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鼠惨死獭子洞 两少年结为安答1

目录

  没有了羊群,草原狼真的就销声匿迹了,也没有为难铁木真一家人。
  早在夏天,诃额仑和速赤吉勒就晒了很多奶干和肉干,后来又杀了二十多只羯羊,一家人暂时不缺少食物。
  他们还晒了很多牛粪、马粪和羊粪饼作燃料,蒙力克一家搬走时,也留下了很多,燃料也不用愁。
  这个冬天,外面寒风呼啸,大雪纷飞,一家人的大部分时间,都只能窝在毡帐里。最让一群孩子难过的是,没有朋友,没有客人,只好坐在火撑子前,用打闹,玩羊拐子棋或游戏的方式,度过了铁木真一生中最憋屈的冬天。
  铁木真的家里,收集了很多羊拐子,每天玩游戏前,每个兄弟分十个,然后才开始玩。
  在玩羊拐子的游戏中,铁木真总是赢,面前很快就堆满了羊拐子。哈撒儿、合赤温、帖木格和别勒古台,输得心输口服,别格帖儿却总是耍赖。
  到后来,大家都不跟别格帖儿玩了,为了不伤和气,铁木真便经常拉着哈撒儿,两人玩简单的羊拐子棋,让其他兄弟在旁边看。
  当成群的天鹅和灰雁,从南方飞来,在草原上空鸣叫时,春天又到了。
  还没到春末,他们已把肉干和奶干吃完了,铁木真等几个孩子又无法猎到黄羊,只得带上银鼠、大白和三只蒙古獒,去草原上捕黄鼠。
  铁木真还是采用老方法,先将银鼠放进黄鼠洞里,将其赶出来,再让猎犬追上去咬死。
  没有想到,大白也独创了一种捕黄鼠的方法,就是将嘴插进洞口,然后吐气,那腥臭难闻的特殊气味,很快就使黄鼠熏得受不了,便赶紧从其它的洞口跑出来,大白追上去,很快就将黄鼠咬死了。
  黄鼠的肉很美味,却实在太少了,根本不能填饱一家人的肚子,诃额仑和速赤吉勒为了养活一群孩子,只得像原始人一样,拿着山茱萸木作工具,去采挖红蒿、野葱、地榆、山韭菜、山丹根等野菜为食。
  大部分时间,铁木真只得带着猎犬和五个弟弟,去挖四通八达的獭洞,通过捕杀獭子,来解决食物短缺的问题。
  七匹马中,也只有两匹骒马,一匹是草上飞,另一匹是铁木真从弘吉剌部带回来的铁蹄马,其余的全是骟马,酸马奶也不够一家人喝。
  周围的野菜挖得差不多了,两个女人只得采集杜梨、越橘、野草莓、山丁子等野果,带回来填肚子。
  一场雨之后,她俩便在草原上,到处寻找蘑菇圈,有些蘑菇圈的周长足有十多米,圈上的羊草长势很好,非常容易找。羊草下面藏着很多白菇,一个大的蘑菇圈,就足够一家人吃上两天。
  一个地方的黄鼠、獭子、野菜、蘑菇少了,他们一家便像放牧时转场一样,在不儿罕山下到处搬家。
  没有了畜群,也没有了大量用作燃料的畜粪,孩子们砍完了附近的灌木,最后还得上不儿罕山,去捡拾枯树枝树干,砍断以后,用马驮回来当柴火烧。
  一家人的日子,过得清贫而忙碌,却磨炼着一群孩子的意志。
  一颗羊粪蛋,臭了一皮桶奶,即便在患难之中,孤僻的别格帖儿,始终都是一个不和谐的音符。
  铁木真作为长子,诃额仑和速赤吉勒不在时,所有的孩子都该听铁木真的,别格帖儿却根本不听,总是我行我素,铁木真也毫无办法。
  这一天,铁木真带着哈撒儿、合赤温、帖木格在小河里捕鱼,把银鼠留给岸上的别勒古台照看,别格帖儿刚好想吃獭子肉,便不打招呼,擅自带着别勒古台、银鼠和四只猎犬,开始找獭洞去了。
  当别勒古台明白过来,别格帖儿想将银鼠放进獭洞,去赶獭子的意图后,非常生气地劝道:“不行啊,獭子的门牙太厉害了,银鼠根本不是对手,如果碰上公獭,银鼠可就完了!”
  别格帖儿历来任性:“别听铁木真的,獭子跟兔子差不多,只是个头大而已,其实胆小如鼠,银鼠这么凶猛,肯定是不怕的。”
  他还有些生气,“你想过没有,铁木真有现成的银鼠不用,却整天挖獭洞,累得我们够戡,也捕不了几只獭子,不如用银鼠试一下,看到底能不能捕獭子!”
  别勒古台拗不过,只得跟着去了。
  当别格帖儿将银鼠放进第一个獭洞,由于里面没有公獭,凶悍的银鼠很快将三只母獭和小獭赶了出来,然后被四只猎犬咬死了。
  别格帖儿很得意,指着三只獭子炫耀:“别勒古台,还是我聪明吧,铁木真还想管我,还是让我管他吧。”
  别勒古台无话可说,于是跟着别格帖儿,继续找獭洞。
  很快,又找到了一个獭洞,别格帖儿立即将银鼠塞了进去。
  这一次,银鼠进去后,只听到洞里的打斗声,半天也没有出来,两兄弟这才傻了眼。
  别勒古台知道闯祸了,让别格帖儿留在那里等着,自己赶紧骑着马来到小河边,把银鼠可能被公獭咬死的消息,告诉了铁木真。
  铁木真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带上工具,带着四个弟弟赶来了,大家手忙脚乱地掘开獭洞,发现银鼠在两只公獭的围攻下,已被咬死了,两只公獭也受了重伤。
  铁木真怒不可遏,将别格帖儿按在地上狠揍,别格帖儿却不服气,立即还手,两兄弟打成一团。
  哈撒儿见别格帖儿还敢还手,立即上前帮忙,别格帖儿赶紧叫亲弟弟上前帮自己,但别勒古台老实,又认为哥哥有错在先,便不肯上去。
  在铁木真和哈撒儿的围攻下,别格帖儿被揍得鼻青脸肿。
  当六个孩子哭丧着脸,回到毡帐后,诃额仑见别格帖儿受了伤,赶紧抱着帖木仑,叫来了速赤吉勒,两个女人了解情况后,让六个男孩跪成一排。
  诃额仑拿着马鞭,边抽铁木真边数落:“你是长子,应该带好几个弟弟,为什么还要伙同哈撒儿,一起欺负别格帖儿?”
  铁木真感到很委屈,于是哭诉:“银鼠是德薛禅舅舅送的,我从那么远的地方带回来,它帮我们一家捉了不少黄鼠,大家都吃到了。”
  接着,他怒视着别格帖儿,“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他就偷偷地带走了银鼠,还放进獭洞里,被公獭咬死了,我们一家人,再也吃不到那么多黄鼠肉了。”
  他的三个亲弟弟,都喜欢银鼠,听大哥这么一说,都放声大哭起来,一起指责别格帖儿,说是他害死了银鼠。
  速赤吉勒见状,生起气来,也拿起一根马鞭来抽别格帖儿,刚抽了两下,别格帖儿便大声地喊叫起来:“好疼,不要打了!”
  诃额仑劝速赤吉勒放下马鞭,然后拿出十二支箭,先抽出了六支,分别递给六个孩子,孩子们见状,停止了哭泣。
  她开始说道:“现在,你们都将手里的箭折断。”
  六个孩子,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先面面相觑地相互看了一眼,接着折断了自己手里的箭。
  诃额仑又拿出另外六支箭,并拢在一起,让六个孩子分别上前,将六支箭一齐折断,结果没有一个能做到。
  接下来,诃额仑问别格帖儿:“一支箭,可以轻松被折断,六根箭却不行,你想到什么没有?”
  别格帖儿不屑地说:“没有。”
  铁木真流着泪说:“额吉,我知道。六支箭,相当于我们六兄弟,只有团结在一起,别人就欺负不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