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惊无险白桦林 老林子大小猪倌4

目录

  忽鲁笑了笑:“说一句公道话,要说训练猎犬,水平最高的还是契丹人,我们的契丹犬,也是从他们那里引进的。我们训练的猎犬,主要针对老林子中的猎物,而且狩猎时,又是人与猎犬进行配合,一般不会让猎犬单独去猎杀。”
  “猎犬都有一个特点,第一次开始狩猎时,如果咬在猎物哪个部位,以后几乎都在那个部位下口。举个例子,猎犬第一次出去,当猎物为黑貂、玄狐等皮张动物时,追上这些猎物后,冲在前面的猎犬,一般会咬后腿,其它的则上去咬耳朵,这样才不会损坏猎物的皮张,猎人跟上去以后,一棍子就可以敲死了。这以后,咬后腿的还是咬后腿,咬耳朵的还是咬耳朵,就很难改变了。
  “还有,老林子中有很多猛兽,猎犬是不敢主动去攻击山大王的,就不要提它了。而什么狗驼子、马驼子、老孤猪、土豹子、马猞猁等,都非常凶猛,如果猎犬去攻击脖子,那是非常危险的,狗驼子和马驼子一掌就可以拍断它们的背脊,老孤猪的大獠牙一挑,它们就会皮开肉绽,而土豹子和马猞猁的身体灵活,一爪子就可以将它们打翻,从而用锋利的犬牙,一口咬断喉管。
  “猎犬打小就跟着我们,时间长了,彼此是有感情的,当然不想让它们蛮干,没有十足的把握,就不会让它们去冒险,何况老林子中的猎物到处都是,也没必要去冒险。不然的话,没有打到猎物,反而损失几只猎犬,我们都不希望出现这样的事情。在白桦林中,你也看到了,那两只猎犬斗狗驼子时,还是很讲策略的。”
  德薛禅明白了:“你们女真人厉害,训练猎犬都有这么多门道!我想起来了,在我们草原上,有的部落为保护牛羊,专门将蒙古獒训练成猎狼犬,这种猎狼犬很聪明,根本不从正面对狼发动攻击,而是先攻击狼的臀部或后肢,当狼由于疼痛,掉过头来反击时,它们便迅速攻击狼的颈部,咬住就不松口了,从而给狼造成重创,很容易就把狼杀死了。”
  吃晚餐时,忽鲁开始提醒大家:“啃骨头时,多留些肉在上面,别啃得太光了,要留一些给‘小猪倌’吃。”
  猪皮锅炖的鹿肉太香了,铁木真本来想问“小猪倌”是啥,但嘴里包着很多肉,一时无法开口说话。
  而一向博闻的德薛禅,竟然也不知道:“我听说山大王是‘大猪倌’,那‘小猪倌’又是什么动物啊?”
  这时候,拴在水塘边的马,都紧张地喷着响鼻,身边的猎犬也开始夹着尾巴,向猎人的身边挤。
  忽鲁马上意识到,山大王可能来到了水塘边,便吩咐六个女真人,都拿着点燃的松明子,去四周查看,然后才回答德薛禅:“有部分女真人,将豺叫作‘小猪倌’。”
  见铁木真和孛儿贴的脸上,又露了疑惑的表情,他边啃骨头,边开始解释:“豺的体形,比狼稍小一点,却像狼一样喜欢成群结队活动。它们的身体灵活,善于跳跃,带有倒钩的爪子,又非常锋利,轻易就能抓瞎猎物的眼睛,”
  “豺的性情残忍,喜欢掏猎物的肛门,通过拉出肠子来弄死猎物,场面非常血腥,即便是山大王、狗驼子、马驼子和大公猪,见了一大群豺,也得赶紧逃命。”
  “当然,豺群也不傻,一般不与猛兽硬拼,从而两败俱伤,它们更喜欢捕杀易于下手的猎物。当碰到没有‘大猪倌’的小野猪群时,豺群就像山大王一样,整天跟在野猪群的后面,肚子饿了时,就捕一两只来吃。”
  “这些聪明的动物,却与我们猎人的关系很好。女真人都知道,豺的尿液腥臊难闻,是它们的标志,山大王、狗驼子、马驼子、大孤猪等大型猛兽闻到后,都会躲得远远的。猎人就利用这一点,在老林子中宿营时,晚上睡觉前,便在四周倒上骨头、肠子等食物,豺群闻到以后,就边吃边撒尿,吃完后就走了。”
  “大型猛兽来了,闻到豺的尿味,知道豺群就在附近,为了躲避这些凶残的动物,就赶紧溜走了,睡觉的猎人,也就受到了保护,你们说是不是?”
  忽鲁最后还说,“刚刚,我提醒大家不要把肉啃干净,就是想留一点给豺,大家睡觉以后,我就会将这些骨头和一部分肠子,倒在营地的周围,从而将豺吸引过来,就可以保护我们了。”
  铁木真表示了怀疑:“忽鲁叔叔,如果附近没有豺,或者豺群没有来,万一山大王来了,猎人不就完了!”
  作为一个九岁的孩子,能有如此细的心思,德薛禅不禁笑了笑,用欣赏的目光看着铁木真。
  这个时候,前去查看的女真人回来说:“山大王就在水塘边的林子里,马害怕得直喷响鼻不说,身上还不停地颤抖。”
  忽鲁看着铁木真,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通过提醒大家,间接地回答了问题:“附近有山大王,大家用过餐后,要将狍肉和鹿肉收拾好,睡觉前要拴好马和猎犬,如果有‘小猪倌’帮我们,当然是最好不过了,不管怎么样,晚上守夜的人,必须要保持警惕啊。”
  一个弘吉剌人突然说道:“听说山大王的皮毛,那可值钱了,不如将它杀死吧。”
  “山大王可不是好惹的,哪里那么容易捕杀!”一个女真人也说道。
  另外一个女真人,则感叹说:“这只‘大猪倌’真富有,竟然拥有四五百只野猪!”
  孛儿贴听了,开始质疑:“草原上有羊倌和马倌,没有想到,老林子有‘小猪倌’不说,竟然还有‘大猪倌’!羊倌和马倌都是人,山大王那么凶猛的动物,一般的野猪见了都怕,怎么当‘大猪倌’啊?”
  听到孛儿贴的话,大家都笑了。
  忽鲁看了看孛儿贴,笑着说:“小孩子,你还别不相信,在这片老林子中,山大王还真的是‘大猪倌’?”
  “山大王之所以为‘山大王’,是有地盘的,这片老林子就是那只山大王的地盘,决不允许其它山大王进入。这里的动物,都是它的猎物,山大王最喜欢肥美的野猪,野猪林中的野猪,当然也是它的。”
  “山大王经常像守护自己的家畜一样,跟在野猪群后面,饿了就捕一只来吃,就像你们草原上放羊和放马的牧民一样。”
  没有想到,铁木真却不依了:“忽鲁叔叔骗人,前几天说‘一猪二驼子三大王’,说大公猪比山大王还危险,还说挂甲猪刀箭不入,山大王既然是‘大猪倌’,敢捕杀挂甲猪不?”
  大家听了,都惊讶地看着这个男孩,一时无从反驳。
  德薛禅只得出面了:“铁木真,不得无礼,你忽鲁叔叔没有说错。”
  他借用打比方的方式,来给铁木真解释,“你说说,乞颜部有没有烈马?”
  铁木真只得如实回答:“当然有,有时还不少呢?”
  “既然这样,你们的那些马倌,是不是每一匹烈马都能驯服呢?”
  铁木真支支吾吾地说:“有的烈马,很多马倌都驯服不了,只有部落里最强壮的男人才能驯服。”
  “哈哈,说得对,马倌不能驯服所有的马,你觉得没什么不对,那‘大猪倌’,也未必能驯服所有的野猪啊!”说完以后,德薛禅笑了。
  铁木真无言以对,只得道歉:“忽鲁叔叔,我错了。”
  听了德薛禅的反驳,在场的人,无不表示钦服。
  德薛禅、阿里不和忽鲁经过商议后,决定先解决山大王和挂甲猪的问题,再去猎捕玄狐和黑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