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牧歌劝奶歌 借狼崽报复脱朵2

目录

  很久以前,在我们的草原上,有一位孤独的牧人,妻子和孩子都死了,他还很年轻,却不想再娶了。
  每天忙完以后,牧人回到空空的毡帐,便拉着古琴,用琴声来打发时间。
  骒马产下了一匹龙马驹,他很喜欢活蹦乱跳的小马驹,总是花很多时间在它身上,为它洗澡,梳理毛发,有时还对龙马驹说话。
  龙马驹长大后,成为了一匹高大健壮,奔跑如风的龙马。牧人与爱马的感情,也越来越好,很快就忘记了孤单,也不再整天拉古琴,心情也慢慢地好起来了。
  可是后来,牧人老了,龙马也死了,他伤心不已,葬爱马之前,便留下了一些尾毛和鬃毛,来作为纪念。
  老牧人又孤单了,整天与古琴为伴,用琴声来倾诉一生的辛酸。
  有一天,他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便将龙马的尾毛和鬃毛,做成了琴弦,还仿照爱马的模样,雕了一个马头,装在古琴上,做成了一把马头琴。
  每天晚上,老牧人拉起马头琴,琴弦就流淌出龙马的马蹄声,还不时传来它的嘶鸣声,马头还不停地对着他点头示意,恍若爱马就在身边,就在身下奔跑,从来就没有离去过。
  每到此时,老人就感到非常欣慰,有时还热泪盈眶,每天都沉迷在自己的琴声里,直至老去为止。
  老牧人死了,马头琴却留了下来,被更多的草原人模仿、制作和改进,也就成了今天的样子。
  铁木真听了,高兴地说:“我也有心爱的白马草上飞,上次在弘吉剌部时,还救了我一命。”
  蒙力克听了,便让铁木真将猎巨狼狼王的事情,讲了一遍。
  阔阔出听了后,又开始有些神秘了:“铁木真,你可要好好对草上飞,以后可能还会救你!”
  整个冬天,铁木真从蒙力克那里,听到了不少关于马的传说和故事。
  蒙力克见铁木真对马很感兴趣,于是说道:“天气暖和后,我教你怎么驯马,怎么与马好好相处,怎么成为马的朋友!”
  铁木真高兴地答应了。
  当雪地上露出斑驳的草地,难捱的冬天,终于过去了。很快,红隼等猛禽就在空中,开始表演婚飞杂技了。
  蒙力克来到铁木真一家的毡帐,当着孛儿贴的面,对铁木真讲道:“对于草原上的人来说,人生漫长得像套马杆,幸福又短暂得像布鲁棒。孩子,也速该首领死了,就认命吧,你毕竟是家里的长子,不如跟着我学着当牧民,开始学如何放牧吧。”
  铁木真点了点头,诃额仑还拜托蒙力克,让大儿子将四个弟弟也带上。
  蒙力克借口他家的畜群,只需要四个孩子就够了,从而将别格帖儿留了下来。
  别格帖儿乐得清闲,没有回毡帐,而是躲到草地上玩去了,当铁木真四兄弟赶着畜群回家时,才跟在后面回去。
  经过一个寒冬,马都消瘦了,有些看起来病恹恹的,蒙力克说要给过于消瘦的马放血。
  他也带着四个儿子来了,加上铁木真等四个孩子,一群孩子围住蒙力克,开始学习如何养马。
  蒙力克让大儿子牵住一匹马的缰绳,然后用短小的山茱萸棒撬开马嘴,马张开大嘴后,他迅速用一把长刀子的刀尖,在马的上颚底部刺了一下。
  在孩子的尖叫声中,马嘴流出了一股略带黑色的血,蒙力克将山茱萸木棒横塞在马嘴上,使马无法合上嘴巴。
  他让铁木真上前,牵住缰绳的根部,开始为第二匹马放血,同时吩咐一边的大儿子,马嘴里不流血了,才能放开马。
  给所有的瘦马放完血,蒙力克才开始讲道:“放了血以后,要将马群赶到春夏牧场去,使它们回到半野生状态,随意地吃草喝水。经过一个春夏的补膘,秋天再赶回来,圈在畜栏里,让马少吃草少喝水,将肥膘减掉,就可以当战马了,适合长距离的奔跑征战,人骑着哪怕跑上百里,都不会出大汗,也不容易生病。”
  “上了战场,白天没有时间觅食,晚上才能吃草饮水,并像野马那样挤在一起,站着睡觉。”
  哈撒儿开始问道:“蒙力克伯伯,养马就这么简单,放到野外就行了?”
  蒙力克笑了笑:“哪有这么简单,还得经常去检查马群,为生病的马治病,为瘸了腿的马治脚。”
  讲到这里,蒙力克指着一匹杆子马说:“杆子马是我们的帮手,如果有马生病了,或者瘸了腿,就要拿着套马杆,骑上杆子马,去将这些马套住,才能为治病或治脚。”
  为了给孩子示范如何套马,蒙力克从毡帐旁边,拿过一根长达六米多的套马杆,骑上一匹杆子马,磕了磕马蹬,马立即向马群冲了上去。
  马群见了蒙力克和杆子马,立即开始狂奔,草原好像都震动起来了。马儿还没有完全恢复活力,可一旦奔跑起来,速度还是相当快的。
  蒙力克选了一匹身体强健的马,那匹马的状态不错,速度不比杆子马慢,但蒙力克身下的杆子马一发狠,便紧紧地跟在那匹马的后面了。
  那匹马急了,奔跑一段距离之后,想用转急弯的方式,将身后的马和牧人甩掉,蒙力克抓住机会,及时抛出了套马杆的套索。套住马以后,杆子马立即抬起一对前肢,将身子向后坐,蒙力克随即也将身子的重心向后倾。
  被套住的马,当然不甘心就这样被擒,开始用力向前冲,可是杆子马加上蒙力克的重量,使它放慢了速度,经过一番相持,还是被擒了。
  蒙力克示范完套马,接着轻松地套住一匹腿有些拐的马,让大儿子用绳子套住马脖子,他则伏下身子,开始检查马腿。
  当马抬起腿时,蒙力克讲道:“没有掌蹄铁的马瘸腿了,要先套住,让马抬起四只蹄子,检查蹄子中间的缝隙里,是否有石子。”
  “马蹄没有石子,说明马生病了。”蒙力克站起来说。
  他拿起一把小刀,迅速划开马胸口的一条主血管,略带黑色的血就冒了出来。蒙力克也不管它,任血滴了约三十秒,才用手指压住伤口,待血完全凝固,才放了那匹马。
  再发现瘸腿的马,蒙力克便让铁木真等孩子骑着杆子马去套,让他们学习如何使用套马杆,以及如何与杆子马配合。
  与其他蒙古人一样,两家人也拆下毡帐,放在勒勒车上,用牛拉着,将畜群赶到春牧场,开始结伴放牧。
  帮铁木真一家拆了毡帐,蒙力克带头对旧营地进行清扫,并对铁木真说:“你要记住,在搬迁前,一定要将旧营地的桩坑填平,还要将灰烬和生活垃圾埋起来。除了防火,还有利于牧草的生长。”
  铁木真大受感染:“蒙力克伯伯,我跟德薛禅舅舅到兴安岭打猎时,他也是这么教我的。”
  “哦,德薛禅首领是有名的智者,你肯定学到了不少东西吧?”
  “是啊!他还讲了,草原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地方,一定要努力保护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