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羊死于雷电 一家人惨遭抛弃1

目录

  夏天,草原上的气候,总是捉摸不定。
  有时候,刚才明明还是热浪滚滚,酷热难耐,突然刮来一阵大风,很快就沙尘漫天,雷电交加,下起暴雨来。
  偶尔还会下冰雹,将牧民砸得鼻青脸肿,家畜也会受伤。
  一览无遗的草原上,辽阔空旷,一旦打起雷来,由于无遮无拦,雷声特别响,就像在头上炸响,然后轰隆隆地从身边滚过去。
  每年夏天,草原上的人和家畜,被雷电击中的不在少数,很多人死于非命。
  萨满无法就闪电,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按蒙古人自己的说法,这是长生天在生气,这些被雷电击死的人,完全是罪大恶极,长生天为了惩罚他们,便直接炸死。
  草原上还有一个传说,白天不能洗澡、洗衣服和晾衣服,这些都会惹长生天生气,从而招来雷劈。
  因此,这时的蒙古人,白天从来不敢在河边洗澡、洗衣服,不敢在毡帐外晾衣服,认为会招来雷电,倘若有人这样做的话,也会遭来群攻。
  一旦响起雷声,在毡帐附近的蒙古人,无论男女老少,都会赶紧停下手里的活,跑回自己的毡帐,用毡子将自己裹起来,直到雷电停止。
  而在野外的牧人,那就惨了,由于无处可躲,只得钻进聚在一起的羊群里,然后脱下袍子,将自己裹起来,还捂上耳朵,脸朝下躺着,像羊一样浑身瑟瑟发抖。
  他们就这样痛苦地煎熬着,一直要等到雷电结束,即便是身边的马群炸群跑了,也不敢站起来追,只有等雷电过后再找。
  关于雷电,萨满还有一个说法:哪一家的家畜,如果被雷电击死,是主人干了坏事,长生天通过炸死家畜,来警告它们的主人。
  在这个说法的影响下,哪一家的家畜被雷电炸死了,其他人便会认为,它们的主人干了对不起部落的坏事,大家就会逼迫这家人,离开聚居的营地,单独去草原上生活,免得招来雷电,威胁到大家的安全。
  一旦被部落抛弃,在人烟稀少,狼群肆虐的草原上单独生活,是非常惨的。除了人要忍受孤单和精神折磨,畜群更容易遭到草原狼群的攻击。
  让一只羊安全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它待在羊群里!草原上的这句话,就形象地说明了,在草原上单独生活的牧民和家畜,都是没有安全保障的。
  这一天,铁木真、哈撒儿与蒙力克一家,正在外面放牧畜群,天空突然暗了下来,接着刮起了大风。
  蒙力克立即带着哈撒儿、阔阔出,以及铁木真一家的奴隶,将马群向毡帐旁边的栅栏里赶,因马群容易受惊,加上速度很快,炸了群之后,会跑很远的地方,找回来相当不容易。
  羊群不容易受惊,也跑不远,他便让三个大儿子,带着铁木真去赶。
  当他费力地把马群赶回去,准备帮忙赶羊时,已经下起了大雨,一个照亮整个天空的闪电过后,霹雳跟着来了。
  闪电像一只张牙舞爪的恶魔,雷声无疑是帮凶,实在是慑人心魄,奴隶先跑了,即便是勇敢的蒙力克,也赶紧将阔阔出和哈撒儿,带进自己的毡帐,他的妻子和三个小儿子,早已在里面了,大家立即用毡子,将自己盖起来。
  雷电之威,足以吓破了蒙古人的胆,以至于蒙力克和妻子,连自己暴露在外面的三个大儿子,也不管不顾了。
  羊群走得慢,铁木真和蒙力克三个儿子还在路上,就下起了雨,接着雷声在头顶上炸响了。
  他们赶紧跑到前面,拦住了羊群,然后钻进里面,脱下身上的袍子,然后盖住自己,同时用手捂住耳朵,躺在地上不停地发抖,任由雨水将自己浇透。
  羊群没有停下来,还是分散开来,向毡帐的方向跑去,草地上的四个孩子,发现羊群走了,身边再也没有什么遮拦,更是吓得不敢动弹,浑身像筛糠似地抖动。
  一声巨雷,突然在身边炸响,铁木真的头“嗡嗡”地几下,以为自己被雷电击中,吓得几乎要窒息了。
  很快,空气中弥漫出一股浓郁的毛发灼烧的焦味,他才意识到,可能是羊群遭到了雷击。
  雷电过后,雨变小了,四个孩子发现地上躺着三只绵羊,全身白色的毛发,早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一堆黑如焦炭的尸体。
  他们将羊群赶回了各自的栅栏,只有等天晴后,通过清点羊群的数量,才知道是哪一家的羊被雷电击死了。
  蒙力克知道后,在难过的同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即给两家的孩子打招呼,不得将羊炸死的消息,向任何人透露,不然的话,麻烦就大了。
  天晴了,两家人开始清点自己的羊群,铁木真发现自家的羊,刚好少了三只。
  一直盯着他家不放的脱朵,根据雷声炸响的方向,很快就意识到了,蒙力克和铁木真一家可能遭到了不测。
  他马上将自己的猜想,告诉了塔里忽台。
  塔里忽台非常兴奋,早就想找一个借口,将铁木真一家抛弃,从而名正言顺地当上乞颜部的首领。
  他让脱朵叫来萨满,然后带上一群人,向蒙力克和铁木真一家的毡帐方向,赶了过来。
  这个时候,蒙力克正带着四个大儿子、铁木真和哈撒儿,正在收拾烧焦的绵羊尸体,准备悄悄地埋起来,不让外人知道。
  见有人来了,蒙力克带着头,迅速扔掉那三具尸体,然后带着孩子骑在马上,将尸体挡住,不想让来人看见。
  塔里忽台有备而来,很快发现了三只烧焦的羊。
  脱朵大声说道:“蒙力克,好久不见,难道是你家的绵羊,被雷电烤焦了!”
  羊毕竟是铁木真一家的,蒙力克便没有说话。
  旁边的阔阔出,却很不服气:“脱朵叔叔,你哪只眼睛看见了,这三只羊就是我家的。难不成,当时打雷时,你还没有躲起来!”
  听了阔阔出的反驳,一群孩子想笑,由于事情有些严重,又不敢笑出来。
  脱朵有些生气:“这还不简单,我不知道,而可以‘通天’的萨满,他当然知道,这三只羊到底是谁家的。”
  蒙力克见事已至此,怕铁木真一家被赶走,一群孤儿寡母难以单独过日子,便主动承担:“三只羊是我家的!”
  萨满站了出来,指着一直都想当萨满的阔阔出:“看来,你是没有机会当萨满了,长生天在警告你们一家,从而才炸死了三只羊,我是帮不上忙了!”
  听到这里,蒙力克开始后悔了,觉得自己会耽误阔阔出一辈子。
  长大当萨满,是阔阔出自小就有的理想,如今见希望就这样破灭了,先是涨红了脸,接着当着一群人的面,委屈地抽泣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