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力克约猎公狼 别格帖儿再惹祸4

目录

  公狼进入灌木丛后,蒙力克和哈撒儿的箭法再好,也无法瞄准了,蒙力克拿着布鲁棒,带头站了起来,向跃起的一只狼敲了上去。
  冲在前面的狼,挨了重重的一击,皮毛被尖锐的铁器砸了一个血洞,却没有敲到致命的薄弱部位,公狼只是惨叫了一声,还是没有后退,仍然与其它狼一样,慢慢地向蒙力克和四个孩子靠近。
  危险近在咫尺,蒙力克、铁木真、哈撒儿、别格帖儿和别勒古台,都手拿布鲁棒,严阵以待地防守着随时扑上来的公狼。
  这个时候,年纪小一些的别勒古台,意识到了危险,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势,便躲在别格帖儿的身后,用颤抖的哭声说:“别格帖儿,都怪你,蒙力克伯伯不让射,你偏不听,害得大家都要被狼吃了!”
  突然,远处传来了蒙古獒的狂吠声,阔阔出在关键时候,先放出猎犬,然后赶着十匹马过来了。
  两个老猎人,也带着蒙力克的三个儿子,来到了铁木真所在的灌木丛,开始拿着布鲁棒,冒险进入里面,从后面向公狼发起攻击,想为蒙力克和四个孩子解围。
  谁知道,这些平时见了人就跑的草原狼,全都急红了眼,竟然置后面的猎人不管不顾,依然在灌木丛中乱蹿,想找蒙力克等人拼命,为母狼报仇。
  在灌木丛中,弓箭是无法施展的,而布鲁棒的前端,又有一个弯,使用起来又不太方便,加上铁木真、哈撒儿和别格帖儿还小,别勒古台又害怕,根本无力阻挡这些气急坏的公狼。
  情况十分紧急,不时有公狼从灌木丛中猛地跃起,随时扑向他们。
  蒙力克没有办法,只好与哈撒儿并排站立,让铁木真和别格帖儿与他俩背对背,让吓怕了的别勒古台躲在四人中间,情况才稍稍有所好转。
  一只公狼突然跃起,向哈撒儿扑来,蒙力克反应较快,立即将布鲁棒敲了过去,谁知侧面又有一只狼跃起,一口咬住了蒙力克的布鲁棒杆子。
  哈撒儿的布鲁棒,敲在扑上来的狼头上,由于惯性,公狼却像没事一样,仍然张着大嘴,向他扑过来。
  张牙舞爪的公狼,眼看就要扑在哈撒儿的身上了,就在那一霎那,一只箭射中了它的脖子。公狼惨叫一声,还是扑在了哈撒儿的身上,四只爪子在挣扎过程中,竟然将哈撒儿的羊皮褂子,抓了四个大洞。
  外围的老猎人,见哈撒儿处于危急之中,只得冒险放箭,将公狼射死了。
  公狼落在山茱萸丛上死了,头却正对着别勒古台,露出了白黪黪的尖牙,有的还被喉咙溢出的血沫染红了。
  别勒古台本来就怕,现在更是吓得哇哇大哭。
  在混乱之中,铁木真和别格帖儿面前的三只狼,置后面猎人的布鲁棒于不顾,向两个孩子发起了攻击。铁木真边喊边挥舞着布鲁棒,别格帖儿也毫无惧色,与铁木真并肩作战,也用布鲁棒进行还击。
  两个孩子固然勇敢,却难免左支右绌,情势又变得十分紧急了,随时都有被公狼咬到的可能。
  这个时候,四只蒙古獒及时赶到了,在蒙力克三个儿子的指令下,立即钻入灌木丛中,与公狼撕咬起来。
  蒙古獒暂时延宕了狼群的进攻。
  阔阔出也随即赶到了,他毕竟是旁观者清,见四只蒙古獒正与公狼缠斗,便大声喊道:“阿爸,赶紧退出山茱萸丛,将狼引到草地上,就可以用箭射了!”
  大家如梦初醒,于是用布鲁棒作为防御,很快退出了灌木丛,接着迅速跨上自己的马,然后拈弓搭箭,对准了灌木丛边缘。
  公狼没有跟出来,而是在灌木丛中,开始向四只蒙古獒发起了围攻。四只猎犬,在九只公狼的攻击下,立即处在了下风。
  蒙力克见状,作出了一个令人非常意外的决定:“你们骑马快跑,九只发疯的公狼,可不是好对付的,先保护自己的性命要紧!”
  聪明的阔阔出,也看出了端倪,首先开始打马向回跑,别格帖儿和别勒古台立即跟了上去,
  铁木真犹豫了一下,叫上哈撒儿,也一起走了。
  蒙力克的三个大儿子,看着自己家的猎犬,在公狼的围攻下,不时发出惨叫声,都心疼得直掉眼泪,想上前帮忙时,被蒙力克喝住了,蒙力克用布鲁棒的杆子,狠狠地敲了三个儿子的马,他们才不得不离开了。
  两个老猎人将弓箭放回背上,手里提着布鲁棒,跟蒙力克走在最后。
  这次捕狼行动,蒙力克非但没有获得狼皮,还白白损失了四只蒙古獒,很快成了大家的笑谈。
  很多人都知道,这又是别格帖儿一手造成的,当再次听到他的名字,大家就忍不住摇头。从此,再也没有外人,愿意跟他玩不说,也没有人约他一起打猎了。
  除了外人,铁木真、哈撒儿、合赤温、帖木格也懒得理他,就连别勒古台受到惊吓后,也认为是自己的亲哥哥造成的,也对他爱理不理的,反倒喜欢跟铁木真四兄弟一起玩了。
  受到冷落的别格帖儿,却毫不在意,性格也越来越阴损刻薄了。
  也速该一死,人走茶凉,除了蒙力克和他家的几个儿子,其他人很少到铁木真一家的毡帐来坐,即便是捏昆太石和答里台,也好久没有来过了。
  自上次猎狼之后,铁木真与阔阔出熟络起来,两人经常在一起玩,除了年龄相仿,铁木真还对阔阔出的“神力”,更加确信无疑了。
  在初冬,抓了肉膘和油膘的羊,是最佳的宰杀时间,没有成年男人的铁木真一家,又得麻烦蒙力克了。他来了后,从铁木真一家的羊群中,选了最肥的二十多只羯羊杀了,好让他们一家子过冬。
  杀的全是绵羊,而没有杀数量本来就少的山羊。蒙古人认为,牛和山羊的性寒,适合在夏秋吃,绵羊的性温,则适合在冬春吃。
  诃额仑见一大堆孩子需要抚养,夏秋时没舍得杀牛和山羊吃,而是让孩子多喝奶,但冬天实在太难熬,才不得不杀绵羊来吃。
  二十多只羯羊肉,加上夏天晒的肉干,足以让铁木真一家熬过冬天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