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臭液救铁木真 蒙力克杀地狗子4

目录

  第二天,他开始骑着马,在旧营地周边有水的地方到处走,并通过查看炊烟,来寻找家人的新营地,结果一天下来,都没有看见炊烟,于是着急起来。
  黄昏时分,正当他绝望时,大白兴奋地冲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哈撒儿。
  见了哈撒儿,铁木真才知道,为了躲避脱朵等人,全家已搬到不儿罕山的野马谷,白天根本不敢生火做饭,主要以野菜为食,晚上才在夜色中,生火做一点熟食。
  听了这个,他才放心了。
  由于光线很暗,马儿不便走山路,两兄弟又在不儿罕山山麓过了一晚。
  次日,铁木真并不急着与一家人团聚,而是让哈撒儿先回去,给额吉报一个平安,自己则留下来,等待爱马草上飞。
  哈撒儿走了,铁木真猛然想起前几天在野狼谷中,一起共过患难的公狼、狼崽和野马群,当然也忘不了,他走出来时,它们那羡慕的眼神。
  于是,他骑着黑马,带上大白,好奇地来到了野狼谷。
  当他走到狼穴所在的山坡时,只发现两只座山雕的骨骸,没有见到公狼和狼崽,扔了几个石头上去,也没有动静。
  铁木真心头一紧,以为公狼和狼崽渴死了,赶紧下了马,手里提着弓箭,带着大白上了山坡,大白勇敢地冲在前面,停在了洞穴前,仔细地嗅闻一会儿,便走开了,说明狼穴是空的。
  洞穴不是很深,为了确认里面到底有没有狼,他又向里面丢了几块石头,还是没有动静,确认公狼和狼崽已经离开,铁木真才放心地下了山坡。
  他迅速骑上马,向峡谷深处跑去,想看看里面是否有公狼、狼崽和马驹的尸骸,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
  看样子,脱朵带着自己离开后,儿马带着野马群离开了,公狼也带着狼崽搬出了野狼谷。野马群倒是没问题,随便可以找到草吃,而三只狼崽,则说不一定了。
  想起公狼和三只狼崽,铁木真始终觉得不踏实,自己脱险了,他多么希望公狼和三只狼崽,也能找到足够的食物,从而活得很好。
  这是个悬念,一直折磨着他,只有水落石出了,才能安心。
  除了四只狼,草上飞也让他担心,毕竟整个部落的人,几乎都认识白色的草上飞,如果有人打主意,那就麻烦了。
  当铁木真走出野狼谷时,心情非常沉重。
  这天下午,当他在野狼谷外面,到处寻找公狼和狼崽时,大白带着草上飞突然回来了,当铁木真看到马鞍上的草人,竟然穿着自己的旧袍子时,才知道蒙力克和赤老温,采用了瞒天过海的手段,才救出自己。
  一连几天,草上飞都在奔跑,到处寻找小主人,一直没有认真地吃过草,毛发显得非常凌乱,股间甚至还附着好些草爬子,跟以前那匹精神饱满的良马相比,简直判若两“马”了。
  自上次饮过马血后,铁木真还没有与草上飞,好好地在一起待过。他感到非常心疼,赶紧走上去,为爱马捉掉并踩死了草爬子,然后流着热泪,紧紧地抱住草上飞的脖子。
  擦干眼泪后,他牵着两匹马,带着大白,慢慢地爬上了不儿罕山。
  到了野马谷,一家人见到铁木真,都流下了眼泪。接下来,铁木真把蒙力克和赤老温如何救自己的过程,给大家讲了一遍,诃额仑听了以后,对两人充满了感激之情。
  接下来,他又讲了野狼谷中发生的事情,其中重点提到了,为了活下去,公狼不得不吃座山雕的臭肉,而那些成年野马,不得不吃自己粪便的事情,让一家人都陷入了沉默。
  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励志故事:为了生存,动物尚且能这么做,自己一家人,又有什么苦不能吃,又有什么不能克服的呢!
  第二天,铁木真将草上飞牵到水边,边轻声细语地讲话,边给爱马洗了一个澡,洗完以后,还用牙根草给它梳理了毛发。
  毛发干了以后,草上飞又焕发出了往日的光彩,便感激地用头磨蹭着小主人的后背,表示感激之情。
  铁木真见一家人整天吃冷食,不敢生火做熟食,便想起蒙力克救自己时,所使用的瞒天过海之计。
  一连好几天,铁木真都让哈撒儿和别勒古台,去不儿罕山下的草原上,在不同的下风口的河边,先点燃一堆火,然后铺上大量的湿柴,熏起一堆烟,来迷惑塔里忽台和脱朵。
  熏起烟后,哈撒儿和别勒古台撤了,合赤温则躲在山上的松林里,看草原上是否有马群奔跑时激起的灰尘。
  几天后,不死心的脱朵,果然带着一百多人来了,当看见熏烟时,以为是铁木真一家新营地升起的炊烟,兴冲冲地赶过去时,才发现自己上了当,那是人为制造的一堆熏烟,气得用马鞭拼命抽打旁边的一块石头,将皮鞭都抽断了。
  接下来,他命令手下人在草原上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铁木真一家人,才在天黑前走了。
  见脱朵仍不死心,诃额仑为了铁木真的安全,更加不敢掉以轻心,便让五个男孩子带着犬,轮流到山上去放哨,提防脱朵带人进山搜寻。
  同时,他们一家的早晚两餐,才能吃到热的食物,白天饿了的话,只能吃冷的。
  不儿罕山与人世隔绝,除了蘑菇、野菜、野果等,还有野兔、獭子、狍子、松狗子等猎物,食物比草原上丰富多了,铁木真一家暂时还过得去。
  生活暂时安定了下来,为了让五个男孩练习射箭,练就一身过硬的生存本领,诃额仑与速赤吉勒商量后,两人开始轮流去山上放哨,就可以让铁木真带着四个弟弟,每天上午在山谷里练习骑术和箭术,下午再去打猎,为家里提供食物。
  在练箭过程中,铁木真很快就摸索出了经验,便经常带着四个弟弟,以快速跳动的松狗子作为目标,除了吃到美味的烤肉,五兄弟的箭术,也提升得很快。
  同时,在铁木真的建议下,五兄弟还通过吃生心和生肝,来提高眼力,对射箭也有很大的帮助。
  从野马谷捡来的雏雕,在铁木真的悉心照料下,很快就恢复了身体。一有空闲,五兄弟便带着雕和四只犬,让它们彼此熟悉,为配合捕猎打基础。
  到了秋末,天气越来越冷,白天不生火是不行了,他们只得搬进一个洞穴居住,当里面升起一堆火,从山下很难看到烟尘,何况到了冬天,不儿罕山经常被雾笼罩着,更不容易被发现。
  山上的倒木很多,松木有油性,很容易燃烧,比牛粪和马粪方便多了,烤出来的食物,还有一股松香味,也更好吃了。
  这样一来,他们一家人,随时都可以吃上热的食物,喝到热水,生活也恢复了正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