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王闯野猪林 烟熏法活捉貂狐1

目录

  用过晚餐,收拾好所有的狍肉和鹿肉,都月上中天了,铁木真和孛儿贴早已睡了。忽鲁拿着松明子火把,带着女真人在营地四周,仔细地查看了一遍,才拴好猎犬,并安排了四个人守夜。
  接下来,他拿出准备好的肠子,加上吃剩的骨头,倒在了营地四周,吸引豺群来吃。
  这天晚上,很多人都听见野猪惨叫的声音,从野猪林那边传来,明显是山大王捕杀野猪时弄出的动静。
  天亮前,德薛禅还听见山大王那中气十足的啸声,在河谷中回响。
  第二天,说好下午才去打猎,大家都起得迟。忽鲁起床后,发现营地四周的肠子,全被吃光了,骨头上的肉,也被啃得差不多了,地上还有一股腥臭难闻的尿味,便知道豺群来过了。
  吃早餐时,德薛禅告诉忽鲁:“昨晚,我听到了山大王的啸声,这肯定是一只体形庞大的公虎。我想出了一个捕杀挂甲猪的方法,如果幸气好的话,挂甲猪和山大王两只动物,还可能一起被杀死。”
  大家听了,都放下了手中的食物,想听下文。
  德薛禅说出自己的方法以前,先讲了一个故事。
  汉人有一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故事。
  鹬在河边觅食时,发现一只蚌张开双壳,正在晒太阳,于是悄悄地靠了上去。
  当鹬的长尖嘴,刚啄到蚌肉,以为捕到食物时,蚌却闭上了双壳。
  就这样,鹬是啄到了蚌肉,长嘴却被蚌夹住了,双方谁也不肯松口。
  双方正在僵持时,一个出来捕鱼的老渔翁,发现了之后,结果鹬和蚌都成为了老人的食物。
  铁木真听了,马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汉人真会编故事,明年春天,我和孛儿贴天天都去捕鱼儿海边玩。你们想一想,如果大天鹅被大蚌夹住了,我俩连海东青都不用,就可以捉到了,说不定它的嗉囊里,还有珍珠呢,哈哈哈。”
  大家听了,都大笑不止。
  德薛禅笑着说:“铁木真,真是人小鬼大,你的想法有些荒唐,却有点意思。”
  “舅舅,我的想法荒唐吗?”
  “当然荒唐,我再讲一个汉人的故事,你就明白了。”
  这个故事叫“守株待兔”。
  一个老农,正在林子边缘的地里除草,突然听到人喊犬吠的声音,知道是一群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年轻贵族,又在林子里打猎。
  老农摇着头,叹了一口气,然后低下头继续干活。
  在他看来,这些不知稼穑艰难的富家公子,简直太可恶了,整天沉缅于声色犬马不说,还纵马踩坏地里的庄稼,让农民无处伸诉。
  蓦地,吆喝声和犬吠声大作,明显是朝老农这个方向来了。
  老农的地对面,还有一片林子,他怕马冲撞到自己,赶紧拿着锄头,站到了对方的林子边,想等那些人骑马走了,再继续锄草。
  没有想到,一只兔子从林子冲进了地里,发现无处藏身时,赶紧也向对面的林子跑去,刚好要从老农站立的位置过。
  兔子快速奔跑时,猛然发现老农扛着锄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不由悚然大惊,立即腾空一跃,却撞在林边的一棵树上,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见兔子撞死了,老农正想提着回家,就听见猎犬和猎人过来了。情急之下,他迅速脱掉上衣,将兔子裹起来,放在一边,然后拿起锄头,继续锄草。
  又一只兔子,被赶了出来,发现老农后,还是逃进了对面的林子,后面的三只猎犬,狂吠着追了上去。
  当五个年轻人,打马追到地里,向老农打听猎犬和兔子时,老农指了指对面的林子,五人打马追进了林子,再也没有出来。
  老农光着上身,抱着上衣和兔子回家,与家人吃了一顿美味的兔肉。
  当天晚上,老农躺在床上,想起一辈子辛辛苦苦地干活,最多也只能吃些粗茶淡饭,今天仅仅靠运气,就吃到了美味的兔肉。
  打这以后,老农干完活,就拿着锄头,站在林子边,希望还有兔子跑过来,像上次那样,撞在树上而死。
  可是,好运再也没有降临,老农再也没有捡到野兔了。
  孛儿贴听了,用胳膊碰了碰铁木真:“哈哈哈,阿爸的意思是,你想学汉人的老农啊。”
  大家都笑了,铁木真红着脸,没有说话。
  忽鲁的注意力,没有放在铁木真那异想天开的想法上,也没有听后面的故事,而是在思考前面的那个故事。
  他的眼睛,很快焕发出了光彩:“首领的意思,是让挂甲猪和山大王,像鹬鸟和大蚌那样相争,我们当渔翁?”
  “说得好,等两败俱伤时,再去收拾它们,就省事多了!”德薛禅回答说。
  “挂甲猪喜欢独来独往,除了冬天的发情期,并不待在野猪群里,怎么才能让它与山大王碰面,并相互争斗啊?”
  大家商议了很久,才想出了一个不知是否有效的办法。
  野兔守草,野猪守林,他们想通过干扰挂甲猪的行动,不让它躲在毛榛子丛中吃榛子。那样的话,为了填饱肚子,它只得进入野猪林吃橡子,当挂甲猪与野猪群一起觅食时,如果山大王前去捕杀肉味鲜美的小野猪,由于小野猪几乎全是挂甲猪的后代,它当然不会旁观的。
  挂甲猪一旦被激怒,就会挺身而出,去保护小野猪。山大王忌惮挂甲猪的大獠牙,可以避让一时,但连续几天不让它捕食,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两者之间无疑就会发生冲突。
  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铁木真,又开始质疑了:“山大王除了野猪,还可以吃狍子、马鹿啊!”
  德薛禅听了,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铁木真说:“你说得对,除了狍子、马鹿,山大王还可能吃我们的马和猎犬。到了晚上,必须将马和猎犬拴在篝火旁边,并加强戒备才行。”
  忽鲁接过了话题:“铁木真说得有道理,可据我了解,兴安岭老林子中的山大王,还是最喜欢肥美鲜嫩的小野猪,然后才是有特殊香味的马鹿,至于狍子和猎人的马、猎犬,一般是不会动的。”
  “不如先试一下,如果不行,再想其它办法吧。”阿里不说。
  这天下午,铁木真和孛儿贴还是留在了营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