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木真困野狼谷 人狼野马共患难3

目录

  看见好几只座山雕和无数的乌鸦,不断地降落下来,明显是冲着母狼已经发臭的尸体而来的,他也无动于衷。
  铁木真很清楚,就算公狼吃了座山雕的肉,由于没有水喝,吐给三只狼崽的食物,也会缺水的,狼崽一旦缺水,问题就严重了,四匹马驹就是明显的例子。
  想了很久,他不得不承认,脱朵等人守在入口,目标是自己,如果继续待在峡谷里,迟早会因缺水而死,同时还殃及很多无辜,使大白、草上飞、公狼、三只狼崽、一群野马等动物,全都跟着殉葬。
  看着状态不佳的大白和草上飞,看着爱马白色脖子上那一抹黑红的伤口,他开始心痛,不想让爱犬和爱马,再跟着自己受罪了。
  最后,他横下心来,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带着大白和草上飞出去,主动找到脱朵,守在入口的一群人,带着他离开入口,困在峡谷中的所有动物,都可以自由地出入,就自然而然得救了。
  他继而想到,在出去之前,先要解决自己的饥渴问题,草上飞出去后,有水喝有草吃,自己则说不定了,即便是死,也要当一个饱死鬼。
  于是,铁木真再次安慰爱马,又喝了一些马血,草上飞忍着疼痛,流下了两行眼泪,他看到这里,什么也顾不上了,竟然连爱马的泪水,也舔进了嘴巴里。
  草上飞的状态,已经不好了,这次喝的马血不多,觉得不再难受,就赶紧停了下来。
  当铁木真止住马脖子上的血,让它休息了一会儿,然后也不骑,只是牵着,带着大白,头也不回地向入口走去。
  旁边的儿马和野马群,见铁木真向入口走去,开始都只是投以注目礼,儿马很快就意识到机会来了,立即带着马群跟在后面,由于四匹马驹的状态不佳,它们走得很慢,只是远远地跟在后面。
  快到母狼的尸体前了,铁木真发现一只胡子雕,叼着一根母狼的腿骨,飞到了空中,升到一定的高度后,便将腿骨丢了下来。
  早就听说过,胡子雕喜欢吃动物的骨髓,却无法啄开坚硬的骨头,便叼到空中,然后摔到石头上,骨头裂开后,它们才降落下来,就可以吃到里面的骨髓了。
  生活在草原上的孩子,没少吃羊骨髓,铁木真当然知道,骨髓里含有水分。
  骨髓含有水分!铁木真一下子兴奋起来,认为公狼和狼崽得救了。
  他迅速向母狼的尸体冲上去,赶走了一群乌鸦,找到一块坚硬的石头,再也顾不上臭味,来到了尸体跟前。
  这个时候,母狼尸体上的肉,已被座山雕吃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堆骨骸,乌鸦能啄食的,也只是骨骸上的残肉而已。
  他憋着气,拿起石头,砸开那些大骨头,里面果然流溢出了骨髓,铁木真拿起剩下的一根大腿骨,让大白舔舐那些骨髓,大白上前嗅了嗅,开始还不想上前,当看到水乳状的骨髓后,再也不嫌弃了,很快就舔舐起来。
  铁木真脱下袍子,将这些砸开的骨头包起来,拿到狼穴所在的山坡下,放在了座山雕的尸体旁边。
  三只狼崽见了人,赶紧躲进洞穴里,公狼本来卧在洞穴前,当然看见了地上那堆断开的骨头,等铁木真走了,便冲下山坡,开始舔舐白色的骨髓,也不管那些骨头就是母狼的。
  不多时,儿马和野马群过来了,看见公狼后,儿马立即嘶鸣起来,并用前蹄刨着地面,公狼势单力薄,赶紧回到了山坡上。
  儿马安静下来,铁木真继续向前走,马群闻到入口处人的气味后,再也不敢前行,便待在狼穴所在的山坡附近。
  铁木真本来还担心,身后的野马群,一旦被脱朵这些居心不良的人发现,那就全完了,见不再跟着自己,这才放心了。
  铁木真牵着马,缓缓走上仅容单马行走的狭窄路段时,回头发现野马都抬着头,羡慕地看着他、大白和草上飞。
  山坡上的公狼,也站到最高处,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向入口走去。
  这些聪明的动物,都想跟着铁木真走出峡谷,但入口处那浓郁的烟火味,让它们望而却步了。
  也许,它们都觉察到了,只要这个人走出去,事情可能就有转机了。
  从此以后,铁木真便将身后的死峡谷,称为“野狼谷”。
  还没到入口处,铁木真就闻到了一股烤肉的香味,那久违的感觉,让他本能地做出了吞咽口水的动作,可喉咙是干的,吞咽起来特别难受。
  到了入口处,发现脱朵一群人正在吃烤肉早餐,铁木真立即将缰绳绕在草上飞的脖子上,然后赶走了,让它自己去找水草。
  接下来,他又赶走了身边的大白,也让它去找水和食物。
  爱马和爱犬离开后,铁木真走上去,开始用嘶哑的声音说:“脱朵,不是想抓我嘛,我在这里!”
  正在吃烤肉的一群人,看见铁木真主动送上门来,都有些意外。
  脱朵过来后,让人将铁木真捆起来,等大家吃了早餐,再押送回去,交给塔里忽台处置。
  闻着肉香味,铁木真又不由自主地开始了吞咽动作,这让他感到非常难受,只得请求脱朵:“能不能给一点水喝?”
  脱朵走上来,踢了他一脚:“让老子整整守了两天,还想要水喝,水是没有,要尿就有!”
  铁木真只好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不再看眼前的一群人。
  脱朵拿着一块羊肉骨头,放在铁木真的鼻子面前,开始骂道:“跑啊!逃到荒凉的峡谷里,才知道没有食物,没有水喝,受不了才出来,现在想要水喝,想要吃的,你做梦吧!”
  铁木真紧紧地咬住牙齿,没有说话。
  一群人吃了早餐,才慢吞吞地牵来铁木真的草上飞,将他捆在马上,开始向部落的新营地走去。
  见草上飞饮了水,也吃了一些草,精神状态明显有所好转,铁木真便放心了
  一行人开拔时,铁木真伏在马上,肚子很饿,嘴巴又很干燥,感到非常难受,当他无意之中,发现自己的爱犬,远远地跟着一行人的后面时,对大白的不离不弃,感到非常欣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