,再用弓箭射杀就行了。”
  “来捕鱼儿海猎天鹅前,我们还用猎鹰,捕杀了很多山鸡。那个时候,山鸡经过一个夏天的进食,肉很肥,油很厚,而且到处都是,受到惊扰后,往往呼喇喇地飞出一大片,我们带来了好几辆勒勒车,每天都是一车一车地往回拉。”
  “是啊,如果找到山鸡聚堆的地洞,一下子就能掏出二三十只。不过,用戴着哨子的猎雕捕到的山鸡,由于身子骨吓酥软了,吃起来更带劲一些。”忽鲁见铁木真睁大了眼睛,顿时也来劲了。
  铁木真边听奇闻,边喝甜得发腻的蜂蜜水,还第一次吃到了美味的鲜菇炖鹿肉和山鸡肉,感觉非常惬意。
  博学洽闻的德薛禅,当然又成了焦点,开始为大家讲兴安岭的很多趣事:“兴安岭北边的黑水,产一种鳇鱼,简直是鱼中之王,大的比牛还大,虽只有五米多长,却有一千多斤重,这种鱼除了个头大,色彩艳丽,味道也鲜美,过去的契丹皇帝,每年都用最大的鳇鱼作头鱼宴,来宴请群臣。”
  “这种鱼很凶猛,连狗鱼也吃,听说它的身上,有二十七根毒刺,人被扎了会中毒,还非常不好治。”忽鲁接着补充。
  大家正在感慨时,德薛禅豪爽地举起酒碗,与大家干了碗中酒:“黑水春天产鳇鱼,秋天又有很多大马哈鱼,从海里来到黑水,准备去兴安岭的各条支流产卵。每年这个时候,黑河与支流的有些河段,黄若汉人锦缎的大马哈鱼,塞满了河道,多得可以踩着鱼背过河,当地人捕都捕不过来。什么野猪、狗驼子、马驼子、乌鸦、座山雕等野生动物和鸟儿,都来到河边吃鱼。这还不奇怪,而最奇怪的是,你们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当地土生土长的马,竟然都不吃草了,都改吃大马哈鱼了。”
  大家听了,除佩服德薛禅的见识广博,也对兴安岭丰富的物产,有了进一步地了解。铁木真正处于好奇的年纪,更是对女真人和他们生活的这片兴安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大家谈兴正浓时,营地外面传来了蒙古獒的狂吠声,从叫声听起来,好似与另一种动物正在对峙,忽鲁点燃了一根松明子火把,带着大家向吠声走去,想一看究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