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出医后续(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刘叔你怎么来了?”
  朗月推门看到院中的老汉时一愣,但是很快就高兴的跑到了老汉身旁,明显是早就认识。
  “奥奥,这不是年纪大了么,身子骨不行了,腰疼的睡不着,所以才来着想找老朗开点药。结果看店铺没人,我就进来了。”
  老汉的身形再次佝偻了下去,甚至还极其真实的咳嗽了两声。如果不是刚刚和这老汉有过交手,现在手臂还被打得有些发麻的话,陈如圭还真可能会相信这老汉只是一个虚弱的老人。
  见陈如圭面色有些古怪,老人再次咳嗽了两声开口说:“这不,进来就看到这个小伙子,还和老汉我唠了唠呢,是吧?”
  老汉眼神看向陈如圭,嘴角挂着慈祥的笑容,递给陈如圭一个眼神,陈如圭心领神会。闻听此言,朗月也将视线转到了陈如圭的身上。
  陈如圭摸了摸鼻子,点头说道:“对啊,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看来朗月认识这老汉,而且还很熟悉,那老汉之前所说的那些应该没有假话。既然老汉不想让他们知道,陈如圭倒也乐得帮他圆这个谎。
  “那走吧,我爹他在前店里,正好给刘叔你开点药。”
  朗月扶住老汉佝偻的身躯,看了陈如圭一眼后,带这老汉往前店走去。
  老汉转过头来面带笑容得对着陈如圭说:“小伙子,改天我们接着唠。”
  陈如圭摆摆手,心里一阵拒绝,可还是笑着目送老汉离开,唠嗑可以不过打架还是算了吧。
  ……………………………………………………………………………
  店内,朗医师面容有些疲惫的坐在台后,手中在整理着昨日的账本。
  “爹,刘叔来了。”
  朗月领着刘叔从后门走了进来,朗医师看到老汉之后也有些惊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开口说:“老刘怎么了,这么晚了还来我这。”
  老汉本想开口解释道,朗月却抢先一步替他说了出来。
  “刘叔他腰疼的睡不着,想找爹开个药。”
  朗医师点了点头,看着老汉佝偻的身躯,他俩相识多年,对于老汉身上的小毛病自然很了解。
  先是打发走了朗月,让她快去睡觉,再不睡天都亮了。朗月只好撅个嘴,不情不愿的回后院去了。
  朗医师从一旁拉过来一个椅子,让老汉坐下,而他自己则站在老汉身后,用手指沿着老汉弯曲的脊椎骨按了下去。
  当他按到接近尾骨上方的时候,老汉倒吸一口凉气,诶哟了一声。
  朗医师将老汉的衣服略微掀了起来,在柜台里拿出一瓶红色的小药膏,涂抹在老汉按起来疼痛的位置上。
  “你这是老毛病了,都多少年了,治标容易治本难啊。”
  朗医师摇摇头,又用胳膊肘在老汉的两侧肩膀上压了压,结果是一阵噼啦啪啦的响声。
  老汉活动了下肩膀,起身抻了抻腰,不过身形佝偻,幅度却也不大,嘴中缓了口气说道:“治标就挺好了,这下可舒服多了。”
  朗医师叹了口气,对于老汉的腰伤他毫无办法,因为他根本没看出来病因,只好归根到老汉他年纪大了,身体素质下滑,暗藏的各种小毛病就爆发出来了,他怎么能想到这老汉压根一点毛病都没有。
  “我给你开两副药,回家记得吃。”
  在朗医师起身为他抓药的时候,老汉似是平常的开口问道:“怎么今天出诊回来这么晚?”
  “街北小老二他们家出事了,小老二让人打成重伤,差点人就过去了。”
  朗医师一边抓药一边回答,他如此疲惫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么重的伤势他除了陈如圭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完全将人往死里打,一番救治之下,着实是耗费心神。
  而救下陈如圭,说实话他也没做些什么,完全是依赖陈如圭自己从鬼门关走了回来。
  “小老二怎么会惹上这种事?”
  老汉有些疑惑,他也是这条街上的人,平时在这仁堂边上还有一个自己的小摊,所以对于这小老二并不陌生。
  小老二自己住在街北,三十多岁无妻无儿,在家里排行老二,又因长的矮小所以被叫做小老二。不过这小老二长得却是相貌堂堂,颇为帅气,除了生来矮了一些之外,几乎没有什么缺点。
  平常干些杂活维持生计,街里街坊都是很熟悉的,哪怕是有什么矛盾也不至于把小老二差点打死。
  “听说是小老二他和城里慕容府小姐偷摸好上了,没管住自己的家伙事,上了人家的床。结果事情败露让府里人知道了,直接找人抓起来带回府里,等被发现的时候人已经只剩一口气了。”
  朗医师将抓好的药包裹起来,递到老汉的手里,重新坐回原位。
  老汉接过药,也没问这事报没报官,都是活了半辈子的人了,对于人情世故早就熟到了骨子里。小老二是什么身份,而那慕容府又是什么身份?官府根本不会为了一个平民的公道去触犯崇明城的家族势力,这些家族虽然有一定的利益冲突但是却又同系连枝,在这崇明城内几乎就是土皇帝一样的存在。
  崇明城里除了那冠军侯府外,哪怕是一方镇守也要掂量掂量这些家族的份量,说不定惹了小的就会招来大的,大的走了身后还有老的。不止只是崇明城,整个大平国都是如此。
  “不过既然是慕容府的人把小老二打成那样,那你去救他会不会....”
  老汉没有将话说完,可是意思朗医师却懂了。
  “不至于,小老二就算不死也废了,犯不上因为这种事迁怒到我。”
  朗医师摇摇头,对于这种事情自然也考虑过,但是医者仁心,他不能允许自己见死不救,再说这慕容府也是一大家族,犯不上和自己这个小小的医师过不去。
  老汉微微皱眉,凡事不怕一万,就怕这万一。他起身拎起药包,掏了掏身上的口袋,有些尴尬,谁让他来的匆忙,压根没带钱出来。
  “没事,都老朋友了,走吧。”
  朗医师不在乎这些,两副药加一起也没多少钱。
  “哈哈,早上出摊的时候把钱给你,先走了。”
  老汉哈哈一笑,抬起手臂示意了一下之后就出门离开。
  等到老汉离开之后,朗医师起身活了动一下肩膀,就准备关门休息。如今他这个岁数,熬到现在确实有些熬不住了,如果他那儿子还在的话...“唉。”朗医师叹息一声,将仁堂大门锁好,回屋休息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