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木真困野狼谷 人狼野马共患难1

目录

  打过了好几次照面,当儿马带着野马群返回时,看见铁木真和大白后,也不怎么提防了,双方即便保持很短的距离,它们也没有跑开。
  掉头返回时,铁木真非常难过,峡谷里没有水和食物,那就意味着,自己迟早都会被脱朵一伙人抓走。
  当他想起母狼死了,公狼独自要哺育六只狼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以至于路过座山雕所在的悬崖时,便停了下来。
  肚子不再难受了,也不怕闻到座山雕身上的臭味,于是想射杀下来,拿去送给公狼吃了,可以再哺育六只狼崽。
  巨大的鹫巢,现在却是空的,两只座山雕出去了。
  回到中间那一段有草的开阔地带,野马群停了下来,铁木真也放开草上飞,让它跟着野马吃草。
  当草上飞不再吃草了,铁木真便骑上马,带着大白,来到了狼穴所在的山坡下,想查看公狼和六只狼崽的现状如何。
  到了山坡下,他发现公狼和三只狼崽,正在吃着猎物。那些猎物带着皮毛,跟狼崽差不多大小。
  铁木真心中一惊,难道开始骨肉相残了,公狼竟然杀死三只,然后带着其余三只饿得实在不行的狼崽,开始吃尸体了。
  观察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其它狼崽出现,他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想到这里,铁木真不由憎恶起这只公狼来,便拿起弓箭,准备射杀公狼。
  公狼意识到危险,呲着牙看了铁木真一眼,然后向三只狼崽示警,并带头躲进了洞穴里。三只狼崽却顾不上危险,依然埋着头,自顾自地吃着眼前的食物,对山坡下的铁木真看都不看一眼。
  看到这里,铁木真方才明白了,狼崽实在太饿了,连眼前的危险都顾不上,公狼才不得不出此下策,与其让六只狼崽都饿死,还不如留下最健壮的三只。
  他想到家里驯养的那只雏雕,也是被同窝雏雕挤出来的,而同父异母的弟弟别格帖儿,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自己间接害死的。
  想起这些,他收起了弓箭,打马向母狼的尸体走去。
  他没有想到,公狼出来后,见三只狼崽还活着,看铁木真的眼光,一下子便柔和了很多,毕竟来人没有射杀三只狼崽。
  回到母狼的尸体附近,看见两只座山雕在空中盘旋,应该是发现了尸体,想降落下来享用。
  说不定,这两只座山雕就是悬崖上的那一对,如果落下来了,刚好为自己提供射杀机会。
  有了主意,他便打马走开,找到了一块大石头,于是下马看了看,那个位置离母狼尸体,刚好还在一射之内,人还可以躲藏,简直是射杀座山雕的最佳位置。
  他将草上飞绊上绊子,将大白叫到身边,开始躲到大石头后面。
  不一会儿,两只座山雕落在了母狼的尸体旁边,向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危险后,就开始啄食母狼的尸体。
  铁木真见了,悄悄地站了起来,准备射杀座山雕时,却发现空中,还有一只在盘旋,如果射死这三只巨大的鸟儿,就足够公狼和三只狼崽吃上两三天了。
  这么想时,他便放下了弓箭。
  接着,又拿起了弓箭,毫不犹豫地射杀了一只座山雕。
  他想到了岩鸽,当一只被箭射死,其余的全惊飞了。岩鸽飞走了,由于恋家还会回来,吃食物的座山雕,受惊未必还会回来,于是就采取了行动。
  果不其然,一只座山雕见同伴倒在地上,挣扎几下便没动静了,先是吓得跳到一边,到处看了看,直到没有发现危险,才不管死去的同伴,继续埋头啄食尸体。
  而空中的那只,发现危险后,立即飞走了。
  铁木真再次开弓,射死了另一只座山雕,趁公狼还没有来,便带着大白上去,准备拔出箭,然后送一只给大白吃。
  还没有走到尸体前,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臭味,因座山雕经常吃腐烂的动物尸体,臭味便留头、脖子和翅膀上了。
  他掩住鼻子,大白嗅了嗅座山雕的尸体,赶紧走到了一边。铁木真闻着这些令人窒息的气味,连箭也不想拔,索性也走开了,依然躲到大石头的后面,继续等待其它座山雕。
  等了一会儿,没有等来座山雕,却来了一群乌鸦,一边啄食尸体,一边聒噪和打闹。
  他只得支使大白,去驱赶乌鸦,乌鸦飞到悬崖上,很快又回来了,铁木真只好放了一箭,射死了一只。
  乌鸦飞到悬崖后,开始用恶毒的语言,咒骂铁木真,可它们毕竟很聪明,再也不敢下来了。
  铁木真捡回乌鸦的尸体,丢给了大白,这一回,大白再也没有嫌弃,吃得很香,甚至连腹上的细羽毛,也一并吞了下去。
  看着大白的馋相,铁木真感到很欣慰,用母狼的尸体为诱饵,可以射死乌鸦给大白,还能射死座山雕,送给母狼和狼崽。
  但是,座山雕的尸体太臭了,大白都不愿意吃,公狼和狼崽要吃吗?
  为了急于验证这件事,铁木真让马拖着两只座山雕的尸体,来到狼穴所在的山坡下,见三只不再饥饿的狼崽,正在山坡上打闹,发现人和犬后,立即躲进了洞里。
  公狼原本卧在一边,看着三只狼崽打闹,同时防守着天空中那些大雕,警惕猛禽抓走还小,几乎还不具备防卫能力的狼崽。
  看见马拖着座山雕的尸体,公狼并没有躲进洞里,而是一直看着两具座山雕的尸体,不知铁木真到底想干什么。
  铁木真将两具尸体,丢在山坡下后,带着马和犬走了。
  公狼走下山坡,仔细地嗅了嗅座山雕的尸体,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就跟在铁木真的后面,向母狼的尸体走来。
  到了母狼的尸体前,发现血肉模糊的尸体,已被座山雕啄得骨肉分离,公狼围着尸体走了两圈,又哀嗥了好几声,便守在旁边,不肯离去。
  铁木真心想,难道这只公狼,已经知道死去的两只座山雕,就是啄食母狼尸体而被射死的?狼真有这么聪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