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地狗子捕獭子 奶汁充沛度夏天2

目录

  这一天,一行人走了不少地方,最终满载而归,带回了十四只肥硕的公獭,还不包括喂给地狗子和七只猎犬的七只獭子,喂的都是被误杀的母獭和小獭。
  回去的路上,大家顺便折了很多灌木的枝条,最后来到蒙力克的毡帐前。
  蒙力克开始分工了,他和三个大儿子负责斩断獭子的四肢,从头开始剥皮,所有的公獭都剥出了一个完整的皮筒子。
  铁木真、阔阔出和哈撒儿,则负责用刀子划开獭子的肚子,将内脏掏出来,扔给地狗子和七只猎犬吃,然后将獭肉洗干净,内外抹上一层盐。
  其余的孩子,则搬来干牛粪、马粪,升起一堆火。
  蒙力克父子四人剥完皮后,开始用树枝将獭肉撑开,穿在一根铁棍上,就可以烤獭肉了。
  不一会儿,獭肉的香气便飘散开来,很多孩子开始咽口水,当肥硕的獭肉,颜色变成黄澄澄的时,蒙力克的妻子便撒上山葱和沙葱,随着不断地翻转,外皮颜色变成焦黄色后,就可以吃了。
  诃额仑和速赤吉勒也受到邀请,来到了蒙力克一家的毡帐,准备一起享用美味的烤獭肉。
  两人到了后,也用铁棍穿着獭肉,一起帮着烤。
  一群孩子像过节似地兴奋,连一向古怪沉默的别格帖儿,闻到奇香无比的烤獭肉,也显得格外高兴。
  第一只烤熟了,蒙力克便用刀子分成好多块,让一群孩子先吃。
  铁木真吹了好几口气,才咬了一口,獭肉鲜香,美味无比,并很有咬劲,不禁连呼:“太好吃了,真是太好吃了!”
  其他的孩子,也赞不绝口。
  公獭确实肥大,两家人只吃完了四只,十四只公獭肉,足足让他们吃了两天。
  天气越来越热,两家人又将毡帐,从春牧场搬到了夏牧场。
  将毡帐扎在一个山坡上以后,蒙力克指着下面的小河,开始教铁木真和哈撒儿:“一定要记住,夏营地要选在靠近水源的地方。这样一来,家畜除了饮水方便,也才能吃到水分大,叶子鲜嫩的草,从而更好地抓水膘,变得更加健壮。”
  他又指了指毡帐,“将营地扎在地势较高的地方,是为了躲避水边的蚊虫。”
  这时候,马开始换毛了。
  次日早上,蒙力克与一群孩子骑上马,开始驱赶马群,让它们不停地奔跑,直到马汗淋漓时,才慢慢停了下来。
  下午,蒙力克又将马群赶到了一片石头很多的地方,让马舔舐石头。
  蒙力克不待孩子问,便开始讲道:“到了换毛的季节,一定要让马群多奔跑,多出汗,并经常舔舐有盐分的石头。只有增加了活动量,补充了换毛所需的盐分,马换毛才快,夏膘也才抓得更好。”
  “相比于羊和牛来说,马不能反嚼,胃小肠短,经常是边吃边拉,要抓好夏膘,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加上它们的皮肤薄,对蚊虫的叮咬很敏感,身上的蚊子一多,就不能安心吃草了。”
  铁木真有些不解:“夏天,哪里都有蚊虫,怎么才能让马抓好夏膘啊?”
  “最好的方法,是白天让马群躲在荫处休息,以躲避酷暑,晚上才放出去吃草。到了后半夜,露水下来了,打湿了蚊虫的翅膀,蚊虫就飞不起来,马就可以安心地吃草了。”
  接着,他还进行了强调,“有一个说法,一定要记住:羊不吃早草不壮,马不吃夜草不肥!等马群的毛换得差不多了,我们就让它们吃夜草。”
  一谈到马,他就神采飞扬,根本停不下来:“养马与养羊、养牛不一样,是有讲究的:夏草是金,秋草是银;夏抓肉膘,秋抓油膘;有肉有油,冬春不愁。除了让马吃好草,还要勤喝水,不喝够水,它们就不爱吃草,因而草原上有‘旱羊、水马、风骆驼’的说法。”
  第二天,蒙力克开始教孩子练习套马的基本功了。
  他指着自己的杆子马:“作为杆子马,一定要反应灵活,能与人很好地配合。其次,四条腿要粗壮,身子要肥实,屁股要宽大,它们的身体粗重,才能将要套的马勒住。”
  接下来,蒙力克让铁木真、阔阔出和哈撒儿骑在马上,练习捡起丢在地上的套马杆,他有时将杆丢在马的左侧,有时则丢在右侧。
  三个孩子必须与马配合好,才能在马的慢跑过程中,用双脚紧紧钩住马蹬,身子侧向一边时,迅速捡起地上的套马杆。
  为了让马群多奔跑,蒙力克趁这个机会,让孩子练习如何使用套马杆,套住生格子马后,接着开始学习驯马。
  当铁木真骑着杆子马,追逐生格子马时,他也骑着马跟在后面,铁木真的力气还不够,马被套住后,蒙力克会打马上前帮忙。
  接着,蒙力克示范如何驯马。
  蒙古人的坐骑,都是由半野放的生格子马,经过专门训练后,才能随便骑乘。
  一靠近生格子马,他便迅速抓住马耳朵,让铁木真递上笼头和马嚼子,依次给马戴上。当捆上马的上唇,如果还不听话,就可以轻轻地拉动缰绳,马一负痛,就不敢乱动了。
  一旦放上鞍子,就可以驯骑这匹生格子马了。
  当铁木真甫一骑上去,从未被骑过的生格子马,不是竖起一对前蹄,就是拼命地尥蹶子,想将背上的骑手摔下来。
  铁木真却毫不畏惧,赶快夹紧马腹,在蒙力克的指令下,适当的拉紧缰绳,收敛了马的狂野状态,然后放开缰绳,任由马在草原上狂奔,马跑一圈回来,也折腾累了,再也不上蹿下跳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生格子马也习惯了,在驮着骑手的状态下奔跑,当它快速奔驰时,如果骑手感觉很平稳,一匹马就基本上驯好了。
  驯了生格子马,铁木真却意犹未尽:“蒙力克伯伯,那些用于打仗的战马,该怎么养呢?”
  蒙力克只得讲了战马的放养方法。
  我们蒙古人,一般是在秋天打仗,那时的战马最壮,适合长途奔跑。
  到了春天,凡是不打仗的战马,都要取下鞍子,解掉缰绳等,放到生格子马群中,让它们处于半野生状态。
  这些战马,在春夏季节,没有人骑乘,可以随意地吃草饮水,很容易抓膘。到了秋天,如果要打仗,就需“吊马”了。
  所谓“吊马”,就是将战马拴起来,缰绳留得很短,让它们少吃少喝,像野马一样站着睡觉,将身上的肥膘减掉,从而变得更加结实,不容易生病,这样的马汗少,跑上百里都不会出大汗,才适合长距离地作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