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驼子蜜狗争蜜 女真人生吃鹿肉2

目录

  那五只训练有素的猎犬,竟然也没有开口狂吠,德薛禅和弘吉剌猎人不得不服气,他们的蒙古獒猎犬,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会大声吠叫,从而吓跑猎物的。
  为了安全起见,忽鲁让大家将马拴在树干上,他只带着德薛禅等五人,牵着猎犬,拿着弓箭,准备上前去查看究竟,让其余人全部留在原地。
  铁木真和孛儿贴争着要去,忽鲁拗不过两个孩子,只答应去一个,孛儿贴便把机会让给了铁木真。
  六人轻轻地走上去,伏在坡边向下看,发现了几棵大椴树,其中最大的椴树底下,有一个摔坏的大蜂巢,流泻出一滩金黄莹润的蜂蜜,蜂巢的上空,飞舞着一群愤怒的野蜂。
  他们还闻到了一股难闻的气味,死尸味中杂夹着体臭味。
  忽鲁轻声解释说,这是狗驼子身上的气味,它们喜欢吃腐烂的尸体,又不像山大王、土豹子和马猞猁那么讲干净,猎人捕到的狗驼子和马驼子,嘴里、皮毛、前肢的爪缝里,全都有一股难闻的臭味。
  其实,这与动物的捕食习惯有关系。
  狗驼子和马驼子在一般情况下,都不捕杀活的动物,主要以鱼、根茎、浆果、坚果、蜂蜜、蚂蚁和尸体为食,即便身上有臭味,也不影响觅食。
  食草动物没有锋利的牙齿和爪子,但嗅觉灵敏,如果掠食者身上有体臭,还没有靠近,它们就能嗅到难闻的气味,从而逃得远远的。
  而山大王、土豹子和马猞猁则不然,一般从背后发动偷袭,以捕杀食草动物为主。这些靠偷袭的掠食动物,吃完猎物后,便会舔舐爪子、嘴唇和身上的血迹,有时还跳进水中洗澡,来清除身上的异味,从而保证自己能靠近猎物。
  果不其然,椴树下面有一只狗驼子,呈人立姿势怒吼着,同时挥舞一对孔武有力的前掌,不断将身边的树枝拍断。
  原来,动静是它弄出来的。
  隔着蜂巢和蜂蜜,站在狗驼子对面的,是四只呲牙裂嘴的蜜狗,正愤怒地发出“嘶-嘶-嘶”的低吼声。
  狗驼子的鼻子有点肿大,前肢沾着很多粘稠的蜂蜜,应该是发现蜂巢后,冒着被蜇的痛苦,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爬上树将蜂巢捅下来,正准备开吃时,喜欢蜂蜜的四只蜜狗,便仗着数量多的优势,毫不畏惧地围上来,两者之间就发生了冲突。
  蜜狗一般是晚上活动,为了吃到蜂蜜,它们也是豁出来了。
  别看四只蜜狗的体形,比狐狸还小,却仗着身形灵活,加上数量多的优势,不断地摇头摆尾,扭动着水蛇似的腰肢,勇敢地分散开来,上前挑衅对它们来说,如山一般庞大的狗驼子。
  狗驼子的身体庞大,却远没有对方灵活,刚伸出前肢,对准其中一只蜜狗,对方就跳开了,其余三只则伺机从侧面和后面发起了攻击,弄得狗驼子分身乏术,只有干着急的份。
  脾气暴躁的狗驼子,气得实在不行,于是一边咆哮,一边拍断四周够得着的树枝,来为自己壮声威。
  蜜狗当然也知道,对方并不好惹,自己一方也只是虚张声势而已,通过一进一退地威胁狗驼子,来迫使对方让出蜂蜜,却不敢靠得太近。
  对峙的双方,一味地怒吼,都不敢短兵相接。
  忽鲁听了铁木真对银鼠的评价,对弱小的蜜狗,也产生了好感,就准备帮助它们一下。
  他拔出腰刀,看着一眼不眨的铁木真,开始笑着说:“小孩子,像不像女真人和汉人的对峙?”
  甫一说完,忽鲁站在坡边,开始大声地喊叫,并用腰刀拍打着身边的树干和树枝,尽量弄出大的动静,来威慑狗驼子。
  其他人见状,也站了起来,开始大声地喊叫。
  身材高大的狗驼子,听到喊声以后,抬头一望,见几个人站在坡上,正冲着它不停地怒吼。
  它对面的四只蜜狗,听到动静后,开始还以为是狗驼子弄出的动静,愣了一下之后,还是没有后退的意思。
  狗驼子放下一对前肢,看着眼前那堆诱人的蜂蜜,还是有些舍不得,忽鲁只得捡起身边的石块,向狗驼子扔了过去,狗驼子立即转过身子,呈人立姿势站立起来,然后挥舞着一对前肢,对着坡上的人怒吼。
  它对面的四只密狗,见对方转过身子,赶紧抓住机会,扑向了蜂蜜,开始狂吃起来。
  听到身后的动静,狗驼子转回头,见蜜狗已经在享用蜂蜜了,便怒不可遏地挥舞着一对前肢,扑了上去。
  见势不好,四只蜜狗赶紧散开,躲开了狗驼子的攻击,接着都掉过头来,呲着尖牙,从四面向狗驼子围了上来。
  狗驼子刚走到蜂巢前,臀部便遭到了两只蜜狗的噬咬。
  感到疼痛的狗驼子,刚转过身,准备报复可恶的小蜜狗时,鼻子和脸又遭到了石块的攻击。
  坡上的女真人,又出手了。
  狗驼子气急破坏,上下挥舞着一对前肢,对着坡上的人咆哮一阵子,接着又将身边一棵手腕粗的椴树,“啪”地一掌拍断后,向坡下跑去了。
  椴树折断的声音,将扑到蜂蜜面前的蜜狗,吓了一跳,当树完全倒地后,它们又才上前进食。
  六人折返回来,发现留在原地的人,都在忙着打松明子,便上前帮忙。
  松明子是松树被风刮断,成为风倒木以后,树干和树枝经过上百年时间的风化和腐烂,只剩下松油的那一部分。
  以渔猎为主的女真人,基本上都用松明子来照明。
  松明子的含油量大,很容易燃烧,燃烧时松香味扑鼻,但油烟很大,女真人在窝棚使用的时间一长,很容易将东西熏黑,当然也包括人的脸,往往只剩下牙齿和眼珠是白的,让人哭笑不得。
  打了很多松明子,大家捆扎好以后,放在马上,一边议论狗驼子和蜜狗的事,一边绕开四只密狗,从另一边向山坡下走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