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于算计札木合 大雕杀别格帖儿3

目录

  天空中的金雕,根本就不是陡崖上筑巢的那两只,札木合是随口胡诌的,射响箭非但不是想吓走金雕,反而是想将在外觅食的两只大雕引回来。
  在远处觅食的两只大雕,听到尖锐悠长的哨音后,意识到巢里有危险,立即赶了回来。
  别格帖儿好不容易爬上雕巢,将巢里那只雏雕抓在手里,于是非常高兴,想大声向陡崖下的一群兄弟炫耀时,才发现都走了。
  他先是感到有些失落,接着将雏雕揣在怀里,小心地向崖下退去。
  悬崖很陡,上去容易,下来时只能一步一步地试探,因而更慢了。
  当他小心翼翼地下了才几米,两只大雕便回来了,在天上发现巢里已是空空如也时,一边发出凄厉的叫声,一边向崖上的别格帖儿俯冲下来。
  别格帖儿怀里的雏雕,听到亲鸟的叫声,立即“啾啾啾啾”地开始回应,两只大雕听见后,更加笃定是崖上的孩子,抱走了两只雏雕。
  听到大雕的叫声,别格帖儿抬起头来,才意识到了危险,但身下是悬崖,他上也不是,下也快不了,一时根本无法脱身。
  雄雕先冲下来,用利爪将别格帖儿的头皮抓破了,别格帖儿还没有反应过来,紧跟在后面的雌雕,体形更大一些,就直接用翅膀将他拍下了陡崖。
  别格帖儿哭喊着,从崖上坠了下来,两只大雕没有见到自己的雏雕,还不愿放过凶手,当他还在地上挣扎时,又开始轮流进行攻击,直至他的头脸变得面目全非,身上的底衣被抓破,里面的雏雕跑了出来,两只大雕才罢休,抓着雏雕飞回了巢穴。
  一群孩子在远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格帖儿摔下陡悬,接着又被攻击。两只大雕太狠鸷了,使别勒古台感到害怕,连哥哥的尸体都不敢去看。
  当他们躲进旁边的树林时,别勒古台才敢大声地哭出来,年纪尚小的合赤温和帖木格,想到两只大雕凶狠的那一幕,也吓哭了。
  札木合、铁木真和哈撒儿,却并不伤感,别格帖儿的乖张性格,使三个孩子对他的死,完全是无动于衷的态度。
  不过,铁木真还是挤出了眼泪:“别勒古台,别格帖儿不听话,偏要去抓雏雕,回去咋向二娘交待啊!”
  别格帖儿死了,两匹马还没有回来,他们只好回到上晚露营的野马谷,又去松树林中,捕杀了一些松狗子回来。
  这一晚,别格帖儿的死,给大家蒙上了阴影,他们的话很少,吃的食物也不多,老早就躺在篝火边睡着了。
  有了上一晚的教训,他们睡觉前,将余下的五匹马绊上了绊子。
  第三天晚上,两匹骒马才带着公马回来了,铁木真借着月光,发现一起来的,还有一群骒马和小马,都没有挂缰绳,才确认那是一群野马。
  这群野马,特点非常明显,大多数都是纯黑色的,只有少部分是杂色。
  原来,霍去病将军打到不儿罕山,为了祭天,从匈奴人掠夺而来的马匹中,筛选出了九十九匹带驹的纯黑色骒马,准备用于祭天,因草原上的游牧民族,认为“九”是最吉利的数字。
  祭天时,汉军当着骒马的面,杀死了所有的马驹,然后将九十九匹骒马,以及十九匹身强体壮的儿马,野放在了不儿罕山中,让它们自由繁殖。
  为啥用黑马,主要是黑马在晚上活动时,不容易被人发现和捕杀,在野外生存下来的机率更大。
  由于马很有灵性,这些黑马都没有离开不儿罕山,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到祭天的地方,发出哀哀欲绝的嘶鸣声,来怀念当年用于祭天的马驹。
  这样做的玄机,从当时来看,只是用马驹在祭天,而从长远来看,则是用野马群在祭天。
  这些黑马,放归野外后,由于受到狼群的威胁,很快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霍氏野马”,分成了很多群,由不同的儿马统领,在与狼群的博弈中,野外生存的能力,也越来越强。
  黑马之间繁殖出来的后代,主要还是黑马,偶尔也有基因变异,或者是儿马从当地牧民的马群中,劫持了其它颜色的骒马,故“霍氏野马”的后代,还是以黑色为主,其它颜色的马,还是很少。
  栖息在草原上的民族,经常是来了,然后又走了,偶尔也有遇上野马群的,但为了优化马的品种,都没有下功夫去捕捉这些野马,而是任其在野外生存。
  因此,“霍氏野马”一直生存了下来,直至蒙古时代。
  为了优化马的品种和野性,草原上的很多牧人,与铁木真和札木合想的一样,就是将发情的骒马赶到不儿罕山中,与公野马交配后,再将骒马带回去。
  无意之中,铁木真发现了这些野马,这就是幸运。
  第四天,铁木真准备带着雏雕回去了。在走之前,别勒古台坚持要去看一看别格帖儿的尸体。
  来到陡崖前,确认两只大雕不在巢里,他们才敢靠近,即便是这样,铁木真和哈撒儿都紧张地张弓搭箭,护送着大家,以防万一。
  他们看到的,是一堆白森森的骸骨,别格帖儿尸体上的肉,早被狼、乌鸦或座山雕吃干净了,只剩下了白骨。
  别勒古台边走边痛哭,连铁木真和哈撒儿想起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别格帖儿,现在已经变成一堆白骨时,也流下了眼泪。
  回来后,当速赤吉勒听说,大儿子被大雕杀死时,想起才失去男人不久,又失去了一个孩子,顿时哭晕了过去。
  诃额仑也流着眼泪,责骂了铁木真一顿,说没有照看好别格帖儿,但铁木真一口咬定:“别格帖儿从来就不听话,我也没有办法。”
  别格帖儿的死,使本来就过得非常艰难的一家人,又有了精神上的创伤,特别是诃额仑和速赤吉勒两个女人。
  回去以后,札木合不敢面对两个女人,怕速赤吉勒知道真相,指责他害死了别格帖儿,当天就向大家告辞,赶紧带着随从走了。
  孩子们都还小,除了铁木真,没有其他孩子知道事情的真相,况且别格帖儿也太令人讨厌了,他死了之后,一家人的生活,反而少了很多别扭和争端。
  铁木真没有伤心,在他看来,札木合没有说错,别格帖儿一死,所有的弟弟都非常听自己的话,暗地里还感到有些高兴呢。
  他打心里开始欣赏札木合,认为这个安答很了不起,自己在口才、心计等很多方面,都无法与他相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