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前辈请指教(第一更)

目录

  “这东西有没有用?”
  王离平时最喜欢搞事,但此时倒是没有理会那群不知如何这么快能够赶到此处的修士,他取出了之前从郭觉身上得到的空虚掘空铲。
  对于他而言,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脱困。
  “恐怕无用。”
  郭觉摇了摇头,“现在令我们如身陷泥沼的,不属于禁制,而是法域的力量,它是将这整个空域变成了一团稀泥一般.”
  “这空虚掘空铲只能触及这法域的威能,和威能纠缠,应该不能令我们脱困。”颜嫣看了王离一眼,说道。
  王离眉头微皱,道:“这就相当于在淤泥之中搅,但挖不到下方喷涌污泥的河床,所以无法破坏这淤泥漩涡?”
  “是。”颜嫣觉得王离此时的比喻十分形象。
  “郭…郭道友。”厉风犹豫了许久,他终于忍不出出声,“忘忧山的陈忘初,恐怕有很大的问题。”
  郭觉看着厉风就不痛快,他最好厉风根本就不要和自己说话,但此时听到厉风的出声,他却是沉默下来,心中罕有的没有出现特别厌恶的情绪。
  万夜河此时都已经怕到麻木了,他觉得小命都不保,郭觉沉默,他却是怒骂出声,而且忍不住就将对自己还不错的厉风都骂在了里头,“你们两个也真的是利欲熏心失了智了,你们想想,你们和这陈忘初根本没有任何交情,他怎么可能平白无故送你们一场大际遇,我看他分明就是知晓此处的布置,就是故意骗你们来送死。”
  “说不定…”他看向前方那座冥玉殿,说到此处,他顿住了。
  他知道王离怕晦气,说不定他说出心中所想,王离忍不住就要揍他。
  但在场没有一个人是笨蛋。
  所有人也都是产生不好的预感。
  他们每个人都觉得有那种可能,这陈忘初说不定就是骗人来给这冥玉殿投食,说不定这冥玉殿接下来会困锁更多的修士,到时候大量汲取修士的气血,说不定会有惊天的变故。
  “真的不会英年早逝吧?”
  王离此时也是心中发毛,他手中握着空虚掘空铲,只觉得非常不妙,好像要自掘坟墓。
  他都觉得现在自己这一堆人好像被一个大蜘蛛用蜘蛛网缠住了,变成了储存的食物,但关键在于,那群遁速惊人的修士,还在大呼小叫。
  “放下你手中的铲子!”
  “你想要做什么,难道想私挖我们的法殿么?”
  “莫要轻举妄动,这不是你们所能染指!”
  王离潜意识里也是不想这些人冲进这片法域之中,他现在很怀疑这座冥玉殿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诱饵,不断吸引修士过来,他甚至怀疑修士被困锁到一定数量之后,恐怕这法域会有变化,将他们全部吸附到冥玉殿上,像榨汁一般挤压。
  但现在声音似乎都传不出去,而且这些人吃相似乎也有些难看,王离也就索性不挣扎了,就看着这群人往这法域之中冲。
  噗噗噗…..
  这就是真正的飞蛾扑火。
  这群修士前方遁速最快的也没有感到这片空域的异常,直接一头就扎进了这片法域笼罩的区域之中,好像细小的石子投入河流之中,发出了一声声轻响。
  接下来往内里不过穿了十余丈,就纷纷遁光迟滞,被彻底冻结在空中一般了。
  最后方的一批修士瞬间感觉不对,硬生生的止住了遁光,但他们骇然的惊呼声才刚刚响起,另王离等人想不到的一幕又发生了。
  这个法域好像活物一般往外扩张,竟是也直接将他们卷入其中。
  这一群修士足有四十几个,原本这些修士之中许多人都不断发声,吵闹的很,但此时陷入这法域之中,顿时全部哑火了。
  一群人全部大眼瞪小眼,见鬼似的互相看,然后看王离等人。
  王离顿时有些高兴了,他挥舞着铲子就对这些人叫道:“各位好啊,你们现在还觉得我拿这个是想要抢先挖宝吗?”
  他们在法域之中说话,声音也全部被淤泥吸收一般传不出去,但在这法域之中,这四十几个修士却还能隐隐约约听到他说话。这四十几名修士的脸色顿时更加精彩了。
  颜嫣不像王离有这样的闲情雅致苦中作乐,她已经飞快的将这四十余名修士打量了一遍。
  这四十余名修士之中,只有一半的修士面相年轻,其余的修士看上去面相都是年过半百,其中有十余名一看就是那种年纪很大的宗门长老级人物。
  这些修士身上的法衣看上去光华灿烂,再加上他们之前的遁光都是不俗,所以她一眼扫过,就确定这似乎不是东方边缘四洲的宗门修士,可能也来自别的洲域的古宗。
  正在此时,数名老者也已经看清了这座大殿的全貌,他们的脸色也是骤变。
  其中一老叟身穿一身白色法衣,银白色的须发缓缓飘动,他脸色阴沉的看着王离等人,寒声道:“你们是何宗修士,此处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会有这样的法域?”
  “一个问题半颗异源。”王离挥动铲子,笑呵呵的说道。
  “.…..!”
  他这声音响起,别说是那四十余名修士的面色变得更为精彩,就连他身侧的何灵秀等人都是狂翻白眼。
  这种时候竟然还能想到敲诈异源,真的是棺材里伸手死要钱。
  这名问话的老者活了这么大年纪,显然也没有见到过如此路数之人,他呆了足有一个呼吸的时间,顿时大怒,“你这小辈,怎么如此无礼,如此境地之下,竟然还敢开如此玩笑。”
  “我如此认真的说话,哪里是开玩笑?”王离皱眉道:“这冥玉殿如此诡异,这法域如此困人,难道事关你们生死的问题,连半颗异源一个问题都不值?你们若是陨落在此,这些异源和法宝都是身外之物,难道前辈你修了这么久,这么大年纪还看不穿么?”
  “你…..!”这名老者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他白眉乱颤,道:“你这小辈真的不知轻重,你到底是何宗的修士?”
  王离笑嘻嘻的伸出左手,道:“半颗异源!”
  四十余名修士顿时齐齐叫骂出声,但王离却是耸了耸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爱问不问的架势。那名白衣老叟也是无奈了,怒道:“都陷于这法域之中,活动都受限,就算我们答应给你异源,你又如何能收到手中!”
  “这你不用管,你们只需将异源点出来就行。”王离得意洋洋道:“按照我们之前的探知,将东西打出几尺远还是可以的。”
  “点到他们身前几尺远,有用么?”
  郭觉等人的脑海之中忍不住浮现出这样的念头,但旋即这样的念头就被一种怪异的感觉给冲淡了。
  他们开始觉得王离有种说不出的特质,这种特质就是,哪怕有一丝的机会,他也要去争取,也要去尝试。
  “好,很好!”
  这名白衣老叟怒极反笑,他伸手一点,灵光闪动间,竟然是真的点出了一颗异源。
  这颗异源往前飘出了三尺,然后停住,如一颗细小的星辰悬浮,熠熠生辉。
  这是一颗黑色的异源,有源气缭绕,呈现一片片的晶尘。
  “灵熙道友,看他点出异源,能够判断出他的大致修为么?”王离的声音轻轻的响起。
  在这种法域之中,只要不大喊大叫,对方根本听不清说话,根本不需要传音的法门。
  听到王离这样的问话,颜嫣等人眼中又是异芒闪动,她们也没有想到王离竟然还有这样的用意。
  “他的修为看起来应该在元婴六层左右,修为不低。”颜嫣马上说道。
  “你是何宗的修士?”那名白衣老叟寒声问道。
  “哈!”王离又笑了,“大气啊,居然肯花半颗异源问这个问题。不妨告诉你,我是餐霞古宗修士陆鹤羽!”
  “.…..!”他这话一说,连万夜河都懵了,一个问题都半颗异源了,竟然还满嘴跑异鲲,居然张口就胡说。这还有没有节操?
  “大哥,你不是还号称童叟无欺么?”他忍不住说道。
  “我当然童叟无欺。”王离呵呵一笑,道:“我方才说半颗异源回答他的问题,又没有说回答就必须是真话。”
  “餐霞古宗陆鹤羽?这名字怎么如此熟悉。”白衣老叟一怔。
  他身后的数名修士却是反应过来一般,“陆鹤羽,你便是餐霞古宗准道子陆鹤轩的师弟?”
  “.…..!”这声音一传来,何灵秀和颜嫣等人都彻底无语。
  这谣传传多了之后就似乎变成了真的,似乎现在修真界很多人都已经觉得,餐霞古宗有一名厉害的年轻修士,就叫做陆鹤羽。
  “不错。”王离呵呵一笑,道:“前辈有何指教?”
  “好,那我再问你,你们来此,是如何会被困在这里?”这名白衣老叟脸上浮现冷笑,他继续问道。
  “我们来此,根本就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看到这座法殿在我们眼前变化,我们觉得诡异,想要直接逃离,结果这法殿之中不知为何就激发出这样的法域力量,让我们困锁在此,我也不妨告诉前辈,我们困锁在此已经有一盏茶的时间了。这段时间内,它毫无变化。”王离看着这名白衣老叟,一副我说得够多,你都已经占便宜了的神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