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牧歌劝奶歌 借狼崽报复脱朵3

目录

  诃额仑和速赤吉勒还是整天忙碌,不是用鞣制过的皮做靴子,就是用库存的羊皮和狐狸皮,来为一群孩子缝制袍子和帽子。
  两人所用的线,都是用动物的筋做成的,先将筋分割成细丝,再搓成长线,专门用来缝制靴子和袍子,用筋线缝制出来的东西,也才经久耐用。
  铁木真是家里的长子,便跟着蒙力克,有时学着用粗羊毛制作毡子,有时则用羊毛混和着马鬃,来编绳子。
  这年冬天,铁木真开始跟着蒙力克,学习制作马鞍。
  他还拿出家里的牛皮,让诃额仑缝制了一个皮囊,然后请蒙力克教他熏干,做成了一个形状美观的牛皮囊,装水或装酒都可以。
  这个漂亮的皮囊,铁木真把玩了好几天,哈撒儿、别勒古台看到后,几次想拿去玩,都被拒绝了。
  别格帖儿表面上不为所动,当铁木真玩腻了,交给哈撒儿玩时,他便抢了过去,与别勒古台把玩了好久,才扔给了哈撒儿。
  别格帖儿想让速赤吉勒给自己缝制一个皮囊,却被拒绝了。
  诃额仑知道后,为了不让本就孤僻的别格帖儿,认为自己偏心,便主动给他缝制了一个。
  皮囊缝制好以后,别格帖儿不想找蒙力克帮忙熏干,自己偷偷地熏烤时,却将牛皮烧坏了,一气之下,索性扔给了别勒古台,再也不提皮囊的事。
  为了防止积雪过厚,将毡帐压塌,诃额仑还请来蒙力克,让他带着铁木真,检查和修葺了毡帐。
  自匈奴时代,毡帐就出现了,都是拆装式结构,易于拆卸、组装和搬迁,对于北方的游牧民族来说,使用起来非常方便。
  毡帐呈圆形,由顶杆、哈那、天窗和门等几部分构成,几乎都用柳木和松木制作而成。顶杆起支撑作用,哈那是毡帐的墙壁,用很多根柳木条交叉而成,再由牛皮条固定,外面再苫盖毛毡,用绳索固定。
  天窗也用方形的毛毡苫盖,白天掀开一半用于通风通光,晚上或下雨就盖好,因而采光和通风性能好,寒冬和酷暑都很适用。
  除了搬迁方便,毡帐圆形的外观设计,对于多风的蒙古大草原来讲,又具有非常好的抗风性能。
  毡帐是圆的,里面做饭煮茶的火撑子是圆的,蒙古人圈畜群的栅栏,也是圆形,除了节省材料,抵抗风的冲击外,圆形栅栏无死角,畜群挤在一起,也不会造成伤害。
  更有趣的是,蒙古人每到一个地方放牧,马吃草的半径最大,离毡帐最远,最近的是牛,中间则是离水很近的羊,这些家畜都以毡帐为圆心,三种家畜,三个层次,形成了有趣的三个同心圆。
  修葺毡帐,主要是在最寒冷之前,检查里面的顶杆、哈那等木条,以及顶上和四周的毛毡等,查看是否有隐患或损毁的情况。
  这些成年男子干的粗活,对于一个九岁多的孩子来说,好像有点早了,但诃额仑却不这样认为。
  在她看来,也速该不在了,应该由儿子尝试干些男人的粗活,来锻炼他们独立生活的能力,铁木真是长子,理所应当地作出表率,更应该比几个弟弟多干一些。
  除了家里的活,在雪霁晴和的日子,蒙力克还带着铁木真,去放牧畜群。
  他让铁木真先将马放出去,等马蹄子将雪踏松软了,再放出羊,最后才放牛。蒙古人采用半野放的方式放牧马群,平时不赶回畜栏,都留在野外,任由马适应野外的风霜雨露,只有在冬天下雪,野外的草被雪盖住时,才将马群关在裸露的畜栏里,喂秋天打来的干草。
  放出了畜群,蒙力克耐心地开始解释:“干草的数量有限,当天气晴和,就要放出马群。马很聪明,会用蹄子刨开积雪,寻找下面的枯草吃,也顺便可以活动身子。”
  “马在前面奔跑,将积雪踩踏松了,刨开积雪后,也只吃草尖部分。羊群的数量大,则跟在后面,也用蹄子刨开积雪,寻找下面少得可怜的枯草吃,它们不择食,往往连根拔起吃掉。”
  “牛不灵活,不会用蹄子刨雪,只能捡吃一些马剩下的半截草。牛主要还得用干草喂,我们放出来,是让它们活动身子,幸好数量不多,不然会有麻烦的。”
  “你一定要记住,放牧畜群时,要让马走在前面。”
  “蒙力克伯伯,您刚才谈到,冬天先放马,是为了踏松积雪,其它季节就没有这个必要吧?”
  “好孩子,这个问题问得好!你再仔细地看一下,我们的草原,到处都有针茅,是不是这样?”
  铁木真点了点头。
  “针茅的芒针很尖,羊的身子又不高,芒针很容易刺穿羊的毛皮,还容易挂在羊毛上,夏天剪毛时,芒针还会混在羊毛里,难以清除。”
  “马就不一样了,身材高大,四肢很长,蹄子又硬,先让马群走在前面,可以将针茅踏落在草地上,就可以避免芒针对羊的伤害了。”
  铁木真不得不信服:“蒙力克伯伯,您懂得真多,以后多教教我。”
  下大雪了,密密匝匝的雪花,交织成一张网,将蒙古人收缩在毡帐里。
  铁木真没有事情可做了,便带着哈撒儿、合赤温和帖木格,将大白和银鼠带到燃着牛粪或马粪的火撑子前,一家人其乐融融,倒也过得非常开心。
  别格帖儿不合群,大家不用理他就是了。
  有时候,铁木真还带着哈撒儿,去蒙力克一家的毡帐窜门。
  冬天闲了,蒙力克喝过马奶酒,便在一大群孩子面前,拉起了马头琴。大雪将大家禁锢在狭小而温暖的毡帐里,马头琴、歌声和传说便成了蒙古人最喜欢的娱乐。
  这一天,蒙力克一边拉着马头琴,一边唱着《草原牧歌》:
  当太阳跃上马背
  马蹄叩响草原时
  牧人一天的生活
  从马背上开始了
  当火红色的太阳
  滑落到羊背上时
  美妙的马头琴声
  随月亮升起来了
  家畜反嚼的声音
  羔羊吃奶的声响
  融进今晚的河水
  像月色抚慰我心
  哈撒儿发现马头琴上,有一个马头的装饰,便凑上去摸了摸,蒙力克笑着看了看他,唱得更起劲了。
  唱完之后,蒙力克开始问道:“孩子们,这个马头像不像?”
  孩子都点了点头,蒙力克便讲起了马头琴的来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