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木真困野狼谷 人狼野马共患难2

目录

  过了一会儿,一群乌鸦又来了,伏在母狼尸体上啄食,公狼刚想上去驱赶,却发现铁木真已经张弓搭箭,对准了乌鸦群,便退了回去。
  一只乌鸦中了箭,扑腾几下,就不动了,其它乌鸦一哄而散,又不敢来了。
  当铁木真带着大白,上前取乌鸦时,公狼没有动,同时用感激的目光看着他。
  天色渐晚,他开始饿了,于是来到野马群旁边,将乌鸦丢给了大白,自己拿出怀里的岩鸽,清除内脏以后,然后吃了起来。
  这一次,除了鸽头、双脚、内脏和骨头,他吃完了其余的肉,而大白则将整个乌鸦和铁木真丢弃的,全部消灭了。
  吃完鸽肉,他又感到口渴,肚子也稍稍有些不舒服,可是没有露水,也只好忍着,直到实在困了,才开始睡觉。
  这一夜,他夹在犬和马之间,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
  次日一早,他口渴难耐,让草上飞吃带露水的草,自己则带着犬,又去草尖上收集露水解渴,直到露水差不多蒸发后,才放弃了。
  这一次,口渴的感觉没有完全消失,却明显舒服多了。
  此时,他最关心的问题,是公狼和三只狼崽,到底吃没吃两只座山雕?
  当他带着大白,来到山坡前,远远便发现山坡上的公狼,正吐着带唾液和胃液的食物,喂给三只狼崽,而山坡下的两只座山雕尸体,早已变得面目全非了。
  公狼果然聪明,肯定是舔舐露水后,吃了座山雕尸体,再将肚子里含有水分的肉,喂给三只狼崽,狼崽一下子就解决了水和食物问题。
  看到这里,他感到很欣慰,便不动声色地走了。
  当天,他又射死了两只乌鸦、一只座山雕和两只岩鸽,母狼尸体上的肉也不多了。接下来,他和大白将面临缺少食物的严峻问题。
  中午的天气,非常酷热,一种强烈的口渴感又开始困扰着他,旁边的大白也有些不安,而野马群里的四匹马驹,则有些蔫头蔫脑的,明显是缺水所致。
  除了缺水,开阔地段那些稀疏的草,已被野马群和草上飞啃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收集露水都成了问题。
  铁木真感到非常焦虑,摸了摸自己干裂的嘴唇,不得不开始想办法,如何让自己、狼和野马脱离困境,也就是摆脱水和食物的困扰。
  到了下午,他感到越来越口渴,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打起了草上飞的主意。
  铁木真拴住草上飞,先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脖子,然后轻声细语地讲了一些安慰话,最后才拿出小刀,小心翼翼地在爱马的脖子上,划出一个小口子。
  一股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草上飞浑身颤动着,回头看了看主人,见主人没有恶意,才没有发作。
  铁木真轻轻地将嘴,贴在爱马的伤口上,开始吮吸腥咸的热血,直到不再口渴了,才抬起头,用手指紧紧地压住伤口。
  用右手压住马脖子上的同时,他还伸出左手,抚摸着头部,开始抚慰草上飞,表示自己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不得不用爱马的血液,来为自己解渴。
  在整个过程中,大白都好奇地在旁边看着,不时地走来走去,也许已经意识到了,主人用刀子刺伤了草上飞。
  铁木真这样做,是早就听蒙力克与其它牧民聊天时说过,在缺少水和食物的危急时刻,草原上的民族,还可以用马血代替水和食物。
  大人讲这件事时,铁木真当时还表示了自己的担心,怕大出血而损害马的身体,蒙力克却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马的身子壮着呢,即便失去一个成年人两天所喝的血液,或者孩子三天所喝的血液,都不会有事的。”
  不过,蒙力克还是作了补充:“马失去了太多的血液,如果不能及时饮水吃草,那就得注意。”
  当天晚上,铁木真再也睡不着,于是将草上飞放出去吃草,自己则在旁边走来走去。
  白天时,他早已发现,野马群里的四匹马驹,都没有心情嬉戏和追逐了,到了晚上,成年马也没有心情休息,有时叼住一口草,便抬起头来,不安地四处张望。
  这些野马,都在等待天降露水,来缓解自己的口渴。
  铁木真发现,儿马单独到入口附近跑了两趟,回来时神情沮丧,那里依然有人的气味,源源不断地传送过来,它很快就明白了,野马群还是摆脱不了目前的困境。
  看着四匹萎蘼不振的马驹,儿马也围绕着马群,不安地走来走去。
  实在困得不行了,铁木真才抱着大白睡了,而草上飞与野马群已经很熟络了,即便混进群里,其它野马也不会为难和驱赶,铁木真索性让它与野马待一起,等露水降下来后,可以多吃一些露水草,以补充水分。
  早上起来,铁木真才意识到了不妙,草上飞的精神明显不振,野马也失去了往日的野性,儿马更是睁着红红的眼睛,显得焦灼不安。
  地上的草已不多,为了留给四匹马驹,儿马不允许成年马吃草,而是带头吃起了地上的马粪。见野马吃自己的粪便,铁木真先是不相信眼前的事实,继而为它们顽强的生命力所折服。
  看样子,不到最后一刻,野马是永远不会放弃的。
  公狼为了生存,吃散发着臭气的座山雕肉,野马为了生存,吃自己的粪便,给铁木真留下了一生都难以磨灭的印象。
  看到这里,铁木真感到有些欣慰,觉得自己一家被整个部落抛弃,还有鼠肉、野菜和浆果等食物吃,还不算太惨,至少比眼前的狼和野马好多了。
  但四匹马驹的状况,却糟糕多了,连草也不想吃,更不用说打闹了,大多数时候,都恹恹地躺在地上。
  铁木真想去收集露水时,才发现晚上压根没有降露水,空气也有些潮潮的,看来是要下雨了。
  下大雨的话,当然是好事,如果只是小雨,情况可就糟糕了,铁木真简直不敢往下想。
  他再也没有心情,去关注母狼的尸体了,更没有心情去射杀余下的两只岩鸽,只是守在野马的身边,开始想办法,看如何才能摆脱困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