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王闯野猪林 烟熏法活捉貂狐4

目录

  自从上次德薛禅提醒,要自己多观察多考虑,孛儿贴也学会动脑筋了,加上冰雪聪明,当忽鲁和阿里不讲完故事,就有了自己的想法,便提出来了。
  忽鲁不想让两个孩子失望:“哎,我怎么忘了,獾子吃过狐狸的亏后,挖洞时看到貉子,就想起来了,如果与貉子同住的话,轮流守在洞里,狐狸就无法进洞,当然也干不了坏事。”
  头犬又在前面吠叫,一行人赶紧跟上去,大家在一个树根下发现了地洞,有个女真人开玩笑说:“哈哈,刚刚说到狐狸,这就找到了狐狸洞。”
  大家都笑了,忽鲁嗅到一股狐臭味,又到洞四周查看了一下,果然发现狐狸吃掉猎物后,丢在洞外的骨骸。
  他亲自带着人,砍来几根粗树枝,削尖一头后,扎在洞外的土里,并扎成一圈,再让人拿出一张皮网,用细皮绳将网拴在树枝上,然后套在洞口。
  接着,大家开始熏烟,并将烟朝洞里扇去。
  铁木真问道:“舅舅,为啥要套一个皮网在洞口?”
  德薛禅指着皮网说:“狐狸的个头和力气不大,要抓住它,又不损伤皮毛,用皮网是最好的办法。”
  洞里传来了咳嗽声,一只红黄相间的狐狸刚冲出来,就被皮网套住了,阿里不说:“忽鲁,这只狐狸刚从‘芝麻花’,向‘火狐狸’转变,带回去养上一段时间,就可以收获一张火狐狸皮了。”
  忽鲁拿着一根木棍,去捅网中的狐狸,狐狸一口咬住木棍,再也不肯松口。一个女真人迅速上前,揪住狐狸的耳朵,其他人则趁机拔出洞口的木棍,从网里抓住狐狸的脖颈,将狐狸和嘴里的棍子,一并从网中拿出来。
  大家拿出细绳,先捆住狐狸的四肢,忽鲁才撬开狐狸的嘴巴,退出木棍,让人捆住它的嘴巴。
  嘴巴被捆住后,狐狸开始蜷缩成一团,一动也不动了。
  铁木真不相信死了,就走上前查看,发现狐狸偷偷地睁开眼睛,不时地觑他,于是笑着对孛儿贴说:“快来看,这只狡猾的狐狸,还在装死呢。”
  一行人提着狐狸,又放开猎犬,继继寻找黑貂或狐狸的洞穴。
  忽鲁听了铁木真的话,也笑着说:“狡猾的狐狸,常常通过装死,来欺骗好奇的鸟儿。当鸟儿靠近时,它便猛地扑上去,一口将鸟儿咬死,然后叼到隐蔽的地方,躲起来再吃,不想让动物或其它鸟儿发现自己的诡计。可是,同样狡猾的乌鸦,就知道狐狸的花招,简直恨死它们了,只要发现狐狸,就紧跟着不放,并一路向其它鸟儿报警。”
  不多时,一只乌鸦果然就发现了他们手里的狐狸,立即通过大声地聒噪,来通知其它鸟儿。
  为了不惊动猎物,呼鲁让人放出猎鹰,乌鸦立即飞走了,林子又安静下来。
  孛儿贴指着狐狸,又开始问忽鲁:“刚才,阿里不叔叔说‘芝麻花’、‘火狐狸’,这又是什么意思啊?”
  “哦,很多动物都要换皮毛,就像你们骑的马一样,狐狸当然也不例外,我们女真人根据换毛时的区别,便将它们分为‘草狐狸’、‘芝麻花’和‘火狐狸’。”
  接着,他详细讲了三种称呼的区别。
  夏天,狐狸的旧毛没有掉光,新毛也没有长齐,皮毛显得凌乱,颜色也杂乱,简直就像杂草一样,大家便称为“草狐狸”。
  春秋季节,狐狸刚开始换毛,毛茸茸的长尾巴为黄根白梢,像盛开的芝麻花一样,大家便称为“芝麻花”。
  到了冬天,特别是下过大雪之后,红狐狸为了过冬,皮毛变得厚实,毛色也非常漂亮,简直像熊熊燃烧的火焰,大家便称为“火狐狸”。
  忽鲁说完,一个年纪很大的女真人补充道:“还有一种狐狸,形状长得像狐狸,皮毛颜色却像貉子,是狐狸和貉子杂交出来的动物,这种狐狸最狡猾,我们女真人称为‘花狐狸’!”
  忽鲁拍了一下脑袋:“说得对,还有‘花狐狸’,看我这脑袋,竟然又忘了。”
  铁木真安慰说:“忽鲁叔叔,你已经懂得够多了,你们女真人真是不简单,认识很多动物不说,还取了这么多不同的名字。”
  忽鲁听了很感动,拍了拍铁木真的肩膀:“铁木真,你挺懂事,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就是了!”
  这时候,他们又听到了头犬的叫声,接着另外四只犬也开始狂吠起来,走在前面的女真人大叫起来:“大叶子上树了!”
  女真人反应很快,有的开始大声吆喝,有的捡起石块向树上扔去,铁木真跑上前以后,才发现树上有一只黑貂,在树与树之间不断地跳跃,向远处逃去。
  一般的女真人,将黑貂叫做“大叶子”。
  树下的人乱成一团,大家通过不同的夸张方式,来恐吓树上的黑貂,而身形灵巧的貂,在胆战心惊之间,连跳了几棵树,眼看就要逃走了。
  忽鲁带着头犬,离开了众人,径直跑到黑貂的前面,然后停在一棵树干不怎么粗壮的树下,抱着树干等着,当黑貂刚离开旁边的树,准备跳上那棵树时,他迅速用出所有的力气,开始摇动树干。
  黑貂想靠近这棵树的树干时,随着树枝的摆动,爪子没有抓牢,立即掉了下来。
  当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头犬已经扑了上去,一口咬住了黑貂的脖子,孛儿贴以为黑貂被咬死了,觉得有些残忍,就没有动,没有跟大家上前看。
  她很快发现,忽鲁紧紧地抓着脖颈,将拼命挣扎的黑貂,从头犬的口中取了出来,边让人捆住四肢,边对德薛禅说:“首领,头犬表现不错吧,它不会用力的,只是叼住脖颈而已,是不会咬死黑貂和玄狐的。”
  阿里不高兴地说:“这只黑貂的皮毛,还不是最好的时候,首领带回去养着,到冬天最冷的时候,再剥皮就可以了。”
  德薛禅点了点头:“那就谢过阿里不大人和忽鲁了。”
  捕到黑貂,天色已经不早,一行人返回水塘边的营地。
  第二天,大家起得也很迟,用过早餐后,又带着猎鹰和五只猎犬,从谷中爬上坡,到处寻找狐狸洞,想捉到前几天看到的那只玄狐。
  一行人惊起了不少的树鸡、乌鸡和松鸡等大鸟,也惊跑了不少狍子和马鹿等动物,就是没有发现狐狸洞。
  一直走到下午,他们才从靠近小溪的一个地洞里,熏出那只玄狐。当忽鲁和女真人捆好玄狐,铁木真上前一睹最贵重皮张拥有者的真颜时,才发现玄狐的皮毛,中根部为银白色的,毫尖才是黑色的。
  终于捕到了玄狐,大家松了一口气,开始向营地走去,忽鲁索性让人松开了五只猎犬的绳子,让它们在前面随意地奔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