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于算计札木合 大雕杀别格帖儿2

目录

  孩子们醒来后,别格帖儿认为两匹骒马被公马劫走了。铁木真却认为,现在是骒马的发情期,两匹骒马跟公马走了,当发情期一过,自然会回来找主人的。
  丢了两匹马,一群孩子只得留在山中,到处去寻找骒马,却没有发现任何踪影,更没有发现牧人留下的痕迹。
  这一切,都只能说明,那一匹公马是野马。这以后,铁木真便将这个发现野马的山谷,叫作“野马谷”。
  铁木真与札木合商议后,决定等骒马的发情期过后才回去,这样就可以让两匹骒马与公野马交配,从而优化马驹的品种。
  中午时分,他们没有找到骒马,来到了一片陡崖下面,开始坐下来休息。
  在这里,听到了“咻咻咻咻”的声音,札木合说是雏雕的叫声,铁木真循着声音,在陡崖顶部一个凹陷下去的地方,发现了硕大的金雕巢。
  在陡崖底下,有一只雏雕受伤了,正在无助地叫唤。
  一群孩子围住了雏雕,哈撒儿不禁问道:“是掉出来的吧?”
  札木合却说:“不是掉出来的,你们有没有发现,雕巢里还有一只雏雕?”
  他便开始解释:“雕巢里有两只雏雕,为了从阿爸和额吉的嘴里,得到更多的食物,它们长到一定的时候,大的便会攻击小的,将小的啄死,或者用身子挤出巢外,就可以独吞食物了。”
  别勒古台问:“这只雏雕,难道是被挤出来的?”
  札木合点了点头:“身上没有被啄的血迹,应该是被挤出来的。”
  合赤温不禁恨恨地说:“巢里那只太坏了,竟然将弟弟或妹妹挤出来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铁木真,也开始叹道:“是啊,这只雏雕回不去了,巢里那只太可恶了。”
  札木合听说过别格帖儿抢食物的事情,开始煽动起来:“合赤温、帖木格,在这几个哥哥当中,谁最像巢里的那只雏雕,总是想吃独食啊?”
  合赤温刚想说,帖木格已经指着别格帖儿:“就是他,别格帖儿!”
  别格帖儿毫不在意,不屑地“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想起前两天獭子肉被抢的事情,哈撒儿也愤愤不平:“是啊,别格帖儿就像巢里那只可恨的雏雕,总是抢我们的食物。”
  别格帖儿涨红了脸,指着哈撒儿骂道:“活该,谁让你抢不过啊!”
  “铁木真,将这只雏雕带回去吧,养大以后,可以用来捕野兔、山鸡、獭子,用处可大了。到时候,你们也不用整天吃野菜了。”札木合建议说。
  听说雏雕长大后,可以帮着捕猎,别格帖儿立即走上去,准备抢走地上的雏雕。
  札木合却拦住了,并不怀好意地说:“别格帖儿,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得到一只更好的猎雕,就看你的胆量大不大了!”
  别格帖儿打小孤傲,从来不容许别人质疑自己,于是推开札木合,一下子将地下的雏雕捧在手里:“哼,有什么不敢的,你先说说看,怎么才能得到更好的猎雕?”
  札木合见对方入彀了,抬起头来,指着陡崖上的雕巢:“巢里那只雏雕,比掉下来的更强壮,也没有受伤,如果敢爬上去抓下来,当然就是你的了。这只就给铁木真吧,那只雏雕长大后,肯定比这只厉害多了,你说是不是!”
  听说那只雏雕更好,以后可以胜过铁木真,别格帖儿的两眼开始放光,可是看了看陡峭的悬崖,又有些迟疑了。
  到了这个节骨眼,札木合当然不肯放弃,索性使出了激将法:“胆小鬼,不去就算了,我去抓下来,就送给铁木真安答,你就抱着这只弱小又受过伤的雏雕吧。”
  说完以后,札木合立即脱掉外面的长袍子,煞有介事地作出要攀爬的样子。
  别格帖儿果然上当了,赶紧将手里受伤的雏雕,递给了铁木真,然后冲上去拉住了札木合:“草原人瞧不起的札答阑人都敢上去,我又有什么不敢的。”
  接下来,他迅速脱掉外面的长袍,开始贴在陡崖上,慢慢向雕巢爬去。
  铁木真知道危险,想劝阻别格帖儿,却想起那尖酸刻薄的性格,特别是想起被害死的银鼠,便没有动。
  札木合见状,暗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
  当别格帖儿爬上陡崖中部时,札木合开始提醒:“安答,带着这只受伤的雏雕走开吧,如果两只大雕回来,看见你手上有一只雏雕,会攻击我们的。”
  铁木真听了这句话,立即明白了安答的险恶用心,便拉着札木合,赶紧走到前面,悄悄地问道:“你是想害死别格帖儿吧!我们在这里,大雕回来的话,大家还可以用箭射,从而保护别格帖儿。”
  札木合凑上前,嘴巴附在铁木真耳边:“我的好安答,难道还不了解别格帖儿,他现在还小,就这么霸道,蛮不讲理,抢大家的食物不说,还处处挑战你这个大哥的地位,以后他长大了,你管得住吗?”
  札木合挪开身子,“这么做,都是为了我的安答啊!处处都想超过自己的大哥,连养雕都想养比你好的,难道还不明白他的心思?况且,刚刚也看到了,我本来是想去的,但为了得到比你更好的雕,是他自己争着要去的,没有人强迫!”
  听到这里,铁木真不再说话了,他也恨别格帖儿,简直恨得要死,只是不忍心动手而已,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索性也就袖手旁观了。
  别勒古台走了一会儿,想起大家离开前,札木合说的那句话,立即哭着说:“我们走了,大雕回来的话,别格帖儿怎么办啊?”
  札木合立即劝道:“快别哭了,别格帖儿听到哭声,万一分心,脚底一滑,摔下来怎么办?”
  别勒古台听了,觉得有理,只得跟着大家走开了。
  札木合故意走在后面,突然指着远处天空中飞行的金雕,随手拿出了一只响箭:“你们看,大事不好,两只大雕回来了!”
  也不等大家说话,他已经将响箭射到了陡崖的上空,空中立即传来了很响的尖锐哨音,“我射一支响箭试下,看能不能将大雕吓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