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鼠惨死獭子洞 两少年结为安答2

目录

  诃额仑感到非常欣慰:“孩子啊,我们都是一家人,你们的阿爸死了,只有靠自己了。以后长大了,如果像六支箭一样,紧紧地抱成一团,不管是不怀好意的塔里忽台,还是尽出坏主意的脱朵,谁也奈何不了你们。”
  六个孩子听了,都点了点头,对诃额仑的话表示赞同。
  不过,别格帖儿还是觉得,自己也是长子,对铁木真这个大娘生的长子,还是有些不服气。
  不管怎么样,家里暂时是一团和气了。
  且说弘吉剌部的北边,有一个部落叫札答阑,祖先是蒙古人抢来的孕妇所生,由于遗腹子具有外族的血统,一直被蒙古各部落瞧不起,从而受到排挤。
  札答阑部首领的大儿子,名叫札木合,年龄与铁木真差不多,打小就口齿伶俐,聪明过人,深得首领喜爱。
  札木合的阿爸,也想在美女如云的弘吉剌部,给儿子定一门亲事,便带着札木合和一些礼物,前来拜访德薛禅首领。
  德薛禅是相当有见识的人,知道札答阑人的来源,却没有像其它部落那样表现出歧视,而是热情地招待了父子俩。
  札答阑部的首领,早就仰慕草原智者德薛禅,如今受到礼遇,当然高兴了,又见到知书达礼,长相可人的孛儿贴,便有了攀亲家的想法。
  当他知道孛儿贴已经许了人家,明显感到了失落,因而不好意思表明,此行的真正目的。
  札木合的年纪小,却素有大志,谈吐不俗,又善于察颜观色,很讨人喜欢,也得到了德薛禅的赏识,为了摸清他的性格,便像当初对待铁木真一样,也跟他下了几盘羊拐子棋。
  对于草原分崩离析的现状,德薛禅很是忧虑,见了少年老成的札木合,便劝道:“你的志向不小,可以多到草原上走走,除了增长见识,还可以结交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
  “首领说的是,我正有此意,今年想去不儿罕山拜访乞颜部,再去燕然山拜访克烈部,希望能结交几个安答。”
  “乞颜部的铁木真,是我未来的女婿,年纪与你相仿,如果去乞颜部,希望你俩能够认识。”
  “好的,首领赏识的人,一定要结交,回来路过这里时,我会将他的现状,向您汇报的。”
  自铁木真匆匆地离去之后,德薛禅已从其他草原人的口中,得知也速该已死,现在劝札木合结识铁木真,除了帮自己未来的女婿,找一个有报负的朋友,同时也想间接地通过札木合,来了解他们一家的现状。
  札木合答应去乞颜部,看望一下铁木真,主要原因是他本人,听说孛儿贴与乞颜部的铁木真,已经定了亲,心里便有些嫉妒,也想认识一下得到智者德薛禅垂青的同龄人,到底有什么能耐。
  送父子俩走的时候,德薛禅还让札木合带一句话给铁木真:“不儿罕山,是我们蒙古人的神山,一定要多亲近!”
  两父子走了,朔坛夫人开始责怪德薛禅:“夫君,先前说铁木真如何如何,这次见了札木合,又说怎么怎么了得,难道你眼中的男孩子,都这么有出息吗?”
  “夫人,我说的可是大实话,铁木真和札木合两个孩子,都是很优秀的蒙古少年,为什么都与我这么有缘,还真是奇怪了?”
  “不过,札木合与我们的铁木真相比,还是差了一些。”
  “夫君,短短的两天时间,你如何就知道了?”
  “我跟铁木真下羊拐子棋时,开始根本没有让他,就连赢了三盘。铁木真跟札木合一样,好胜心也很强,但输了三盘,竟然还沉得住气,总是想方设法如何来赢我,加上他的悟性好,进步相当快,一次比一次下得好。”
  “那札木合呢?”
  “札木合更聪明,说实在话,他的羊拐子棋,下得比铁木真好。开始时,我也是一连赢了三盘,札木合不服气,很快就沉不住起气了,没有认真想办法如何下好,而是心浮气躁,一次比一次下得糟。”
  “接下来,我故意让了他一盘,札木合便喜形于色,以为是靠自己的水平赢的,于是赶紧向身边的阿爸吹嘘,说可以赢我了。”
  “那你让铁木真没有?”
  “当然也让了,却有些不高兴,知道在让他,并让我教他怎么下。”
  “这能说明什么呢?”
  “这足以说明,札木合这孩子心胸狭隘,纵然天资聪颖,如果不善于学习的话,将来的作为,也将非常有限。”
  “还有,他说话的时候,眼神飘忽不定,一点都不真诚,以后很难交到知心的安答,身边也没有人愿意帮他,即便会取得一些成就,也是不长久的!”
  听到这里,朔坛夫人开始反驳:“夫君,那我就不明白了,明明听见你还在劝说,让他多到草原上走走,以增加见识,同时还建议与铁木真认识。”
  她笑了笑,“夫君,到底是在帮铁木真,还是在帮札木合啊?”
  德薛禅也笑了,开始试探:“夫人,都把铁木真当作自己人了!也速该首领死了,乞颜部的人都抛弃了他们一家人,就不担心我们的女儿孛儿贴,以后嫁过去没有好日子过吗!”
  说完以后,德薛禅装作很担心的样子,认真地看着夫人,看有啥反应。
  朔坛夫人严肃起来:“哼,不知道谁说过‘人在世上磨,刀在石上磨’,还有‘铁木真这孩子有天分,如果再加上一些磨难,肯定会有出息的’,到底是谁说的啊?”
  她的语气,也变得更加坚定了,“我喜欢铁木真这孩子,相信我们的孛儿贴,将来嫁过去,是不会后悔的!”
  德薛禅放心了:“夫人,札木合会去看望他的,到时候一讲,我们就知道现状了。”
  回到札答阑部,札木合的阿爸意识到,智者德薛禅的话不无道理,相信自己的儿子长大后,也一定会成为草原上响当当的人物,便安排了很多礼物给儿子,让他去拜访草原上有名的大部落,以便多结交一些朋友。
  札木合的家里,有一项祖传的技艺,那就是匈奴单于冒顿发明的响箭技术,这种响箭是用小牛角磨制而成,在射出的过程中,会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除了具有普通箭的攻击力,还可以用来示警。
  札木合带了一些响箭,带着很多随从,还带了很多松狗子皮、水狗子皮等礼物出发了。
  首先拜访了近一些的塔塔儿部,他的年龄虽小,可是擅长外交和笼络人心,给塔塔儿部的首领,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当他拜访塔塔儿部时,并没有将自己下一步的行程讲出来,因而不知道关于乞颜部的任何事情。
  当他来到了不儿罕山下的斡难河边,准备拜访乞颜部时,才从零星分布的毡帐,打听到也速该首领已死,铁木真一家已被整个部落抛弃了。
  札木合有些幸灾乐祸,认为此时的铁木真,再也配不上孛儿贴了,简直恨不得马上将这个消息,告诉德薛禅和朔坛夫人,从而让两人重新作出选择。
  毕竟答应过,要见铁木真一面,并在回札答阑部以前,到弘吉剌部去一趟,将铁木真一家的现状,告诉德薛禅。
  札木合的想法,确实有道理,这个时候的铁木真,过得实在是狼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