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王闯野猪林 烟熏法活捉貂狐3

目录

  当整张猪皮剥下来后,想分割成两片时,由于肩部的猪皮太硬,一般的刀难以分割。阿里不见状,立即从绑腿上,拔出用黑曜石打磨而成的小刀,让人闪到一边,亲自伏下身子,用小刀开始分割猪皮,只听见一阵“滋滋滋滋”的响声,肩部的猪皮便划开了。
  剥完猪皮,他们又敲下挂甲猪那两颗发黄的下獠牙,送给了铁木真和孛儿贴,并将内脏和大肠全丢给了猎犬。
  挂甲猪的肉,几乎全是瘦肉,很干很柴不好吃不说,由于没有及时割下**,肉早也串了骚味,很是难吃,连几只猎犬也只是闻了闻内脏和大肠,便走开了。
  至于山大王,死了也不倒威风,猎犬根本不敢上前。
  当他们将虎皮带回营地,猎犬依然不敢靠近,连马见了之后,也不停地喷响鼻,足见山大王虽死,震慑力依然还在。
  解除了来自山大王和挂甲猪的威胁,一行人将所有的精力,开始放在玄狐和黑貂身上。
  这天下午,一行人带着猎鹰和五只猎犬,爬上山坡后,便放出了猎犬,让它们去寻找黑貂洞、狐狸洞或獾子洞。
  不一会儿,头犬就吠叫起来,大家循着声音,来到了一个獾子洞前,忽鲁让人从附近收集来干柴和青蒿,在洞口升起了一堆火。
  干柴燃起来后,他立即加上青蒿,很快熏起了一股很大的烟,旁边的女真人脱下身上的袍子,开始当作扇子,将烟向地洞中扇去。
  地洞很快便灌满了烟,接着传来了动物咳嗽的声音。
  经验丰富的忽鲁,立即牵住头犬,同时吩咐其他四个女真人:“各牵住一只猎犬,里面可能有貉子,貉子出来时,你们不要放犬,一定要等后面的獾子出来才放,冬天来了,大家都需要獾油。”
  果不其然,一只头像狐狸,身子矮短的动物先冲了出来,女真人都叫了起来:“果然有貉子!”
  貉子惊慌地冲出包围圈,赶紧跑了。
  紧接着,一只肥硕的公獾冲了出来,头上那黑白分明的条纹非常醒目,铁木真和孛儿贴都认出来了。
  忽鲁放出了头犬,另外四个女真人也放出了猎犬。
  公獾冲出人群后,见五只猎犬追了上去,并将它包围起来,显得有些惊慌,却自恃有尖牙和利爪作为武器,准备进行抵抗。
  公獾呲着白森森的利齿,边自卫边准备夺路而逃,五只犬配合得很好,当公獾试图攻击前面的头犬时,其余四只则立即上前袭扰。
  头犬抓住一个机会,趁四只犬从后面噬咬,公獾试图回头防守时,迅速冲上去咬住了公獾的脖颈。其余四只猎犬见状,马上一拥而上,有的咬后肢,有的咬臀部,有的咬肚子,很快将公獾放倒在地。
  公獾徒劳地挣扎一会儿,就没有动静了。
  孛儿贴问德薛禅:“阿爸,貉子怎么住在獾洞里啊?”
  德薛禅摇了摇头:“我也只是在书上,看到过它们同穴而居的故事,没有想到是真的。至于原因,还是让你忽鲁叔叔来说吧,他对兴安岭老林子的动物,知道得比我多。”
  忽鲁听了,觉得很受用,一边带着大家找下一个洞穴,一边给两个孩子讲貉子和獾子的故事。
  獾子的爪子结实有力,是挖洞的高手,它们要冬眠,挖的洞很深,这个过程有点漫长。
  貉子见过獾子的洞,觉得很宽敞很舒服。有一天,当獾子挖洞时,它刚好经过那里,便钻进了洞里,看獾子如何挖洞。
  只见洞里的地面上,堆满了土,獾子正在用力挖土,没有时间搭理貉子,貉子便躺在宽敞的洞里,打着滚体验一下,觉得太舒服了。
  当貉子四脚朝天时,獾子挖的很多土,都刨到了它的肚子上,貉子身上的毛非常稠密,很多土都堆在了肚子上,没有掉落。
  这个时候,正担心如何将土运出洞外的獾子,见了貉子肚子上的土,马上就有了主意,便让它保持四脚朝天的姿势不变,又刨了好些土到肚子上,然后用嘴叼着貉子的尾巴,拖到了洞外,才让它站起来。
  貉子站起来后,肚子上的土立即掉了,獾子便提出让它帮忙运土,貉子当然也不傻,便提出了一个条件:帮忙可以,但不能白帮,挖好地洞后,自己也要住进来。
  聪明的獾子,稍稍考虑之后,竟然同意了,却以自己冬眠为借口,说要住在里面,让貉子住在洞口。这样一来,貉子就相当于门卫,除了挡住洞口灌进去的寒风,还可以提供保护。
  两种动物便开始合作了,獾子负责挖洞,貉子则成了运土的工具。
  地洞挖好后,它们便同穴而居了,冬眠的獾子住在里面,不冬眠的貉子则住在洞口,为獾子遮风挡雨不说,还提供保护。
  铁木真和孛儿贴听了,都异口同声地说道:“没有想到,胖乎乎的獾子,竟然还这么聪明。”
  阿里不听了,却在旁边说:“两个孩子,狐狸可比獾子聪明多了!”
  铁木真听了,又来兴趣了:“阿里不叔叔,你肯定知道狐狸的故事,讲完之后,大家就知道它是不是聪明了!”
  阿里不难得地笑了:“这个小孩子,比狐狸还聪明,怎么就知道我有故事?”
  接下来,阿里不讲了狐狸和獾子的故事。
  獾子挖好洞以后,会将里面弄得干净整洁,没有一点异味,住起来十分舒适。
  狐狸也知道,獾子是非常擅长挖洞的动物,不过它不像貉子那么老实,帮着拉土干活,最后只是寄人篱下。
  它想采用强取豪夺的方式,将獾子从好不容易挖好的地洞赶走,然后占为己有。
  于是,狐狸来到獾洞,开始驱赶獾子,獾子也不是好惹的,双方便打了起来。狐狸没有想到,獾子的皮非常厚实,可以用于防守,而尖牙和利爪则用于进攻,在狭窄的洞中打架,它压根就不是对手,被抓好几道伤口后,只得逃走了。
  狐狸当然不肯放弃,觉得强攻不行,索性想一个软办法吧。
  后来,狐狸果然想出了一个毒招,便趁獾子出去觅食时,悄悄地溜进獾洞,将粪便拉得到处都是,最后还撒上腥臭难闻的尿。
  干完这些,它还意犹未尽,竟然使出绝招,用臭腺放出了奇臭无比的狐臭味,这才走出地洞,躲在远处偷看。
  爱干净的獾子,回到地洞后,闻到那窒息难闻的气味,赶紧退了出来,它知道这是狐狸干的,想找狐狸报仇,但眼下最要紧的,还是重新挖一个地洞住。
  无奈之下,獾子只得走了,开始找地方重新挖洞,忙起来以后,很快就将报仇的事情忘了。
  聪明的狐狸,就这样住进了獾洞,接着又将洞稍作扩建和改造,然后在里面生儿育女。
  故事完了,孛儿贴却有不同的看法:“阿里不叔叔,狐狸是很聪明,獾子却也不傻,就像忽鲁叔叔所讲的,如果獾子与貉子住在一起,两只动物轮流守在獭洞的话,狐狸就不敢进洞撒野了,这也许是它与貉子一起住的原因吧。”
  孛儿贴竟然将两个成年人讲的故事,串在一起分析,让在场的很多人惊叹不已,也让德薛禅大感意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