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产丰富兴安岭 银鼠大闹鹿鸣滩3

目录

  走到猎犬跟前,大家发现了一大群银鼠,可能是闻到了烤肉的味道,想进入营地觅食,却被猎犬拦住了。
  看到银鼠后,忽鲁讲道:“在外打猎时,它们倒是经常来拜访营地,没想到今晚竟然聚集了这么多,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一旦聚集成群后,连猎犬和人都不怕。”
  女真人拿着弓箭,准备射杀银鼠时,铁木真站出来进行阻拦:“忽鲁叔叔不是说过,这些小家伙很可爱吗?不如用火把,直接将这些勇敢的小家伙赶走算了。”
  孛儿贴也站了出来:“各位叔叔,铁木真说得对,就放过这些小动物吧。”
  阿里不带着酒意,开始哈哈大笑:“两个孩子有意思,你俩不让杀银鼠,总得给一个不杀的理由吧。”
  孛儿贴立即回答:“下午,大家都看到了,一只银鼠竟然骑在树鸡背上,我们都感到好奇,也被这种勇敢的小动物感动了。这样说来,银鼠跟我们一样,都是猎人,你们忍心杀掉这么勇敢而可爱的小猎人吗?”
  阿里不指着扭动着柔软身子,不断向猎犬和猎人示威的银鼠:“你看这些小家伙,多么嚣张啊,根本不把猎人放在眼里。”
  女真人听了,又拿起了弓箭,准备射杀。
  铁木真却说话了:“阿里不叔叔,我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听说银鼠能杀死大它很多的野兔,你们试想一想,野兔多像人数多而软弱的汉人,而银鼠则多像人数少而勇敢的女真人,是不是这样?”
  看着大家露出惊愕的神情,铁木真没有停止,“人数少的女真人,竟然将人数多的汉人,赶到南方去了,你们说女真人厉不厉害?”
  大家听了,都沉默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德薛禅大为震惊,铁木真这么小,领悟力却远非寻常人可比,于是上前劝道:“孩子还小,用银鼠来打比方,说明你们女真人英勇善战,有些不合常理,但还是非常有道理的!有人评价你们女真人说,人上一万,将无敌于天下,也是这个道理。”
  女真人听了,都觉得非常受用,阿里不非常高兴:“首领这么一讲,我就明白了,我们女真人,能将懦弱的汉人赶到南方不说,还让他们将首都也迁了,当然不是一般的厉害。小小的银鼠,面对我们这么多猎人和猎犬,竟然还不后退,还真的像我们女真人!”
  讲到这里,他又笑了起来,“哈哈,真有意思,那就活捉两只银鼠,再用火把将其余的赶走吧。”
  女真人都放下了弓箭,拿起松明子火把,活捉了两只银鼠,然后将其余的赶走了。
  回到营地,他们用结实的细牛皮绳,系住银鼠的脖子,将一只留在自己的营地,另一只送给了德薛禅。
  重新坐回篝火旁,忽鲁拍了拍铁木真的肩膀:“小孩子聪明,我很喜欢。今晚,你就尽管放开喝吧,蜂蜜水管够。”
  打这以后,女真人对铁木真产生了好感,一有空闲,总喜欢逗他玩。
  大家继续喝酒,气氛非常热烈,直至兴尽而止,才开始睡觉。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铁木真还在醒梦中,便被吵醒了:“小孩子,起床了,快来看热闹,银鼠开始捕杀野兔了!”
  铁木真一骨碌爬起来,边穿衣服边喊孛儿贴,然后向外跑去。
  女真人的窝棚外面,站在棍子上的那些猎鹰,不时地扇动着翅膀,想将身上的露水和寒气抖掉。
  大人早已起来了,正在撤部分窝棚和毡帐,准备带进老林子里。
  大家本来都在忙碌,有的在撤窝棚和毡帐,有的在做早餐,有的在准备打猎的用具,听到喊叫声,都过来围成了一个大圆圈,铁木真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
  一只野兔,正在由人围成的圆圈中乱跑,忽鲁手里提着系上绳子的银鼠,等孛儿贴也钻进了圆圈,知道人都到齐了,才放开了银鼠。
  那只饿了整整一个晚上的银鼠,见了众人,一点也不害怕,径直向野兔扑了上去,野兔见了,跑得更快了。
  忽鲁开始喊道:“还没有开打,汉人就逃跑了,女真人快追!”
  所有人都开怀大笑,铁木真和孛儿贴更是乐不可支。
  果不其然,野兔在前面跑,银鼠便在后面追。
  银鼠的身体柔软,具有良好的弹跳力,加上动作敏捷,很快就抓住一个机会,连续几个纵跃,扑在了野兔身上,瞬间咬住了脖子。
  大了好几倍的兔子,只得一边惨叫,一边继续逃跑。
  而细小的银鼠,却像硕大无朋的草爬子一样,紧紧地贴在兔子身上,任由兔子怎么折腾,就是不松口。兔子又跑了不到五圈,由于脖子被咬而开始窒息,一头栽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银鼠迅速咬断野兔的脖子,在众目睽瞪之下,开始大块朵颐。
  忽鲁又喊道:“软弱的汉人,还是被吃掉了!”
  一阵哄堂大笑之后,大家散开了,继续各忙各的。
  等那只银鼠吃饱,舔舔嘴唇走开后,铁木真将余下的兔子砍成两段,一半留在原地,一半扔给了德薛禅的那只银鼠。
  吃完早餐,大家用马驮上拆散了的窝棚、毡帐,以及做饭和打猎等用具,准备进山了。
  忽鲁留下两人看守营地,德薛禅见状,也留下一人帮忙,其余人都要进入老林子。
  铁木真见忽鲁的胸前,挂着一长串白色的像牙齿串成的项链,便问孛儿贴:“忽鲁叔叔好精神,他胸前的项链,是什么东西串成的啊?”
  “好像是野猪牙做成的。”
  “忽鲁叔叔昨天没有戴,今天戴着进山,有特别的含义吗?”
  孛儿贴答不上来,德薛禅只得替女儿回答:“在兴安岭的老林子中,有‘一猪二驼子三大王’的说法,这是按动物的危险程度来排名的,也就是野公猪排第一,狗驼子和马驼子排第二,山大王排第三!”
  他看着忽鲁,“戴上野猪牙磨成的项链,是想讨一个吉利,以便捕杀到更多的猎物罢了!”
  弘吉剌猎人牵上自己的猎犬时,被忽鲁制止了:“兴安岭的老林子中,非常危险,你们的猎犬,没有经过严格训练,是不能带去的。何况,你们的蒙古獒见到猎物就狂吠,会将猎物吓跑的。”
  “你们看,我们这五只契丹犬,经过严格训练不说,还是‘窝子犬’,在关键时刻,会不惜性命与猛兽搏杀,从而保护其它犬的安全。”
  “什么是‘窝子犬’啊?”铁木真又好奇了。
  “其它的四只猎犬,是头犬的弟弟或妹妹。”忽鲁简短地说。
  “还有的窝子犬,其它猎犬是头犬的儿女,都是有血缘关系的犬,所组成的猎犬群。上阵父子兵,窝子犬在一起,会更加团结,也更有利于打猎。”德薛禅在旁边帮着解释。
  “这只头犬可不简单,前年有人提出,要用两匹铁蹄马跟阿里不换,他都没有答应。”忽鲁又补充说。
  听到这里,铁木真对女真人的狩猎文化,开始感到好奇。
  就这样,弘吉剌人的猎犬,全部留在了营地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