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地狗子捕獭子 奶汁充沛度夏天1

目录

  到了五月份,又可以围猎黄羊了。
  草原上,春天是疫情多发的季节,各种病菌也跟着草木复活了,并借助风力到处散发。
  除了与牧人的畜群争夺草场,春天的黄羊,还容易得传染病,最后传染给羊牛马等家畜。
  蒙古人在春天猎黄羊,除了获取肉食,还有驱赶的意味,将黄羊从牧人的春牧场周边,赶得远远的。
  当然,大规模地围猎黄羊的活动,还是得由塔里忽台来组织,他照例派出几个人,先去监视黄羊群的大概位置。
  大家晚上才出发,为了不惊动黄羊群,采用了马裹蹄,人衔枚,并且慢走的方式,来到了预先指定的地点。
  这一次,铁木真、哈撒儿、别格帖儿和别勒古台,带着四只猎犬来了,脱朵见了别格帖儿和别勒古台,想起上次当众出丑的事,索性将两个孩子赶了回去。
  塔里忽台说还早,让所有的人马,组成几个圆圈,将所有的猎犬围在中间,不让乱跑,大家都以马鞍当枕头,就地休息,等待通知。
  黄羊的奔跑速度快,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与人一样,在晚上休息时,中途不撒尿,早上则憋了一肚子尿。
  不论是草原狼,还是草原上的猎人,都抓住黄羊这一致命缺点,猎人在春天捕黄羊时,都喜欢在早上发起攻击。
  黄羊憋了一肚子尿,跑不快不说,一旦奔跑起来,还容易颠破尿肚子,从而成为狼或猎人的猎物。
  一大早,天色还没亮,黄羊还没有醒过来,猎人已经悄悄地骑上马,背着弓箭,拿着布鲁棒,远远地将它们包围起来了。
  当部分黄羊醒来,开始拉尿时,塔里忽台立即发出了围猎命令。
  很快,在大包围圈内,形成了一个小包围圈。
  黄羊群被惊动后,立即弹跳起来,开始乱跑,内急又使它们跑不快。在公羊的带领下,羊群不断在小包围圈中奔跑,寻找逃跑的机会,可怜那些怀孕的母羊,在一片慌乱之中,很快就累得不行了。
  这个时候,小包围圈开了一个缺口。
  见了缺口,惊慌的黄羊群在公羊的带领下,立即冲出了小包围圈,内急又让很多没有经验的黄羊,暂时忘记了危险,急不可耐地撒起尿来。
  猎人放开一个缺口,就是让黄羊撒尿,却又不让撒完,从而轻装上阵地逃跑。
  黄羊撒得痛快淋漓时,猎犬扑了上来,后面还紧紧跟着猎人。
  泄尿的阀门一打开,黄羊哪里还憋得住,再也无法逃跑了,这些黄羊不是被猎犬咬死,就是被布鲁棒敲死。
  很多有经验的黄羊,在公羊的带领下,又开始在大包围圈中奔跑,寻找机会想逃出去。
  经过一番乱战,天已经亮了。
  小包围圈中受伤的黄羊,就交给了铁木真等小猎人。
  有经验的成年猎人,迅速地分成了好几队,他们都带上自家的猎犬,开始采用车轮战术,在大包围圈中追逐带头逃跑的公羊。
  在一片慌乱之中,面对一队又一队的猎人轮番地追赶,黄羊群只得在大包围圈中拼命奔跑,很快就跑不动了。
  猎人见状,立即带着猎犬扑了上去,黄羊又死的死,伤的伤。
  好几个猎人,其中也包括蒙力克,猎到兴奋处,索性从马背上一个纵跃,骑在前面的公羊身上,然后用双手握紧羊角,用腿夹死公羊。
  这些公羊的头角,后来都被做成了装饰品,挂在毡帐的哈那上,成为这些猎人炫耀的资本。
  这一场围猎,铁木真、哈撒儿和四只猎犬的收获也不小,总共捕杀了八只黄羊,铁木真用布鲁棒敲死了两只,哈撒儿也敲死了一只,三只蒙古獒各咬死了一只,大白表现不俗,意然咬死了两只。
  蒙古人打猎也有规定,主要是捕杀公羊,尽量不杀怀孕的母羊,但在一片混乱之中,还是有很多母羊被猎犬咬死。
  在分黄羊时,塔里忽台和脱朵再也无话可说,给铁木真一家分了五只黄羊。五只黄羊,足以让他们一家人开心好些天了。
  吃了黄羊肉,蒙力克又带着一群孩子,上山捉獭子了。
  獭子与兔子一样,都是食草性动物,喜欢栖息在草长势很好的向阳山坡下,当草泛青后不久,它们就开始长水膘了。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秋天的獭子,经过一个春天和夏天的进食,身子变得圆滚滚的,肉厚膘肥,是草原狼和蒙古人都喜欢的肉食。
  蒙古人捕獭子,除了获取皮毛,吃美味的獭肉,也为了炼制獭子油。獭子油除了治烫伤,还可以治冬天的冻伤,对气候非常寒冷的蒙古草原来说,冬天的獭子油,是非常实用的东西。
  在春天捕獭子,主要是捕杀个头大的公獭,为的也只是吃肉解馋而已。
  开春过后,铁木真就吃到獭子肉了,这都得归功于大白,平时基本上不用喂食物,它通过捕食野兔、獭子、黄鼠等,就足以填饱肚子了。
  除了填饱自己的肚子,大白还经常叼着獭子和野兔回家,送给主人吃。
  獭子是群居动物,又很机警,还有专门的哨兵,一有风吹草动,就赶紧躲进洞里,一般的犬是很难捕杀的,大白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原来,它聪明地借用了羊群的掩护。
  羊是獭子的玩伴,两者都是呆萌的食草动物,没有羊群出现时,獭群完全暴露在外,过得很累,除了提防空中的大雕,还得提防来自各个方向的草原狼。
  见到蜂拥而来的羊群,獭子当然高兴了,立即混进羊群,以羊作为掩护,放心地吃起草来。吃饱以后,它们还开心地在羊群里追逐和嬉戏。
  经验丰富的猎犬大白,便经常混在羊群中,很容易就捕到了不设防的獭子。
  由于獭子的个头大,门齿也很锋利,蒙力克不让铁木真带银鼠,而是带上四只猎犬,而蒙力克自己,则带上了上年冬天才抓来的,还未完全长大的三只蒙古獒。
  这个时候,铁木真的那只银鼠,已开始从头部换毛,白色换成了黄褐色。
  没有想到,蒙力克还带上了不知从哪里借来的小动物,尾巴和四肢都是黑褐色的,头上主要也是黑褐色,却夹杂着白色等浅色,背上则主要是棕黄色,而大部分的背脊,又是黑色的。
  这只奇怪的动物,身子细长,与银鼠的身子一样灵活扭曲,不过大了很多。
  他给一群孩子解释说:“这是地狗子,性情与银鼠一样凶猛,但更为厉害,可以钻进獭洞,将獭子赶出来。”
  去的路上,铁木真对这只有点像黄皮子的地狗子,充满了好奇,总是追着问这问那,蒙力克只得讲了一些关于地狗子的知识。
  地狗子是流浪汉,平时不打地洞,喜欢到处为家。
  它们经常抢占獭子或黄鼠的洞穴,作为暂时的居住地,同时还凶残地杀死洞里的全部主人,作为自己的食物。
  吃完洞里的主人后,地狗子便离开了,开始另找地洞,杀死里面的獭子或黄鼠,然后又住在主人的家里,直到吃完尸体才离开。
  到了秋天,地狗子不再到处流浪,开始储备食物过冬了。它们选一个最大的黄鼠洞,将里面的黄鼠全部咬死,吃掉内脏以后,将尸体齐整地摆在里面。有的地洞,竟然存放着三四十只黄鼠,简直是它们的肉食仓库。
  讲完这些,一群孩子在感到新鲜的同时,都开始热切地希望,能够尽快一睹地狗子捕猎的场面。
  铁木真看着眼前的地狗子,觉得是比银鼠大,但与肥硕的公獭相比,个头明显还是小了很多,便有些不服气:“蒙力克伯伯,这只地狗子,个头也比公獭小,就不怕那锋利的门牙吗?”
  “别看它们的个头小,却相当凶猛,獭子见了它们,如果有出路,就会立即逃跑。当然,一旦没有退路,特别是公獭,也会仗着自己的个头和力气,以及那锋利的尖齿,来进行激烈反抗的。”
  “但是,地狗子与近亲黄皮子一样,屁股可以撒出恶臭的尿液,如果遇上大块头的公獭,它们也不硬拼,而是用尿液将对方熏晕,然后迅速扑上去,咬住公獭的喉管,直至对方停止挣扎并死去,才会松口。”
  听说地狗子有臭腺,铁木真无话可说了,他的银鼠也凶悍,却没有这个撒手锏。
  找到獭洞后,蒙力克让一群孩子散开,都牵着一只猎犬在手上,守在各个洞口等候,然后将地狗子放进主洞里,去将里面的獭子赶出来。
  他给一群孩子交待了,小个头的母獭或小獭出来,就随它们逃走,一旦有大个头的公獭,才放猎犬去追。
  由于他的三只猎犬还小,担负捕杀任务的,主要还是铁木真一家的四只犬。
  结果,胆小的母獭和小獭,总是先逃出来,而且占了大部分,公獭一般最后才出来,由于个头太大,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大白表现不错,成功率达到百分之百,并且很有灵性,没有误杀母獭和小獭。另外三只蒙古獒,表现也不错,但速度稍逊一筹,有獭子逃走,也有误杀的现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