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鼠惨死獭子洞 两少年结为安答3

目录

  蒙古人吃惯了肉和奶的肠胃,野菜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小河中的鱼小,刺又很多,大河中的鱼又不好抓。
  诃额仑和速赤吉勒两人,将仅有的酸马奶,让给一群孩子喝了,自己则经常过着忍饥挨饿的凄苦日子。
  上一次,别格帖儿害死了银鼠,挨了一顿揍,忍了很长一段时间,但缺少吃的日子,对于孩子来说,实在太残忍了。
  一群孩子挨饿,四只猎犬也跟着遭殃,没有羊群的掩护,肥美的獭子有自己的哨兵,大白也很难捕捉到了。
  四只犬饿得瘦骨嶙峋,在无奈之下,只得每天都跑出去觅食,大白用嘴去熏黄鼠,三只蒙古獒则在其它洞口守着,很快就将周边的黄鼠捕得差不多了。
  獭子的地下洞穴,纵横交错,靠几个孩子的力气,挖起来相当费劲,但为了解馋,铁木真只得带上五个弟弟,整天挖獭洞,很多时候还没挖出獭子,天就黑了,只好回去了。
  次日再来,獭子受到惊吓,早就跑光了,他们只得另找獭洞,一切又从头开始。
  这一天,铁木真带着五个弟弟,挖了半天獭洞,赶出了六只獭子,铁木真、别格帖儿在手忙脚乱之中,一只也没有射到,别勒古台、合赤温和帖木格更不用说了,幸好哈撒儿的箭法不错,射死了一只母獭子。
  三只蒙古獒的速度,本来就不快,加上营养不良,更无法抓到逃跑的獭子,大白还算争气,追上一只小獭子并咬死,叼回来交给了铁木真。
  哈撒儿、别勒古台、合赤温和帖木格,赶紧去捡拾柴火,铁木真和别格帖儿各拿着一只獭子,迅速剥掉皮子,划开肚子,将内脏掏出来,丢给守在一边的四只猎犬,然后将獭子叉在腰刀上,开始烤了起来。
  别格帖儿烤母獭,铁木真烤小獭,里面的肉还没有烤熟,别格帖儿便用小刀,将外层烤熟的肉削下来,旁若无人地吃了起来。
  吃的时候,哈撒儿、别勒古台、合赤温和帖木格围在身边,不停地咽口水,他却根本不予理会,偶尔才分一小块,给自己的亲弟弟别勒古台。
  铁木真看不下去了,要他烤熟了以后,大家一起吃,别格帖儿却不理睬。铁木真的拳头,握得紧紧的,恨不得冲上去揍他,可想起额吉上次折箭的事情,只得忍住了,没有发作。
  到后来,别格帖儿更加有恃无恐,索性拿着余下的的獭子肉,带着别勒古台离开,到其它地方烤去了。
  哈撒儿、合赤温和帖木格三兄弟,见大的獭子被拿走了,都大声地痛哭起来,铁木真劝了好久,也无济于事。
  小獭肉烤熟了,铁木真便没有吃,全分给了三个弟弟。
  见三个弟弟吃得津津有味,铁木真咽着口水,索性走到一边去了。
  这时候,三只蒙古獒狂吠起来,铁木真发现一个同龄人,骑马带着一群人过来了,来人正是札木合。
  札木合看到三只瘦得让人心疼的蒙古獒旁边,站着的一个又黑又瘦的同龄人,便带着优越感说:“请问一下,认识乞颜部的铁木真吗?”
  哈撒儿、合赤温和帖木格吃得正香,弄得满嘴满脸都是黑烟,听见有人竟然当着大哥的面,问认识铁木真不。
  这三个孩子,停下啃肉的动作,露出白色的牙齿笑了。
  对于他们来说,这也太滑稽了,这与骑马找马,又有什么区别呢。
  铁木真听了,又不知道来人的底细,根本不敢承认,自己就是要找的人。
  而童心未泯的帖木格,立即指着自己的大哥:“你面前的,就是铁木真。”
  札木合听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知道铁木真一家过得不怎么样,但眼前的一幕,确实太让人震惊了。
  在他看来,眼前这个袍子破烂,头和脸脏兮兮的黑瘦男孩,也就是孛儿贴的未婚夫,与自己心目中的铁木真形象,差别也实在是大了一点。
  铁木真毕竟还是机灵,不明白来人的目的,于是故意问道:“我认识铁木真,找他干啥?”
  明白铁木真还有些顾虑,札木合立即下马:“我是札答阑部的札木合,受德薛禅首领的委托,来看望你们一家。”
  听说是舅舅的熟人,他马上就没有了戒心:“我就是铁木真。”
  铁木真四兄弟,带着札木合一行人,向自家的毡帐走去。
  回去的路上,一向好强的铁木真,感到非常难受,担心孛儿贴听到自己一家的惨状,会有悔婚的想法。
  那一晚,在铁木真一家的毡帐里,诃额仑拿不出肉食,来招待札木合一行人,只得拿出酸马奶和野菜。
  端出野菜时,诃额仑一再表示歉意,札木合等人见到野菜,着实又吓了一跳。
  札木合只得反客为主,吩咐随从拿出肉干,与主人一起吃,孩子们见了肉干,立即争抢起来,两个女人喝都喝不住。
  听说札木合来自札答阑部,别格帖儿的老毛病又犯了,本来有些不屑,见对方拿出了肉干,才看在肉的份上,没有挖苦札木合。
  喝过马奶,吃过肉干,札木合将带来的九张松狗子皮,三张水狗子皮等礼物,送给了铁木真。
  聊天时,札木合说道:“铁木真,恭喜啊,我和阿爸去弘吉剌部时,德薛禅首领说非常欣赏你,并将孛儿贴许给了你。后来,他还劝我,要多到草原上走走,增长一些见识。你我年纪相仿,能够认识也是缘份,愿不愿意跟我结为安答?”
  铁木真看着穿戴得十分整齐,气质不凡的札木合,高兴地说:“我当然愿意,德薛禅舅舅是智者,安排我俩认识,自有他的道理吧。”
  诃额仑见札木合谈吐不俗,也当即站了出来:“札木合,儿子有你这么好的一位安答,我也为他感到高兴。现在,你俩就结为安答吧,我愿意作证。”
  札木合回答说:“有夫人作证,是最好不过了。”
  大家走出毡帐,札木合朝天射了一支响箭,箭带着哨音冲向天空,铁木真六兄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带哨音的箭,都睁大了眼睛,看着那支呼啸的箭。
  札木合走上去,捡起落在草地的响箭,看着铁木真六兄弟羡慕的神情,不无得意地说:“我已用响箭,通知长生天了,我即将与铁木真结为安答。”
  接着,两个少年面对着不儿罕山跪下,在一群人的注视下,由诃额仑作证,开始了简单的结拜仪式。
  铁木真开始说:“我是乞颜部的铁木真,愿意与札木合结为安答。”
  札木合紧接着:“我是札答阑部的札木合,愿意与铁木真结为安答。”
  两个少年说完,诃额仑大声讲道:“伟大的长生天,铁木真和札木合自愿结为安答,从今以后,两人愿意同生死,共甘苦,永远不得背叛!”
  铁木真和札木合听了,一起跟着宣誓:“伟大的长生天,铁木真和札木合自愿结为安答,从今以后,两人愿意同生死,共甘苦,永远不得背叛!”
  宣誓完毕,两人分别解下自己脖子上吊着的狼髀石,与对方交换后,再挂在脖子上,便完成了结拜仪式。
  狼是很多北方游牧民族心中的图腾,狼髀石是狼的蹄腕骨,很多少数民族都作为挂件或手链,用于驱除邪恶,禳除灾祸。
  接着,札木合还将一支响箭作为礼物,送给了安答,铁木真收了这件意想不到的礼物,非常高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