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肆虐害家畜 蒙力克一家搬走2

目录

  当五个孩子打着马,追到山坡上,想一看究竟时,发现两只狼在儿马的追击下,已经分散开来,分别从相反的两个方向逃跑了。
  看着狼的狼狈样子,别格帖儿哈哈大笑:“我们的儿马,简直太厉害了,看那两只狼吧,跑得屁股都快冒烟了!”
  其他四个孩子听见,都忍不住笑了。
  有了这次的经历,五个孩子放马群时,就不怎么担心了。但是,自其他人搬走后,为了防止草原狼群,围攻数量不多的马群,蒙力克吩咐,每天都要将马群赶回去。
  两天后的下午,铁木真等五个孩子,准备去赶马群时,才发现少了两匹小马,儿马也不见了。
  他们这才着急了,骑着马找了好一会儿,才在离马群一里多的地方,发现了两匹小马的尸骸,肉被吃光了,只剩下一幅骨架。
  接下来,又在另外一个地方,找到了儿马的尸体,全身都是伤痕,狼群只将内脏掏出来吃了,没有动其它部位。
  蒙力克赶到后,看了现场的惨状,铁青着脸,一句话也没有说,用刀子将马肉分割后,带了回来。
  其中一匹小马,是蒙力克一家的,儿马和另外的小马,都是铁木真一家的。
  当天晚上,两家人难过地吃着马肉,蒙力克才开始责骂孩子们太大意了,铁木真便讲了儿马驱赶两只狼的经过,蒙力克不听则已,听了更加生气:“你们懂什么,上了草原狼的当,现在还不知道!”
  “这个时候,草原狼都结成了大群,你们也不想一想,两只狼是来干什么的,只是狼群的探子,是来试探马群的。”
  “狼群的目的达到了,知道这群马的儿马很勇敢,但追赶两只狼时,就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儿马那么厉害,犯什么错误啊?”别格帖儿不服气。
  “不要插嘴,听我把话讲完。”蒙力克还在气头上。
  接着,他讲述了狼群杀死儿马和两匹小马的大概过程。
  这匹儿马年轻,太轻敌了,以为狼怕它。
  其实,狼群先只是试探儿马而已,知道马群的底细后,今天又来了。
  狼王派出上次的两只狼,又来骚扰马群,见两只狼又来了,儿马当然很生气,便冲了上去。
  两只狼假装缠斗了一会儿,然后开始逃跑,儿马又像上次一样,追着两只狼不放,很快离开了马群。
  其它的狼,早就躲在一边,等待下手的机会,见儿马离开了马群,越追越远,立即分成了两拨,一拨直接冲向马群,杀死了没有儿马保护的两匹小马。
  另一拨,则去截住儿马,不让它回马群,并与两只探狼一起,杀死了轻敌的儿马。
  听了蒙力克的分析,铁木真当即表示:“我听德薛禅舅舅讲过,狼群确实很狡诈,以后一定要当心啊!”
  别格帖儿却毫不在乎,根本不相信狼有那么狡猾。
  阔阔出的思维,果然与众不同,便开始问道:“阿爸,那您讲讲,有经验的儿马,该怎么做呢?”
  “问得好,大家一起听听吧。”蒙力克看着聪明的儿子,心情从失去马的痛苦中,慢慢地平复过来。
  一般来说,狼群只敢对马群里的小马或马驹下手,除非万不得已,是不会去捕杀成年马的,毕竟马的四条腿非常有力,即便以狼群的力量,能杀死一两匹成年马,自己也可能付出伤亡的代价。
  因此,在草原上流浪的公马,不论是公野马,还是公生格子马,两三匹聚在一起生活,都是比较常见的。
  有经验的儿马,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轻易离开马群的。
  只有一两只狼,它也会冲上去,只是为了驱赶,但不会脱离马群。
  来了一群狼时,知道单凭自己的力量,是斗不过狼群的,就会与草原上的野马和野驴一样,将所有的马圈在一起,形成一个圆圈,年轻体壮的马站在外围,头一律向内,强健有力的后腿向外,形成一个铁蹄阵,将小马或老马护在中间。
  如果狼群发起攻击,圆圈上的马,便会疯狂地尥蹶子,狼知道马腿的力量和威力,就不敢轻易地发起攻击了。
  哈撒儿着急地问道:“狼群不发动攻击,难道会走?”
  “狼是最有耐心的动物,会一直守在马群旁边,有机会再发起攻击。”
  “我认为,儿马这么做,是等待主人去救它们。”铁木真兴奋地说。
  “是啊!如果这匹儿马,也让马群形成一个圆圈,我们过去后,马群不是就得救了。”蒙力克叹道。
  儿马死了,蒙力克将铁木真的两匹铁蹄马,赶进了马群,说让那匹牙口五岁多的公马,趁此机会夺得儿马位置,从而繁衍出更多的铁蹄马。
  第二天,当一群孩子来到马群时,铁蹄马已经暂时性地成为马群的首领,但还得迎接来自其它公马的挑战,如果最终胜出,才能当上名副其实的儿马。
  母马的发情期快到了,那些流浪在外的公马,开始骚动起来,准备参与抢母马的行动,刚失去儿马的马群,更是它们的目标。
  果不其然,在远离马群的山坡上,出现了三匹公马,其中一匹很强壮。
  铁蹄马冲出了马群,不停地嘶鸣,喷响鼻,警告对方别轻举妄动。
  最强壮的流浪公马,在山坡上看了一会儿,受不了母马的诱惑,还是冲下山坡,向马群冲了过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