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肆虐害家畜 蒙力克一家搬走3

目录

  铁蹄马见竞争对手来了,毫不迟疑地迎了上去。
  铁木真有些担心,毕竟只有一匹公铁蹄马,一旦受重伤,可能就会失去繁殖大量铁蹄马的机会了。
  两匹公马很快就碰面了,都昂昂然地高举头颅,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加高大,从而让对手屈服。
  孩子们对比了一下,铁蹄马的身材稍微高大一些,但挑战者的牙口大一些,身体也更加强壮。
  见来者的身体,更加强壮,铁木真的心,开始悬了起来。
  两匹公马,先用眼睛怒视着对方,从鼻孔里喷出示威性的鼻息声,然后围着对方打转。
  接下来,两匹马用前蹄刨地,高高地弹起一对前蹄,身子几乎竖了起来,然后用前蹄作为武器,向对方的头和胸部敲去。
  双方互不相让,将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一对有力的前蹄上,狠狠地攻击对方,同时张开大嘴,借机撕咬对方。
  一时间,蹄子的敲击声,响亮的嘶鸣声,牙齿的碰撞声,交织在一起,除了铁木真,其他孩子都看得非常过瘾。
  十多个回合下来,两者各有胜负,铁蹄马的铁蹄坚硬,用前蹄将对方的长脸,敲出了一记血印,来者没有挂掌,但凭借丰富的打斗经验,用嘴将铁蹄马的肩部,咬出了血印。
  双方都挂了彩,却越战越勇,用自己那锋利的门齿、坚硬的前蹄和强劲有力的后腿,不断向对方发起攻击。
  斗到后来,挑战者的长脸上,到处都开了花,开始惧怕铁蹄马那厚实有力的前蹄,再也不敢面对面地与对方搏斗,便转过身子,迅速弹起后腿,向铁蹄马踢了过来。
  铁蹄马赶紧跳开了,并迅速冲上去,高高弹起一对铁蹄,对着挑战者的侧腹,就是一阵狂轰猛敲,对方已经处于下风,还是不甘心失败,继续用后腿攻击对方。
  又缠斗了一会儿,铁蹄马也掉过身子,双方臀部对着臀部,开始了后腿大战。
  几番混战之后,谁也奈何不了谁,它们的四只后蹄,有时竟然在空中,重重地磕碰在一起。
  铁蹄马的铁蹄,毕竟要坚硬一些,最后将对方踢瘸了。
  挑战者拐着一条后腿,失去了继续打斗的信心,赶紧颠着腿,带着另外两匹公马跑了。
  铁蹄马也不去追赶,而是兴奋竖起一对前蹄,嘶鸣了好一阵子,宣布自己儿马的地位后,春风得意地高昂着头,绕着马群奔跑起来,四蹄翻飞,长鬃飘拂,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来庆祝胜利,也向群里的骒马,展示自己的雄风。
  孩子们高兴地离开了,铁木真的心里也踏实了。
  自从狼咬死了儿马和小马后,蒙力克就让一群孩子加强了戒备。
  大家没有想到,还是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这一次,狡猾的草原狼,却避开了人的注意力,没有去捕杀小马,而是找上门来,将目标对准了羊群。
  这天晚上,蒙力克一家的畜栏边,三只蒙古獒发出了警报,铁木真一家的大白和三只蒙古獒迅速赶了过去,想帮忙赶走狼群。
  蒙力克从睡梦中惊醒,迅速爬起来,带着一身酒气,与三个大儿子赶到畜栏边,一群狼正与七只犬纠缠在一起,见有人上来助阵,便开始且战且退。
  大人小孩都起来了,看见眼前的狼群,当然不肯就此罢休,大家骑上马,带着犬追出很远,才悻悻地返回毡帐。
  刚回到毡帐,大家还没有坐下,铁木真家里的四只犬,便嗅到了不寻常的气味,立即向畜栏冲去。
  诃额仑意识到了不妙,立即带着一群孩子,也向畜栏跑来,同时还让哈撒儿,去叫蒙力克一家过来帮忙。
  一家人打着羊油火把,来到了畜栏边。
  铁木真一家的畜栏里,十多只羊已被咬死,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其余的羊在火光的映照下,吓得退到了畜栏的另一边,挤成一团,根本没有狼的影子。
  大家赶紧离开畜栏,骑上马,循着三只蒙古獒的吠声,向凶手追去。
  远处的狼群,已经乱成了一团,很多狼将死羊驮在背上,甚至还有两只狼,配合得很好,各叼住羊的头部和尾部,抬着羊在逃跑,见人和犬追上来了,狼群立即分散开来,向远处逃去。
  狡猾的狼群,又让他们中了声东击西之计。
  铁木真差不多要急哭了,便咬着牙追赶,但狼群在夜色的掩护下,只丢下了四只死羊,最后还是带走了好几只。
  这个冬天,蒙力克和铁木真一家人,整天都在与狼群斗智斗勇,惶惶不可终日,家畜的数量,还是不断减少。
  蒙力克还在痛苦之中时,妻子又不乐意了,认为自己一家留下来,陪着一群孤儿寡母,得罪了部落的人不说,家畜也遭了殃。
  她的担心,是不无道理的,照此下去,一个冬天下来,将损失惨重。
  蒙力克起先还与妻子争辩,事实却不容乐观,毕竟附近没有其它畜群,狼群始终盯住两家人的不放,羊、牛和马的数量,一直都在减少。
  这样一来,作为两家主心骨的蒙力克,也拿不定主意了,对于狡猾的狼群,他也是无可奈何。
  恰好这个时候,脱朵来了。
  蒙力克很讨厌脱朵,根本不予理睬,径直走出了毡帐,而他的妻子,则热情地送上奶茶,招呼对方坐下,打探来的真实意图。
  脱朵喝完两碗奶茶,便站了起来,拿着马鞭,装作要走的样子:“嫂子啊,我是好意来帮你们一家的,可蒙力克不愿搭理我。看样子,你们一家在这里生活得挺好,那就不打扰了!”
  女人见状,赶紧拦住了脱朵:“别理那头犟牛,有什么话,告诉我就行了!”
  脱朵是有备而来:“去将阔阔出叫来,有话对他讲!”
  自上次掏了狼窝,嫁祸于脱朵一家之后,阔阔出便有些心虚,很怕见到脱朵,听说找自己,只好硬着头发,从外面进了毡帐。
  脱朵开始撺掇阔阔出:“聪明的孩子啊,听说你想当萨满,我一向都是支持的,现在的老萨满,也非常喜欢你,一直都想教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