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怎么选?(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曹永年是曹家家主,以他的身份,能够说出篡位这两个字,绝对不会听风就是雨,也不会是毫无根据的主观臆断。
  不说了如指掌,十成把握,至少也有个七八分。
  洪辰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有些意外,钟灵芸断臂重伤,随后就没了踪迹,这才过去几天,换个人十有八九会继续蛰伏一阵,再等等看看,可福伯却是雷厉风行,直接开弓射燕,这种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性,当得起枭雄的评价。
  “这几天,钟启盛,钟启明,钟启亮三个都没有露过面,不知道明天订亲宴会不会出席,刚好我也收到了请帖,如果明天订亲宴上碰到,你需要的那些药材,我倒是可以帮你提一提。”
  说着,曹永年脸上露出一抹歉意,洪辰明白意思,钟家之事,曹永年不想掺和进去。
  洪辰不介意地笑了笑,曹永年算是把话说透了,他要是再强求,就有点勉为其难了。
  写下一张清单交给曹永年,洪辰道:“曹家主,这些药材我也不是很急,你看情况,不方便就算了。”
  曹永年笑得意味深长,点点头:“洪先生理解就好。”
  又随意聊了几句,洪辰便起身告辞,曹永年送到门口,洪辰婉拒了他派车相送的好意,叫了辆出租车离开。
  送走了洪辰,曹永年回到房间,妻子魏钰晗好整以暇地坐在床沿等着他。
  “福友善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明天他儿子的订亲宴,你真的要去?”
  “场面上的脸面还是要给的,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不提我们曹家和钟家合作了近十年,关系一直不错,就说淑云和绍宇的感情,你又不是不知道...”
  见妻子一副据以力争的模样,曹永年揉了揉太阳穴,打断道:“行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明天的订亲宴必须去,还要送一份大礼,我收到消息,这两天,福友善和汪,苏两家家主会了面,应该是许了这两家不少好处,要是再加上许家,牛市五个一线家族,等于拉拢了三家,利益联盟新成,正是需要杀鸡儆猴来立威,难不成你希望我曹家当这个出头鸟,成为靶子?”
  魏钰晗蓦然心惊,他出生富贵之家,并非肤浅的家庭主妇,听丈夫这么一说,眉眼间透出一抹深深隐忧。
  曹永年看了妻子一眼,摇头叹道:“并非我曹家不愿出手,而是实力不够,至少明面上要从善如流,暗中能提供的助力,我不会吝啬,哪怕冒一些风险,之前洪辰找我私聊,想要求购一些药材,让我个中间人,我便顺水推舟把钟家的现状向他透了底,我相信,他肯定不会无动于衷的,我看得出来,他对药材渠道十分看重,之前他就有意和钟家化敌为友,他手中掌握的力量,比我曹家只强不弱。”
  魏钰晗消化了片刻,眼神微亮:“你的意思是,他会出手帮钟家人...”
  话到一半,又脸色一变:“可之前他和钟家人的恩怨并没有化解,要是站在福友善一边...”
  曹永年知道妻子已经领会了他的意思,挥手道:“你就别瞎猜了,洪辰我接触下来人品还是不错的,当然,他最终如何动作,站在哪一边我也说不好,要是他被福友善拉拢,那是钟家人的命,如果他站在钟家人一边,这时候我曹家倒不是不能考虑添上一把火。”
  说罢,看了看表,打着哈欠道:“快十二点了,赶紧睡吧。”魏钰晗嘴角蠕动了几下,似还想说什么,可见曹永年开始脱衣服,一脸犯困的表情,最后化作了哑然。
  ......
  周六,中午。
  福友善的儿子与许家家主的女儿,福康龙与许彤彤的定亲宴,在牛市唯一一家六星酒店,戈尔曼举行。
  宴会厅内布置成大红色调,喜气洋洋。
  最前方的舞台下方,主桌边上的一桌归属男方,除了钟老爷子,钟启盛,钟启明等人钟家一干直系成员悉数在列。
  看着高朋满座的画面,看着满脸堆笑,穿梭于各桌之间,以正主身份与应邀前来的各家族代表打招呼的福友善,听着那一道道带着恭维的道贺声,钟家众人均是脸色阴沉,犹如一片乌云笼罩头顶,低沉的气氛与整个宴会厅格格不入。
  宴席还没开始,钟启亮已经自顾喝上了,一口闷掉二两杯的白酒,嘴里愤愤低骂:“玛德,要不是当年老爷子心善,这个狗东西早被主家一脚踹出门了,要不是这些年大把大把的资源喂养,这个狗东西哪能突破至三品,养了他十多年,结果养出了一条白眼狼...”
  钟启明瞥来一眼,叹气道:“启亮,事已至此,骂有什么用...”
  钟启亮一拍桌子,不知是酒气上冲还是气愤难抑,脸上一片涨红:“二哥,我心里堵得慌,这个狗东西能到三品,纯粹是我钟家用资源堆出来的,要是把这些资源砸在大哥,我,绍宇身上,大哥何至止步一品巅峰,就算到不了三品,二品中高段绝对不叫个事,我也不会只是一品高段,现在起码是个二品,绍宇更不会到现在才半步入品,至少也是一品中高端,咱们钟家何至于此!”
  饶是牛市钟家家大业大,又是药材世家,也无法满足所有家族子弟武道修炼,一品之前还好,到了一品之后,天资差的,砸几千万乃至上亿的资源,都未必能提升一境,是以,需要资源集中,重点培养。
  钟灵芸自不必说,能够不到三十岁就达到三品高段,除了本身天赋优越外,还得益于家族资源优先供给。
  十几年来,钟灵芸耗费在武道上的资源,不低于二十个亿。
  对此,钟家从上到下无人怨言,钟灵芸天赋高,又是老爷子的亲女儿,钟家也需要一个最强者坐镇。
  而对于福伯的培养,钟家不少人是有异议的,毕竟是外姓,身上不沾一丝钟家的血脉,连旁系子弟都不如,从当初二品高段,提升至三品初段,消耗家族资源十多个亿,占了许多钟家之人的份额。
  如今,钟灵芸,以及钟家十一个武者,渺无音讯,凶多吉少,福友善乘机反客为主,谋朝篡位,等于是十多年来,钟家培养武者花费的大几十亿全部丢水里不算,还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这叫钟家人如何能甘心,如何能不怒,如何能不郁闷!
  “爸,我宁愿向主家求援,也不便宜了这头白眼狼。”被三叔带动了情绪,钟绍宇怒火中烧,紧紧盯着父亲,一脸玉石俱焚的表情。
  钟启盛皱眉看了他一眼,哼了声,低沉道:“福友善背后没人支持,你以为他敢这么干,向主家求援,等于是家业拱手奉上,而让位福友善,牛市钟家三分之一的产业依旧归我们掌控。”
  “两个选择,争一口气,丧失所有主权,一无所有,以后你们每个人都沦为打工者,或忍辱负重,保留三分之一的权力,几十亿家产,你们说,怎么选?”
  说罢,目光环视,众人纷纷避开他的视线,满脸的不甘,却沉默不语。
  “我不关心你们怎么选,我只关心欠我的一份,你们钟家怎么还。”一道懒洋洋的声音突兀传来,众人一愣,纷纷寻声看去,只见一个年轻人不知何时站在了替福友善留着的那张空椅子后头,嘴角叼着一根香烟,脸上表情漫不经心,眼神不温不火地看着众人。
  “洪辰!”钟启明眼神倏然一亮,豁然起身,年轻人不是洪辰又是谁?
  钟启明紧接着问:“灵芸,她怎么样了?”
  众人神色一紧,眼中不约而同地闪现希冀之光。
  洪辰悠悠地吐了一口烟丝,好笑道:“这个问题似乎应该我问你们吧,你们把她藏起来,这样承诺我的龙头凤尾花就不用兑现了,对不对?”
  不等众人应答,他眉头一皱,几分不耐地道:“这种小儿科的把戏收起来吧,刚才你们说到选择,我也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你们现在就兑现承诺,把龙头凤尾花交给我,要么把你们钟家做主的那个人叫来,我和他当面谈,我听说了,你们钟家改朝换代,现在做主的叫福友善...怎么选,你们自己考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