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驼子蜜狗争蜜 女真人生吃鹿肉4

目录

  铁木真信心满满地说:“山坡上的四只蜜狗,都快把蜂蜜吃完了,现在打了起来,等一下--,两只蜜狗赢了,两只躲到了一边。”
  忽鲁也看到了,却没有认真地看蜜狗,毕竟对他来说,那太明显了,于是将眼光转到了旁边,希望能发现其它东西,便没有说话。
  铁木真刚想催促,忽鲁却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我在蜜狗和狗驼子争蜂蜜的坡上面,发现了一只玄狐!”
  阿里不听了,抬头望了望,随即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铁木真和孛儿贴抬起头,努力地睁大眼睛,只发现一团模糊的黑色,两个孩子没有见过玄狐,也根本看不清那团黑色的东西,到底是啥样子。
  “那个鬼东西,眼馋下面的蜂蜜,正看得入神,却发现我们在看它,立即就跑了。”忽鲁叹一口气。
  隔了一会儿,忽鲁又接着说:“我想起来了,狐狸喜欢跟在狗驼子或马驼子的后面,吃剩下来的食物。这只玄狐,可能早就跟着狗驼子来了,我们只是没有发现而已。”
  孛儿贴不相信:“忽鲁叔叔,狗驼子的个头那么大,难道就不会赶走狐狸吗?”
  “狐狸的尾部,会发出一种难闻的臭味,只要不争抢食物,狗驼子和马驼子就不会碰它!”忽鲁回答说。
  谈到玄狐,阿里不也说话了:“忽鲁,别着急,不信找不到它。上次,受到德薛禅首领的热情款待,无以为报,我们可以用玄狐皮和黑貂皮,来表示我们的谢意。”
  德薛禅却拒绝了:“阿里不大人,心意我领了,还没有下大雪,玄狐和黑貂的皮毛,还不是最漂亮的时候,现在杀了它们,真是太可惜了。”
  阿里不却笑了:“首领放心,我当然知道这个。如果捉住活的玄狐和黑貂,你带回去养一段时间,多喂一些肉食,皮毛会长得更好,下大雪时,再将它们杀了,就可以得到最好的玄狐皮和黑貂皮。”
  德薛禅还要推辞,阿里不开始急了:“德薛禅首领,这个时候来兴安岭捕狐或貂,确实有些早,但你不知道,我们是有意这么做的。”
  忽鲁在旁边补充说:“到了冬天,大部队一来,猎物就不多了。阿里不即便是百夫长,如果将贵重的玄狐皮和黑貂皮拿回去,那些贪婪的千夫长,也会采用豪取强夺的方式拿走,连一句感谢话也没有。”
  听到这里,德薛禅才不得不说:“原来如此,恭敬不如从命,那就先谢过两位了。”
  见德薛禅接受了,阿里不的脸上,才露出了笑容,继续和几个女真人吃肋骨,并开始砸破腿骨,开始吸骨髓吃。
  弘吉剌人见状,也上前试着吃生肋骨。
  孛儿贴则缠着德薛禅:“阿爸,我们的毡帐里,就有一件黑貂褂子,在冬天时,我摸着多温暖多舒服啊,大家都说是最好的皮张了,难道玄狐皮还要好一些。”
  德薛禅只得解释:“你不知道,对于动物皮毛的等级,有‘一品为玄狐皮,二品为黑貂皮,三等为马猞猁皮’的说法。”
  “好的黑貂皮油光润泽,轻如鸿毛,入眼不扎,遇水不濡,拂面如焰,见风愈暖,冬不挂霜,雪沾则化,是做袍子的最好皮料。还有,黑貂经常吃松狗子,也吃松籽,毛皮上有一股芬芳的松香气味,家里的那件褂子,是不是有香味啊?”
  孛儿贴有些兴奋:“是啊!我还知道,到了寒冬,您晚上睡觉前,先将喝剩的酒,灌进牛皮囊里,睡觉时便脱下貂皮褂子,裹住装酒的皮囊。这样一来,酒就不会结冰,您早上起床后,如果感到冷,就可以喝酒取暖了!”
  德薛禅怜惜地拍了拍女儿的背:“我的孛儿贴,你说得很对,但也把我好酒的事情,透露给这些叔叔听了!”
  在场的女真人和弘吉剌人,都会心地笑了,铁木真也笑了。
  “至于玄狐皮嘛,皮张轻薄,毛绒细腻柔软,加上十分稀少,则是做帽子的最好皮毛。”
  铁木真听了,睁大了眼睛:“舅舅,你懂得真多。忽鲁叔叔发现玄狐眼馋蜂蜜,难道狐狸也喜欢吃蜂蜜?”
  忽鲁回答说:“狐狸什么都吃,像就你舅舅提到的黑貂,平时主要吃松狗子,也吃松籽一样,狐狸除了吃野兔、山鼠,也偷鸟蛋,吃野果,而它们最喜欢的食物,是甜的蜂蜜和山葡萄。”
  “蜂蜜在树上,它们怎么弄到蜂蜜啊?”孛儿贴问道。
  “除了树上的野蜂,还有地蜂将巢建在地洞里,狐狸去偷吃地蜂蜜时,当然会遭到攻击,但狡猾的狐狸,会通过打滚的方式来躲避,将身上的地蜂压死。地蜂的数量不多,很快就飞散了,狐狸就可以吃到蜂蜜了。”
  “狐狸也很聪明!”铁木真感叹道。
  生真人生吃完狍心、狍肝和狍肾,也吃了一些生的肋骨,便将其余的内脏分解,扔给了守在一边的猎犬。
  铁木真想起狍子死得有些奇怪,又开始问道:“忽鲁叔叔,你大吼一声后,这只狍子为什么不跑,反而转过头来看啊?”
  忽鲁血淋淋的嘴巴一张一合:“铁木真,如果你吃一块生肋骨,我就告诉你。”
  铁木真走上去,接过忽鲁递上来的生肋骨,蘸了一点盐,放进了嘴里。由于他吃过生肝,对生肋骨当然不怕,觉得味道还不错,只是没有熟的那么容易嚼烂而已。
  孛儿贴看着吃生肋骨的铁木真,开始还觉得反感,却见眼前的男人都在吃,包括自己的阿爸也吃得很香,反而觉得这样做才是男子汉。
  见铁木真吃了生肋骨,忽鲁开始回答问题:“大家都称狍子为‘傻狍子’,肯定是有原因的,它们跑得很快,按理说是很难捕杀的,但狍子很傻,反应有些迟钝,一旦受到惊吓,不是立即逃跑,而是站在原地,一直要等到屁股四周的白毛,完全奓开以后,才会明白过来,这才开始逃跑。”
  “另外,它们的好奇心也很重,喜欢看热闹,往往因此而丢了性命!”
  “它们逃跑时,我故意大喝一声,后面的这只狍子,以为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好奇地掉过头来看,这恰好给我们提供了射杀的机会。”
  “铁木真,你相不相信,前面那几只狍子跑远了,还会折返回来,看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忽鲁说完,立即带着大家向水塘走去,却让三个女真人带着弓箭,向狍子逃跑的方向去了,准备伏击折返回来的狍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