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于算计札木合 大雕杀别格帖儿1

目录

  第二天,札木合对铁木真讲:“德薛禅首领,让我捎了一句话。”
  铁木真非常高兴:“安答,舅舅讲了什么啊!”
  “首领说,不儿罕山是一座神山,让你多亲近。”见铁木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安答,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你知道不?”
  “我记起来了,舅舅讲过,汉人在汉朝的时候,有一个叫霍去病的将军,打败了草原上的匈奴,在不儿罕山举行了祭天仪式。”
  “原来如此!”札木合兴奋起来,“不如去山上走一走,或许还能发现那个汉人将军,在祭天时留下的痕迹呢。”
  “舅舅让我多亲近,应该是有原因的,说不定真的藏着秘密呢。”
  “我长大了,也要像那位汉人将军一样,成为顶天立地的英雄,因而对与英雄有关的东西,都特别感兴趣。有没有秘密,一起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札木合说道。
  听札木合如此一说,铁木真也心潮澎湃,他也想成为草原上的英雄,但不露声色,没有向安答表明自己的心迹。
  铁木真向诃额仑说明情况后,便与札木合一起,带着五个弟弟和大白,大家都骑着马,向不儿罕山而来。
  不儿罕山太大了,他们用皮囊装了很多水,准备用狩猎的方式获取食物,在山里多待几天才回去。札木合将随从,全部留在铁木真一家的毡帐外,等自己回来。
  不儿罕山有很多支脉,他们沿着一座不陡的小山向上爬,发现山上到处是茂密的松林,山上的片麻岩在马蹄踩踏下,纷纷断裂。
  小山顶布满了花岗岩,一群孩子只得下马,牵着马在大石头之间穿行。
  在松树和花岗岩之间,茫无目的地穿行时,别格帖儿后悔了,便开始报怨道:“铁木真,带我们来这里,到底想干什么啊?”
  铁木真听了,只好把自己和札木合想找汉人将军祭天遗迹的事,给别格帖儿讲了一遍。
  别格帖儿不听则已,听了以后,立即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听说汉人像绵羊一样软弱,怎么可能打到草原来,更不用说在不儿罕山祭天了,德薛禅舅舅一定是骗你的。”
  札木合只得出面说话:“德薛禅首领是草原上有名的智者,怎么会骗你大哥呢,何况孛儿贴与铁木真已定了亲,讲这些给铁木真,是希望他长大了以后,也成为草原上的英雄。”
  听说铁木真想成为英雄,别格帖儿开始挖苦说:“哼,想当英雄,我倒是没意见。不过呢,他是阿爸的长子,是我们的大哥,最好让我们一家人先填饱肚子,再考虑当英雄的事情吧。”
  话有点难听,说的却也是大实话,由于缺吃的,七个孩子都营养不良,面露菜色,铁木真当然无话可说了。
  这是别人的家事,札木合也不好讲什么,一群孩子都不再说话,继续在山中穿行。
  下午,他们来到了一个山谷,计划晚上在里面露宿,因而下山时,便用箭射杀了很多松狗子,准备烤了当作晚餐。
  山谷里,有一条小溪,他们给马饮了水,然后卸掉鞍子,将缰绳绕在它们的脖子上,让走了一天的马儿去吃草。
  铁木真和札木合带头,开始为松狗子剥皮,清除内脏。不多时,宿营地便弥漫着烤肉的香味。
  这天晚上,一轮明月挂在山边,光与影勾勒出完全不同于草原的风景,一群孩子在月光下,吃着美味的烤肉,觉得别有一番情趣。
  除了铁木真和札木合,其他孩子都是首次离开家和毡帐,在外面露营,因而格外兴奋。
  札木合带了一皮囊马奶酒,先喝了一大口,然后递给了身边的铁木真,铁木真接过以后,也灌了一大口。
  两个少年就这样,递来递去地轮流喝,很快就喝得差不多了。
  酒一进肚,两个孩子的豪气便上来了,开始谈论先后在草原上生活过的游牧民族,札木合讲了发明响箭,并围困刘邦的冒顿单于,铁木真则讲了攻到长安城,逼迫李世民签订城下之盟的颉利可汗。
  两个少年越聊越高兴,完全将其他孩子丢在一边,连一向沉稳的铁木真,由于喝了不少马奶酒,便向札木合透露了,自己也想当草原上的英雄。
  说到动情处,两个孩子手舞足蹈起来,大有把酒论英雄的味道。
  札木合看不惯说话顶尖带刺的别格帖儿,便没有给他喝马奶酒,别格帖儿心生怨恨,见两人不理自己,大谈草原英雄,又开始讽刺:“札木合,你想当英雄,先搞清自己的出生再说,札答阑人不过是野种,也配称英雄。”
  正在兴头上的札木合,喝了不少马奶酒,正胆气冲天,被这么当众羞辱,当然受不了,迅速站起来,然后冲上去,狠狠地给了别格帖儿一拳头,别格帖儿也不示弱,两个孩子扭打在一起。
  铁木真赶紧上去,将别格帖儿拉开:“札木合是我的安答,以后不许这样说!”
  别格帖儿不服气:“铁木真,找不到安答了吗,竟然找札答阑人当安答。”
  哈撒儿和别勒古台见状,都走上来劝架,本来气氛热烈的露营地,又被别格帖儿搅乱了,一群孩子不再说话,都围着篝火而坐,在明亮的月光下,开始打起盹来。
  从这开始,札木合开始厌恨别格帖儿,表面上没有声张,却一直在找机会,想狠狠地报复这个总是出口伤人的孩子。
  半夜时分,铁木真被马的嘶鸣声惊醒了,以为有偷马贼,立即站了起来,借着明亮的月光,发现一匹全身为炭黑色的马,正在与草上飞耳鬃厮磨,那匹马发现动静后,立即警觉起来,随时准备开溜,
  这是一匹公马,只有公马才能发出那么高亢的嘶鸣声,铁木真还发现,黑马身上没有缰绳。
  难道,在这偏僻无人的深山里,还有人养马?铁木真有些疑惑了。
  当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札木合、别格帖儿醒来,也发现了黑色的公马,两人刚想站起来,黑马受到惊吓,立即逃走了。孩子的瞌睡多,都没有多想,很快又睡着了。
  次日早上,铁木真最先醒过来,发现自己的草上飞和铁蹄骒马,都不见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