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惊无险白桦林 老林子大小猪倌2

目录

  铁木真很快嗅到了一股难闻的臭味,与上午见到的那只狗驼子的气味完全一样,含有浓郁的尸臭味。
  他反应过来了,赶紧对着树下大喊:“孛儿贴,你快跑,里面有狗驼子!”
  话音刚落,里面又传来了狗驼子的咆哮声。
  孛儿贴听说有狗驼子,刚准备跑,又想起铁木真还在树上,便大声喊道:“我走了,你怎么办!”
  “快跑,别管我,我在树上呢!”铁木真见上午那只狗驼子,都快冲过来了,显得非常着急。
  白桦林中的两只契丹犬,早已嗅到了狗驼子的气味,却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挣着绳子向前跑,当听到狗驼子的吼声时,立即抬起前肢,迫不及待地想冲过来。
  听到铁木真的喊声,弘吉剌人知道孛儿贴有危险,马上拉住两只猎犬,俯身解掉了身上的绳子。
  狗驼子跑出来,见到孛儿贴后,也许想起上午被扔石块和威胁的事情,立即向她追了上来。
  树上的铁木真,见狗驼子向孛儿贴追去,赶紧摘了一个软枣子,扔了过去,还一边大喊大叫,想转移它的注意力。
  狗驼子听见有喊声,于是停下来,向树上看了看,不再追孛儿贴了,而是迅速向铁木真所在的白桦树冲过来。
  快到树下了,狗驼子倏地呈人立姿势站起来,挥舞着一对前肢,向树走过来,只要它用力一拍,白桦树的树干立即会断裂,人也会摔下来。
  由此看来,铁木真岌岌可危了。
  万分紧急时,两只勇敢无畏的契丹犬冲了上来,从后面狠狠地咬住了狗驼子的两只后肢。
  受到了偷袭,狗驼子痛得“嗷嗷”大叫,赶紧掉过头去,伸出两只厚实有力的大掌,准备先收拾两只猎犬。
  可是,两只猎犬非常灵活,狗驼子刚伸出大掌,它们就分别跳到了两边。狗驼子怒吼两声,一会儿追这只,一会儿又掉头追那只,结果一只也追不到。
  树上的铁木真,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提心吊胆地看着两只猎犬,惟恐它们被熊掌拍中。
  这个时候,弘吉剌人已拿着弓箭,赶上来帮忙了。
  他迅速开弓搭箭,一箭射中了狗驼子的上腹部,狗驼子痛得“嗷-呜-”地惨叫两声,然后用前肢拔出箭,折成了两段。
  没有想到,愤怒的狗驼子丢下了箭,撇开身边的两只契丹犬,向偷袭的弘吉剌人扑了上去。
  两只经验丰富的契丹犬,立即追上去,通过攻击狗驼子的一对后肢,来延缓它的正面攻击,狗驼子却不顾来自后面的撕咬,一心只想报复射伤自己的人。
  狗驼子的后面,由于受到攻击,奔跑速度明显受到了影响,拿着弓箭的弘吉剌人,赶紧又射了两箭。
  此时,营地上的一群人,听到这边的吼声和喊声,都鼓噪着赶了过来,三只契丹犬更是冲在了前面。
  德薛禅赶上来后,等孛儿贴跑到自己身后,见中了箭的狗驼子,发疯似地向弘吉剌人扑上来,便灵机一动,大喊了一声:“快闪开!”
  喊完以后,他迅速拿着腰刀,向旁边的一棵白桦树砍去。
  弘吉剌人刚闪到一边,就听到“咔-嚓”几声巨响,一棵大碗粗细的白桦树倒下来,向狗驼子所在的方向砸了过去。
  白桦树的树干,打在旁边的树干后,树皮破开了,里面竟然是空的!
  狗驼子最怕这些乍然而至的声响,立即掉过头,仓皇地向岭上跑去,两只契丹犬追了上去。
  另外三只契丹犬赶到后,也跟了上去。
  忽鲁赶到后,见没有发生意外,怕五只猎犬受伤,便将它们唤回来了。
  铁木真也下了树,与孛儿贴、一群女真人和弘吉剌人,指着空心的白桦树,都议论起来。
  德薛禅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便向忽鲁请教:“刚才,我在林中取白桦皮时,没有想到,划开其中一棵后,才发现里面是空的,当树干折断并倒下时,便惊动了躲在崖下睡觉的狗驼子。”
  他指着破开的枯树筒子:“忽鲁,你们女真人对这里的老林子很熟,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忽鲁回答说:“白桦皮柔韧耐用,我们家里的很多用具都用它制作而成,你们昨天见到的装蜂蜜的桦皮桶,也是用它做的。另外,还有的捕鱼船,也用它来做,轻巧又耐用。”
  “白桦皮还不易腐蚀,树干死了以后,里面的木质已经蚀空了,树皮依然还挺立着,一般人还真的分不出来!”
  “除了白桦树,兴安岭和长白山那些粗大的杨树和椴树,更容易变成枯木筒子。到了冬天,狗驼子还经常爬进半截的憨大杨枯木筒子,在里面冬眠呢。”
  “什么是憨大杨啊?”铁木真问道。
  “憨大杨就是几人合抱的杨树,是很大的意思。”
  德薛禅接着说:“我刚刚也才发现,枯树筒子缺少营养,树皮黯淡一些,没什么光泽,树上也没有什么树枝,从而在危急关头,发现旁边刚好有一棵,便赶紧用刀砍断,才吓跑了那只狗驼子。”
  除了弘吉剌人,女真人也被德薛禅的机智和细心折服了。
  一个女真人笑着说:“白桦皮用烟火将水分熏干以后,还可以防虫,因而有两个重要的用途,一是可以用来写字作画,二是可以用作棺椁,尸体保存很长的时间,也不会坏。”
  大家来到软枣子藤蔓前,让轻巧的铁木真和孛儿贴爬上树,摘了一些下来,两个孩子尝了尝,觉得味道不错,个头也比其它野果大多了。
  回到营地后,忽鲁决定将马全都留在营地,只带着猎犬去狩猎。
  他将女真人与弘吉剌人混在一起,再把人员分成了两组,一组由他自己带队,德薛禅也在这个组,准备带上五只猎犬,去猎杀狍子。
  另外一组,则由阿里不带队,准备去最近的鹿道下风口伏击马鹿,因而根本用不上猎犬,当猎到马鹿后,再派人回营地牵着马去驮。
  这里有很多猛兽,由于担心铁木直和孛儿贴又闯祸,德薛禅便让两个小家伙陪着一个弘吉剌人,留在营地上照看马和篝火,也算作是对刚才乱跑的一种惩罚。
  两个孩子不乐意,但想到刚才差点被狗驼子伤到,也就不敢说什么,只得乖乖地守在营地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