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家畜惹瘟疫 萨满嫁祸铁木真2

目录

  峡谷的入口很窄,易守难攻,怕受到埋伏,他们不敢擅自闯进去,便守在入口处,等脱朵到了之后,再作决定。
  脱朵来了,下马查看了那些零乱的马蹄印,也拿不定主意,便开始征求大家的意见:“有近二十个来历不明的人,与铁木真一起冲进了峡谷,是冲进去捉拿,还是守在这里为好,大家都来说说?”
  “冲进去吧,他们最多不过二十个人。”
  “傻啊,这个峡谷太深了,里面到处是碎石,如果冲进去的话,天黑也追不上!”
  “说得对,里面没有水,马吃的草也少,晚上怎么过啊?”
  “这个峡谷不但深,入口这一段又窄,马无法掉头,如果铁木真带人埋伏在边上,用石头和弓箭伏击,我们就麻烦了!”
  “是啊,铁木真也不笨,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可能进入这个死峡谷的,我们一定要谨慎。”
  “我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守住这个惟一的出入口,人要喝水吃肉,马儿也要吃草喝水,在这里等着就行了!”
  “这个主意好,峡谷外面有溪水,马儿也有草吃,还可以轮流去打猎,就困死这个自以为是的兔崽子吧。”
  听到这里,脱朵制止了一群人:“听了大家的意见,我认为刚才这两位说得最好,与其进入峡谷去冒险,还不如守住这个出入口,里面没有水,即便他们带了水,马又怎么办啊?”
  他将人马分为三组,一组人负责弄吃的,负责在不儿罕山山麓和草原上打猎,其余两组人分为两班,白天黑夜轮流守住入口就行了。
  铁木真带着大白,进了峡谷后,发现里面果然很荒凉,一边是悬崖绝壁,一边是陡坡,好长一段路,都窄得只能通过一匹马,连掉头的余地都没有,地面几乎全是碎石,所经之处没有一棵草木,没有一点生气。
  到此时,铁木真才意识到,自己陷入了绝境。
  前面是狼和野马,都是大自然中的生存大师,不可能将自己置于死地,他想到这里,只得硬着头皮向里走。
  野马群中有马驹,不能全速奔跑,很快就被两只狼和铁木真追上了。
  负责断后的,是炭黑色的儿马,发现两只狼追上来时,立即堵在狭窄的路上,用两条结实有力的后腿作为武器,不让两只狼和后面的铁木真继续前进。
  大白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想去撕咬两只狼,但个头稍大的公狼,为了保护因哺育幼崽而瘦弱的母狼,立即迎了上来,卷起上唇,露出了白黪黪的牙齿,准备应战。
  德力特狼的个头,比草原狼大了很多,铁木真怕爱犬有闪失,立即制止了大白,自己则迅速取下背上的弓箭,开始张弓搭箭,对准了眼前的公狼。
  可怜的两只狼,前面是儿马的铁蹄,后面又是手拿弓箭的人和猛犬,处于围追堵截之中,完全是进退失据了。
  母狼着急起来,不时看着旁边的陡峭山坡,然后围着公狼团团转,好似在担心家里的狼崽。
  铁木真这时才发现,两只狼的肚子,瘪得很厉害,说明为了哺育幼崽,好久都没有吃到食物了。
  没有想到,面临危险的公狼,却亲昵地舔舐着母狼,好像在安慰对方。本来有些颓丧的母狼,在公狼的鼓励下,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铁木真见儿马断后,完全震慑住了两只狼,就暂时没有放箭。当他再次见到母狼那空空的肚子,想到额吉和二娘含辛茹苦地带着七个孩子,不禁被狼的母性打动了,便放下了弓箭,只拿在手里以防不测。
  儿马与两只狼僵持了一会儿,待前面的野马走出很远,才缓缓地跟了上去。两只狼见状,也并不放弃,慢慢地跟在后面,中间留了一段距离。
  等两只狼走了一段距离,铁木真也才打着马,与大白跟了上去。
  又走了一会儿,峡谷变得开阔起来,儿马放开了速度,向野马群追去。
  铁木真正想加速时,发现两只狼没有跟着野马群,而是向右边的一个小山坡跑去,铁木真带着大白,没有去追马群,而是跟在了两只狼后面。
  跟到山坡前,铁木真发现上面,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狼道,明显是狼在长期往返时,踩出来的。
  山坡上,赫然有一个狼穴。
  铁木真心想,这两只德力特狼太聪明了,这个峡谷荒凉偏僻,猎物很少,但草原上的牧民,是不会来这里掏狼窝的,因而狼崽很安全。
  想到这里时,公狼已经停了下来,独自站在半坡上,拦住了铁木真和大白的去路,铁木真只得喝住大白,赶紧搭上箭,作好了防备。
  公狼没有动,只是扼守着狼道,母狼却径直向狼穴冲去。
  很快,山坡上出现了六只狼崽,看见母狼回来了,立即迎上去,兴奋地摇动着四肢,围在身边乞食。
  见狼崽饿得直叫唤,母狼大受打击,赶紧低下头,走到了一边。半坡上的公狼,听到狼崽可怜的乞食声,也急得走来走去。
  看到那六只嗷嗷待哺的狼崽,铁木真想起了自己六兄妹,也正在饥饿之中挣扎,不禁热泪盈眶,不忍再看下去,便打着马走开了,准备去峡谷深处看看。
  马刚走了几步,便听到了大白的咆哮声。
  铁木真掉头一看,母狼已离开六只狼崽,下了山坡,与公狼一起追了上来。
  大白以为两只狼想伏击自己和小主人,才发出了咆哮声。不过,它明显是多虑了,两只狼很快越过草上飞,向峡谷深处的野马群追去了。
  看样子,两只狼见到饥饿的狼崽,变得无所畏惧了,想追上去与儿马拼命。
  铁木真带着大白,赶快跟了上去。
  峡谷里面很开阔,长着稀疏的草,野马群不见狼追上来,都停下来吃草。见两只狼又追上来,儿马见地势平整,也不再逃跑了,让马群围成了一个圆圈,将马驹围在中间,外围全是成年马,一律将头朝向圈内,臀部朝向圈外,布成了野马群常用的“铁蹄阵”。
  儿马站在圈外,喷着鼻息,不时用前蹄刨着地面,或者将前蹄弹射起来,高举一对坚实有力的蹄子,作出敲打状,来威胁两只紧紧上逼的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