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格帖儿性乖张 围猎黄羊惹是非2

目录

  “话是有些道理,但铁木真毕竟还小,要吃多少苦啊!”
  德薛禅的神色,立即严肃起来:“目前的草原,部落林立,彼此纷争了多年,最终受苦的都是普通牧民。本来,草原上也算英雄辈出,早就应该出一位大英雄,将整个草原统一起来,不再发生无休止的内耗了。如果有这样的英雄,那该多好啊!”
  “可惜啊,弘吉剌部的人口少,又在女真人的眼皮子底下,我本人甘于淡泊,也过于文弱,这辈子已没有什么想法了。铁木真却不一样,是黄金部落的蒙古人,又遭此劫难,以后好好地帮他一把,看能不能统一草原,让蒙古人过上安宁的生活。”
  听了德薛禅的慷慨陈辞,朔坛夫人也动心了:“夫君,你讲得对,如果铁木真个人吃点苦,却能让整个草原的人,都免遭战争之苦,这当然是一件大好事。他已回乞颜部,我们惟一能做的,就是让女儿多读点书,多增长一些见识,说不定以后,还真能帮上铁木真的忙呢。”
  德薛禅点了点头。
  自那以后,德薛禅便认真地教孛儿贴读书,并将汉人、女真人的风俗习惯,耐心地讲给她听。
  他讲完蒙古草原的英雄故事,又开始给她讲汉人的兵书,并举出实际的战例,使孛儿贴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却说铁木真,跟着蒙力克赶回乞颜部,也速该早已断气了,他立即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懵了,于是抱着额吉诃额仑大声痛哭。
  但是,生活还得继续。
  不儿罕山下的乞颜部,由主儿乞、泰赤乌和孛儿只斤三个部落联盟组成,铁木真一家属于孛儿只斤部落。
  主儿乞和孛儿只斤两个部落,都是草原上的黄金部落,是赫赫大名的合不勒汗后人所组成的部落。
  不过,主儿乞人是长支后裔,也就是有的汉人所说的长房后人,孛儿只斤则是幼支后裔,是幺房后人。
  乞颜部的营地,与其它蒙古部落的一样,是一个毡帐林立的大圆圈,首领的毡帐在正中心,贵族的在首领的外围,普通牧民和奴隶的,则依次又在外面。
  营地的边缘,用勒勒车围了一个圈,就像汉人的城墙一样,将营地保护起来。平时,营地随着畜群不断地搬迁,秋末打了草堆成垛,才会在固定的避风向阳的冬营地越冬,大部分时间都给家畜喂干草,偶尔在天气晴和的日子,才将畜群放出去活动一下。
  也速该有两个妻子,分别是正妻诃额仑,别妻速赤吉勒。
  诃额仑生有四儿一女,儿子依次是铁木真、哈撒儿、合赤温和帖木格,最小的是女儿帖木仑。
  别妻速赤吉勒有两个儿子,分别是别格帖儿和别勒古台。
  也速该首领死了,大家都沉浸在悲痛之中。
  睿智的德薛禅说得对,也速该的那可儿脱朵,完全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小人,见主人死了,再也没有去过铁木真一家的毡帐。
  这个时候,泰赤乌部的贵族塔里忽台,主儿乞部的贵族撒察别乞,都不安分起来,都想争夺也速该留下的首领位置。
  脱朵权衡之后,投靠了势力较大的泰赤乌部,整天出入塔里忽台的毡帐,开始为新主子出谋划策。
  好在蒙古人的民风纯朴,大多数人还是怜孤恤贫,没有为难也速该留下的孤儿寡母,诃额仑和速赤吉勒带着七个孩子,日子过得有些清苦,却还过得去。
  也速该的心腹蒙力克,也还像以前一样,经常来关照铁木真一家,使铁木真一家人都心存感激。
  本来,诃额仑和速赤吉勒各有一个毡帐,都独自带着自己的孩子生活。也速该死了,两个女人为了抱团取暖,商议之后,速赤吉勒就带着两个孩子,搬到诃额仑这个大一点的毡帐里,大家吃住都在一起。
  速赤吉勒的毡帐也没有拆,却用来堆杂物。
  他们的家畜,还有奴隶帮着照顾,但一家大小九口人的吃穿,也够两个女人忙碌的了。
  有一天,两个女人商量之后,便将一群孩子叫到跟前,诃额仑讲道:“孩子们,我们两个额吉整天都忙,你们要学会相互照顾。蒙古人都说,阿爸是一家人的可汗,大哥是弟妹的可汗,铁木真是你们的大哥,从今天开始,他便是你们的可汗,全都要听他的,听见没有!”
  别格帖儿不屑地反驳:“我也是家里的大哥,为啥要听他的?”
  诃额仑愣了一下,别格帖儿毕竟是别妻所生,打小就有些自卑,加上性格乖戾,总是不合群,他的额吉在旁边,自己也不便出面教训。
  速赤吉勒听了,立即开始训斥:“别格帖儿,不许顶嘴!蜜蜂无头的话,一窝都会混乱,从今天开始,家里的大小事情,都由大娘诃额仑说了算,至于孩子的事情,就由大哥铁木真说了算。”
  别格帖儿表面上不敢顶嘴,心里却还是不服,背地里总是跟铁木真对着干。
  铁木真带回来的契丹犬和银鼠,受到营地上很多孩子的追捧,整天跟在铁木真的屁股后面,为的是与契丹犬和银鼠亲近。
  这只契丹犬全身为白色,铁木真为了称呼方便,便取名为“大白”。大白和银鼠都擅长打猎,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铁木真便让两只动物,开始配合打猎了。
  到了秋天,草原上的黄鼠,都养得胖乎乎的,准备进入地下冬眠了。
  铁木真带着一群孩子,找到黄鼠洞时,先让银鼠钻进洞穴,银鼠的个头小,身子又柔软,加上性格也凶猛,很快便将里面的黄鼠悉数赶出来。
  守在洞穴外面的大白,由于速度快,见黄鼠跑出来,追上去便一口一只。
  而发现野兔后,他便让哈撒儿带着银鼠,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铁木真则带着大白和一群孩子,负责将兔子向银鼠所在的位置驱赶。
  兔子过来了,灵活的银鼠冷不丁地一个纵跃,咬住野兔的脖子后就不放了。
  野兔由于负痛,蹿跳得更高了,想把银鼠甩掉,但身上有个累赘,加之脖子上血流不止,很快就被大白追上,成为孩子们的猎物了。
  如此一来,大白和银鼠都不用铁木真喂养,自己就能找到足够的食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