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臭液救铁木真 蒙力克杀地狗子2

目录

  他赶紧拿出一块羊皮,抱着地狗子出去了。
  蒙力克带着地狗子,来到一个关羊的栅栏前,栅栏前拴着一只高大凶悍的蒙古獒,比普通的蒙古獒个头大多了。
  那只猛犬见了地狗子,立即卷起上唇,露出白黪黪的牙齿,用力地扯着绳子,想扑上来。
  蒙力克见状,立即用羊皮裹住地狗子,然后将它向蒙古獒面前送去。
  地狗子纵然勇悍,见了非常凶猛的恶犬,出于防卫的本能,立即拿出了撒手锏,也就是撒一泡腥臭难闻,足以让人窒息的尿液。
  蒙力克的目的达到了,立即将地狗子从羊皮里拿出来,将带着尿液的羊皮卷得紧紧的,再脱下身上的袍子,将羊皮包起来,不让臭味散发出去,然后才带着地狗子,回到自己的毡帐前。
  他没有将袍子带回毡帐,而是在外面挖了一个小坑,将紧裹着羊皮的袍子,埋了起来。
  大白和三只蒙古獒,早已习惯了地狗子的气味,但闻到那难闻的尿液,都不安地打着喷嚏,直到蒙力克将袍子埋起来,才有所好转。
  一家人开始照常睡觉了,蒙力克一直都没有合眼,他躺了一会儿,等大家睡熟后,就爬起来,出去了一趟,很久才回来。
  到了后半夜,蒙力克悄悄地叫醒了阔阔出,然后走出毡帐,挖出了地下的袍子,两父子带着袍子和大白,向关着铁木真的毡帐走来。
  到了关着铁木真的破旧毡帐,蒙力克轻轻地走上去,掀开了毡帐的一角,借着微弱的羊油灯,发现戴着木枷的铁木真,被一位年轻人看守着,年轻人显然有点困了,但还是努力地睁着眼睛,一边喝着马奶酒,一边用恶毒的眼光,盯着坐在对方的铁木真。
  见只有一个人看守,蒙力克露出了喜色。
  阔阔出带着大白,透过毡帐一个大破口,用手指着正在喝酒的年轻人,聪明的大白也不咆哮,马上向盯着小主人的看守扑了上去。
  看守突然闻到一股刺鼻难闻的气味,赶紧站了起来,想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时,一道白光已经将他扑倒在地,蒙力克则趁此机会,从另一边钻进毡帐,手里拿着足以令人窒息的羊皮,将看守的鼻子蒙住了。
  喝了不少马奶酒,已经困得不行的年轻人,在臭味的刺激下,立即昏睡了过去。
  铁木真睁大眼睛,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时,蒙力克已经搜出看守身上的钥匙,打开了脖子上的木枷锁,拉着他向外走去。
  大白见到了小主人,立即扑了上来,蒙力克制止了这只非常有灵性的犬,跟阔阔出耳语了几句,阔阔出便用袍子包住有臭味的羊皮,带着大白回自家的毡帐了。
  蒙力克带着铁木真,来到了营地最边缘的一个毡帐,这个毡帐是年轻勇敢的男子赤老温一家的,两人到的时候,赤老温一家都还没睡,见救出了铁木真,都显得非常高兴。
  大家简短地说了几句,蒙力克便回自家的毡帐了。
  回家后,蒙力克马上将大白带到营地外,然后狠心地将它赶走,大白先是不理解,还不想走,蒙力克的态度却很决绝,大白见蒙力克没有恶意,只得跑了。
  回到毡帐,蒙力克将地狗子抱了出来,抚摸了好一会儿,才拿出小刀,一刀向它的颈部捅去,地狗子的颈部喷出了一股鲜血,屁股上又撒出了难闻的臭液,挣扎了几下,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看着死去的地狗子,蒙力克揉了揉潮潮的眼睛:“请长生天原谅,为了救铁木真,我也只能这样做了!”
  他将那块臭气冲天的羊皮,与地狗子放在一起,然后将包羊皮的袍子,找一个很远的地方埋了。
  最后,他来到河边,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将小刀和身上的臭味清洗干净,回到毡帐坐到了天亮。
  次日一早,脱朵就带着人,通知营地上的每个毡帐,要大家赶紧到乞颜部的大毡帐前聚集,说塔里忽台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大家到齐后,塔里忽台讲道:“这两三年来,我们乞颜部灾祸不断,先是也速该被塔塔儿人毒死,接着是长生天为了警告铁木真一家,用雷电炸死了三只羊。长生天还告诉萨满说,如果不将祸害除掉,即便搬到了这个新营地,灾祸也会跟着我们。果不其然,整个乞颜部的畜群,春天又惹上了严重的瘟疫,大家的损失都不小,想不想知道,祸害到底是谁啊?”
  不明真相的牧民听了,想到死去的家畜,群情激愤地喊道:“请萨满出来,将祸害部落的人说出来!”
  萨满随即站了出来:“请大家放心,伟大的长生天已明示,也速该的儿子铁木真,就是部落的祸害。”
  也速该毕竟是前首领,大家听了,都没有说话。
  塔里忽台和脱朵早有准备,被两人煸动过的一个牧民,开始说话了:“既然长生天已经明示了,铁木真就是祸害,那就除掉吧。大家应该知道,乞颜部的前首领也速该,就是在铁木真定亲回来的路上,被塔塔儿人毒死的。最近,大家听说没有,铁木真这个祸害,竟然又害死同父异母的弟弟别格帖儿!长生天有眼,大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胡来,再祸害我们啊!”
  其他被煸动的牧民,也相继声讨铁木真。
  “可怜那些死去的羊啊,这个可恶的铁木真!”
  “我家的羊已经不多,铁木真又惹祸了。长生天,我们以后怎么活啊!”
  “乞颜部怎么这样倒霉啊!”
  “这么小,就敢害死亲弟弟,长大还得了!”
  “整天闯祸,不如用铁木真来活祭长生天,以求得原谅!”
  “是啊,害死了弟弟,不用他活祭,长生天会怪罪我们的!”
  听到这里,很多人都喊了起来:“说得好,那就用铁木真,来活祭长生天!让伟大的长生天,保佑多灾多难的乞颜部吧。”
  家畜得了瘟疫,别格帖儿死了,这都是事实,捏昆太石和答里台两家,也死了不少家畜,即便想帮铁木真说话,但众怒难犯,只得忍了。
  蒙力克可以反驳,可铁木真已经脱险,即便这些人想杀,已找不到人了,也是一场白忙,更没有出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