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深夜交手(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等到剑身之上最后一抹血迹消失之后,陈如圭才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睁开双眼。
  借着透过窗户缝隙的月光,陈如圭端剑平视于眼前,微弱的月光撒在剑身上,仿佛一面镜子一般清澈。
  陈如圭叩指一弹,剑身极为细微的快速抖动起来,嗡鸣之声不绝于耳。
  正当陈如圭愣神之际,余光瞟到一道黑影在剑身的映射下一闪而过。
  陈如圭双指夹住颤抖的剑尖,止住颤抖的趋势,令其安静下来,屋子内没了剑身嗡鸣之声后显得异常安静。
  收剑入鞘之后,陈如圭面色平静的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院内依旧是刚才的那副景象,没有丝毫的变化,然而陈如圭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院内,右手拇指顶住剑柄,好像手中月下老随时都会出鞘一样。
  终于确准了那股气机所在的位置,陈如圭没有转身,平静的开口说道:“蹲在屋顶上不累吗?”
  身后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不过陈如圭也并不着急,虽然此刻他没有转身,可是主动权却掌握在他的手里。
  两方气机牵引之下,身后的那人只能是跟着自己的动作而行,如果陈如圭此刻转身,便是打破了这种气机的平衡,将会迎来身后那人蓄力已久的猛攻。
  手指揣摩着手中剑鞘上的花纹,陈如圭站立的极稳,仿佛身后那人不开口就能和他一直耗下去。
  “想不到居然是一位快晋入青灵境的好手,草率了。”
  一道有些沙哑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屋顶上瓦片被踩的相互摩擦发出滋滋响声。
  “好手算不上,不过是有一番自保的能力而已。”
  陈如圭听到身后那人回应之后才缓缓转过身来,屋顶之上那人面色凝重的看着握剑而立的陈如圭。
  借着月光,隐约能看到此人相貌平平并无出众之处,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老汉,放到街上只一个眨眼便可能再也找不到那种。
  陈如圭开口问道:“敢问先生因何而来?”
  虽说此刻这人已经出现在陈如圭面前,可他并不敢掉以轻心,这人修为并不弱于自己,两只拳头更是要比常人宽厚几分,骨节上皆是磨的锃锃发亮的老茧,明显是在拳脚功夫上下了苦功的高手。
  “先生一词不敢当,老汉只是受人之托照顾朗家几分,早些时候察觉到了仁堂内有气机波动所以来看一看。”
  老汉身形一闪,从屋顶落了下来,双脚稳稳落地身形丝毫不晃。
  陈如圭神色坦然的说道:“那还请先生放心,朗医师一家与我有恩,小子自然不会伤害到他们。”
  老汉上下打量了一番身前的年轻人,见他神色坦然不像作假,心理倒也相信了几分,不过依然开口道:“老汉我信你,不过责任所在,不容有任何的偏差,来吧。”
  老汉脚下步伐一滑,于身前划出一半圆,摆好拳架,本有些佝偻的身躯挺得笔直,气血暴涨之下,身体的各处肌肉隆起,丝毫不像一个四五十岁的老汉。
  “那只好冒犯了。”
  陈如圭拔剑而出,此刻的他修为提升了一大截,正好也需要找个人来试试如今的实力,这老汉却也是个最佳人选。
  噌的一下,老汉五指并拢向前一拳砸去。陈如圭闪身而过,手中长剑展开,剑气纵横,随势变招。
  老汉弓步转身,右臂弯曲以肘撞击,陈如圭只好一闪再闪,谁料这一肘竟是虚晃一招。老汉身形借着一肘之力拔地而起,双拳握紧如猛虎下山一般。
  无奈之下陈如圭只能挥剑而挡,剑气荡漾,青光一闪而过。
  老汉忽然爆发刚猛精纯的拳力,打得剑气滋滋作响,猛然消散。
  剑气虽并未拦住这刚猛一拳,可也为陈如圭打下了一丝空间,挥剑上挑以羚羊挂角之势,斩出一剑,正是那挑山一剑!
  见这一剑来势凶猛,剑气茫茫,如浪千叠。老汉眼中精芒一闪,他这一拳被阻,拳势早已不在巅峰,只好避开这一剑的锋芒。双拳化掌,以雄浑的掌力硬接这一剑,随后借力翻身落地,脚下步伐几个后撤才散开这一剑的余力。
  “原来是剑修,此招已有几分宗师之气象,好剑,好招式!”
  老汉低头望去,只见双掌流血,被这一剑硬是破开了他的拳罡,甚至连同他这如石般坚硬的双手也破了防。
  “此招何名?”
  老汉运用气机止住伤势,抬头看向陈如圭。
  “此招名为挑山。”
  陈如圭缓缓开口,在刚刚一番试探之下,果然有这半只脚迈入青灵境的修为就是不同。不仅身体的反应变的更快了,就连这挑山一剑的威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只用了六七分力便足有之前的全力一剑。
  “挑山式?不错,果然是后浪推前浪,不过老汉我还有一拳,不知你可敢接下?”
  老汉眼中第一次有了郑重之意,。
  “先生敢出,小子我便敢接。”
  陈如圭并不示弱,他也想看看自己的极限究竟在哪里。
  “好!”
  见陈如圭毫不迟疑的应了下来,老汉哈哈大笑,随后正色说道:
  “老汉我曾于山林中观虎数年,终是创出一门虎形拳,虎乃百兽之王,山林之王,远超其他动物几人,威力自是如此。那些酒馆内吹嘘杀虎之人有几人真正见过猛虎?什么滑铲举刀便可杀虎?可笑至极!来!接我这一拳!”
  老汉弯下身子,如猛虎一般蓄势待发,周身之上冒出白气,气血已经激发到了极致。
  陈如圭后背发凉,瞳孔收缩,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一只吊睛猛虎,正对着他咧嘴咆哮。
  似乎是错觉,陈如圭好像听到了一声虎啸!随后那老汉随声而动,径直扑向陈如圭!
  陈如圭不敢再有所留手,手中长剑挥舞,笼罩周围。
  那老汉的拳法刚猛或迂回,只见拳势,难察其行。拳法大开大合,堂堂正正,时而雄浑无比,时而蓄势待发,时而刚猛慑人,时而灵动敏捷。
  每接下老汉一拳,陈如圭耳旁便有一声虎啸传来,震的他心神激荡,剑气不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