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格帖儿性乖张 围猎黄羊惹是非4

目录

  这场围猎行动,乞颜部上了五岁的男子,全都倾巢而出,滞重而密集的马蹄声,如响鼓一样敲击在草原上,大有千骑卷平冈的气势,使湖边的黄羊胆战心惊。
  黄羊的嗅觉和听觉都很灵敏,对风吹草动反应迅速,很快便从远处异常的响声中,意识到了不妙。
  正在湖边的黄羊群,立即停止饮水,只迟疑了片刻,便在公羊的带领下,开始逃离湖边。
  可是,蒙古人骑着马,已从四个方向蜂拥而来,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包围圈,将黄羊群堵在了湖边。
  蒙古马的前面,有无数黑黄相间的蒙古獒,它们兴奋地狂吠着,挡住了迎面而来的黄羊。
  冲在前面的黄羊,见了吐出血红的大舌头,体格粗壮的猛犬,立时胆怯了,只得掉头向湖边退去。
  铁木真和其他孩子,在塔里忽台的授意下,没有冲在前面,他们都分散开来,骑着马跟在后面,观摩学习大人是怎么围捕黄羊的。
  他们还担负着捡漏任务,黄羊退到湖边,见没有退路了,除了少部分没经验的黄羊,会主动跑到光滑的冰面上,大部分的黄羊被逼急了,都会铤而走险,试图从犬与人马的间隙逃跑。
  逃跑的黄羊,一部分被大人直接用布鲁棒敲死,或者先用箭射中头部,再用布鲁棒敲死,漏网的就成了后面的孩子,练习射箭或使用布鲁棒的活耙子。
  铁木真和哈撒儿都张弓搭箭,等待着飞奔而来的黄羊,那只听话的契丹犬大白,也在主人的指令下,压抑住捕猎的冲动,焦急地站在马腿旁边等待。
  回到湖边的黄羊,挤成了一团,使整个黄羊群都骚动起来,后面的黄羊被挤到了冰上,随着蒙古獒和蒙古人进一步迫近,更多的黄羊被逼到了冰面上,开始在冰面一步一失蹄地蹦达着。
  那些有经验的黄羊,当然不甘心就这样束手就擒,于是在几只最勇敢的公羊带领下,开始分散开来,充分发挥起自己惊人的弹跳力,在犬和人马之间的间隙里,寻找一切可以突围的机会。
  有的黄羊被蒙古獒咬死,有的则被马上的猎人用箭射中头部,接着被布鲁棒敲在脆弱的鼻脸处而死。
  不过,还是有很多黄羊,成功地突破了重围。
  后面的黄羊,趁包围圈还没有完全合拢时,也赶紧跟着突围,一场人犬与黄羊的围剿和反围剿的大戏,就在一片混乱中开始了。
  为了捕杀冰面上的黄羊,在塔里忽台的号令下,猎人一边捕杀拼命蹿逃的黄羊,一边打马上前,不断缩小包围圈。
  逃出包圆圈的黄羊,发现外围还有一队人马等着。
  这些孩子的杀伤力,远不能与前面的猎人相比,很多强健的黄羊,都依靠惊人的速度和弹跳力,成功地逃脱了。
  黄羊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只见眼前是一片活蹦乱跳的身影,转瞬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让这些兴奋不已的孩子,一时不知所措。
  目标太多了,完全是眼花缭乱,很多孩子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没有将自己的目标锁定,当众多的目标倏忽而过,最后什么也没有得到。
  开始时,铁木真也毫无章法,白白错失了好几个机会。他见旁边的哈撒儿,拿着弓箭,也是连连叫苦,一会儿想射迎面的黄羊,一会儿又想射旁边的,结果一无所获。
  铁木真冷静下来,接着大声地提醒哈撒儿跟自己一样,由远到近地,只瞄准一个目标就行了。
  调整了心态和方法后,铁木真终于找到一个机会,射死了一只黄羊。当他下马捡黄羊时,发现不远处的大白,死死地咬住了一只黄羊的颈部,黄羊倒在草地上,四肢还在不停地蹈动。
  他走上去,用布鲁棒结束了黄羊的性命,然后带回自己身边。
  很快,大小两个包围圈内都没有黄羊了,只剩下冰面上因打滑而无法逃脱的黄羊。
  孩子们的经验不足,加上杀伤力不大,收获当然也不多,很多都一无所获,包括单独行动的别格帖儿和别勒古台。
  收获最多的是哈撒儿,他以近乎百发百中的箭法,也才射死了两只黄羊。
  加上大白咬死的一只,两兄弟共收获了四只黄羊,孩子们都围上来,羡慕地看着铁木真和哈撒儿。
  前面的大人和蒙古獒,都丢下马和死去的黄羊,上了冰面,手提着布鲁棒,去敲击那些一步一滑的黄羊,孩子们见状,也蜂拥而上,参加最后的逐猎大戏。
  铁木真带着哈撒儿,也丢下马和四只黄羊,带着大白去了。
  蒙古人围猎得到的猎物,先要充公,再统一分配,自古而然。那些倒在草地上的黄羊,最后都要重新分配,大家都不会在意到底是谁猎取的。
  性气乖张的别格帖儿,却不这么想。
  他和别勒古台不得其法,没有杀死一只黄羊,当一群孩子拥向铁木真和哈撒儿时,他自己没有上前,也不让别勒古台去。
  别格帖儿的老毛病又犯了,当孩子们拥向湖边,他和别勒古台没有动,并很快有了坏主意。
  他带着别勒古台,来到铁木真的坐骑草上飞旁边,两人偷偷地将四只黄羊,捆在铁木真和哈撒儿的马上,然后骑上马,趁大家不注意,便偷偷地驮着猎物,向自己一家的毡帐走去。
  别格帖儿擅自偷拿猎物的行为,触犯了蒙古人集体围猎,集体分猎物的大忌,肯定是大家不能忍容的。
  不过,他耍了一个小诡计,和别勒古台都不骑自己的马,而是骑着铁木真和哈撒儿的马走的,草上飞全身都是白色,特别惹眼,很远都能被发现。
  很明显,他的用意很歹毒,想嫁祸于铁木真。
  站在塔里忽台旁边的脱朵,早就发现铁木真的爱马草上飞旁边,有两个孩子在偷黄羊,便装着没有看见。
  当别格帖儿和别勒古台,自以为得计地骑着两匹马,带着四只黄羊向回走时,脱朵指着两个孩子的背影,不怀好意地向旁边的塔里忽台,嘀咕了好一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