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死不可怕,咱地府有人

目录

  有人开口道:“云姑娘,你是云家的独苗了,我们也不想与你为难,交出宝物,方能活命。”
  云依依冷眼从他们的身上一一扫过,语气中充满了杀意,“我云家的灭亡,有你们的一份,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活!”
  轰!
  她周身的气势再度加强,周遭的飓风发出龙吟之声,风居然出现了颜色,将她给遮掩,那些原本与风交缠的火焰直接被割裂,与风刃一起形成风火刀片,向着四周弹射而去!
  “嗖嗖嗖!”
  有如炮弹一般,连绵不绝,铺天盖地。
  “嗤嗤嗤!”
  一切修为不行却喜欢凑热闹的修士,直接被刀刃穿过,全身燃烧起火焰,连哼都没哼一声,便身死道消。
  周围的建筑也是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一片狼藉。
  “这是魔女!大家替天行道!”
  手持拂尘的老者眼眸一眯,手中的拂尘抬手一挥,顿时化为了无数的白色丝线,如同灵蛇一般向着云依依缠绕而去!
  手持羽扇的老者同样是轻轻一挥手中的扇子,顿时有着光华流转,三条火焰巨龙翻滚腾挪,将飓风给顶了回去。
  其他人也是同样出手,一时间法术漫天而起,天花乱坠,风火雷电不住的闪烁,形成异象。
  囡囡看得激荡不已,小手握成了拳头,盯着战场,咬着牙关急切道:“念凡哥哥,我们要不要出手帮忙?云姐姐好可怜啊。”
  龙儿也是不住的点头,不耻道:“就是就是,这群人都是道貌岸然之辈。”
  李念凡只能看个热闹,感觉漫天的法力着实惹眼,开口问道:“云姑娘的胜算几何?”
  “理论上来说很难。”妲己分析道:“她只是分神境界,却深陷围攻,而且还有两名合体期修士,她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原来是这样。”
  李念凡点头,接着叹了口气道:“让她发泄一下吧,你们看着点,若是她撑不住了,出手救下。”
  他看着战场,云依依红衣抖动,秀发飞扬,行走在飓风之中,脸上再也看不到之前的笑容。
  尤记得那个身着红衣的洒脱身影,恐怕今后再也见不到了。
  仅仅是短短的半柱香的时间,一前一后,判若两人。
  人呐,有时候真的很脆弱。
  却在这时,云依依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不过却是勾起一丝妖媚的冷笑,抬手之间,手中多出一片莲叶,其上闪烁着诡异的光芒,这一刹那,漫天的法力似乎出现了停顿。
  “你们既然想看是什么法宝,我就给你们看看!”
  云依依的眼眸陡然间变得无比的深邃,周身的气势变得极度的冰寒,语气森然,完全不像是她自己的声音,有一种高高在上的蔑视感。
  那莲叶微微颤动,根茎处居然转变为了一丝黑色。
  嗡!
  云依依周身的风的威力何止增长了数倍,而且,颜色再变,变为了黑风,向着四周轰然扫荡而去!
  黑风如刀,蕴含着切割之力,所过之处,那些屋檐瞬间化为了齑粉,凭空蒸发,周围无尽的绚烂法术也是瞬间被碾压清场。
  龙儿好奇的问道:“念凡哥哥,对方撑不住了怎么办?”
  李念凡摸了摸鼻子,“额……当没看见好了。”
  “这,这是……”
  那群修仙者纷纷露出惊骇之色,转身想要逃跑,不过哪里能逃过黑风的速度,一旦被扫中,便是尸骨无存。
  那两名合体期老者面色一沉,感到心惊肉跳,转身就跑。
  云依依的红衣此刻却是更红了,艳红如血,抬手一指,顿时有着两条黑色旋风呼啸而出,速度快到了极致。
  在那两名老者惊骇的目光下,黑风轻飘飘的划过,便让他们随风而逝。
  “疯……疯了!”
  那名妇人以及众多的修士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炸裂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被吓得魂飞魄散。
  这可是两名合体期的修士啊,居然就这么死了,这完全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然而,此时的云依依显然不会给他人思考的时间,周身气势冰寒,杀气有如实质。
  那些围攻的修士很快就被屠戮殆尽。
  云依依飘在虚空之中,扫视着地面,冷厉的气息让所有人都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她的杀意极其不稳,法力如同煮沸的开水一般在沸腾,身子一荡,向着一处人家飘落而去。
  那户人家的人顿时吓得全身颤抖,跪倒在地,“云……云姑娘。”
  “我家人是怎么死的?”云依依的声音平静得可怕。
  “是云兰宗、落尘宗、天湖宗以及星月阁的人联手过来的。”其中一名中年人的声音都在颤抖,急切道:“这不关我们的事。”
  云依依面容冰冷,“我云家得到宝物的消息是如何传出去的?”
  “是,是……”
  “哗啦!”
  云依依抬手一扬,风暴顿时将那群人包围,有如万千刀割,让一个家族整整齐齐。
  仅仅是这片刻的功夫,整个青云成从繁荣热闹,转便成了人间炼狱,横尸遍野,所有人都是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喘。
  然而,云依依居然依旧没有停手,脚步一迈,重新出现在一户人家之前。
  “云姑娘,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完全不关我们的事啊!”
  云依依没有说话,长发乱舞,抑制不住的杀机,就准备痛下杀手。
  “阿弥陀佛。”
  一直闭目念经的戒色和尚当即迈步,挡在了前方,“云姑娘,差不多了,冤有头债有主,这家人何其的无辜,莫要误入歧途,越陷越深,为心魔操控!”
  “戒色和尚,我与你成不了婚了。”
  这是云依依的第一句话,她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眼眸更为的深邃,气息暴虐,语气却出奇的平静,“仅仅是一瞬间,我就失去了我能拥有的所有的东西,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她全身涌动着血色红芒,眼眸重回冰冷,“我云家世代友善,这群人获我云家诸多恩惠,半条命都是我云家的!如今我云家惨遭灭门之祸,他们却置身事外,毫无救援的意思,我只不过是连本带利的收回来罢了!你让开!”
  她抬手一挥,当即就有无尽的风刃呼啸而过,意图绕过戒色,取人性命。
  戒色面无表情,周身有着佛光溢散,形成一个金色的光罩,点亮四周,将风刃尽数拦截。
  “云姑娘,这家人纵然有着不是,但也罪不至死,还是放手吧。”李念凡带着众人走了过来,忍不住开口劝道。
  “李公子,人类多是忘恩负义之辈,今日你们救下他们,他们不但不会记你的情,指不定还会反咬你一口!”
  云依依突然笑了,看着戒色,笑容很凄凉,“人性就是如此,你如何去渡?索性杀了,杀到他们怕了,杀到他们胆寒,让所有人都惧怕你,自然就消停了!”
  戒色眉头一皱,开口道:“云姑娘,你入魔障了。”
  “呵呵,李公子说过,佛道是道,魔道也是道,是这天下逼我走这条道的,我没得选!”
  云依依说完,看着众人,身子缓缓的后退,接着一转身,化为了一道红芒,远遁而去,有着晶莹的水珠自空中飘落。
  “哎。”
  李念凡叹气摇头,对云依依充满了同情,心情顿时变得烦躁起来。
  多好的一对啊,自己还是半个红娘,转眼间居然就变成了这样。
  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善良活泼的少女被逼成了这样。
  “阿弥陀佛。”
  戒色念了一声佛号,缓缓的走到街上,盘膝而坐,周身有着金光流转,一股浩荡而圣洁的气息冲天而起,将整个青云城笼罩。
  在金光的照耀下,肉眼可见的,周遭一个个魂魄显露出来,然后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将魂魄统统的向着戒色这边牵引。
  “见死不救,此一罪,魔障在前而不杀,此二罪,这份因果,理应记在贫僧的头上。”
  话毕,金光缓缓的归拢于身,连带着那些魂魄,居然一起,融入了戒色的身体。
  “戒色和尚,你这……”
  李念凡愣住了,只感觉这么做显然是不妥的。
  “安抚死着的怨念与仇恨,贫僧这是在赎罪,李公子不必担心。”戒色双手合十,云淡风轻的开口道。
  这还不担心?将那么多魂魄吸入自己的身体,这能好受吗?
  而且……他所谓的赎罪,到底是在为自己赎罪,还是在为云依依赎罪,李念凡不懂,但能隐隐猜到。
  “之前我应该态度坚决一些,将那片莲叶给要过来的。”戒色和尚罕见的流露出了后悔的情绪。
  妲己开口道:“那莲叶确实有问题,根茎居然会变成黑色。”
  “在最开始的时候,贫僧就感觉到那莲叶深藏着一股可怕的魔性,想来是一件魔宝了,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戒色顿了顿,突然那开口道:“李公子,贫僧恐怕不能陪你们一同去灵山了。”
  李念凡当即摆手道:“无妨,我们自己去就行,大师尽管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诸位,就此别过了。”戒色低垂着头行礼,随后向着云依依的方向,迈步而去。
  李念凡等人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久久不曾言语。
  囡囡和龙儿则是哭得稀里哗啦,泪眼直流。
  妲己和火凤也不好受,大家一路行来,已经成了伙伴,眼看他们好事将近,眼看他们遭逢大变,有如感同身受。
  李念凡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所有人都是用一种不安的眼神看着自己等人,不由得摇了摇头。
  他抬腿走出,再度来到云府的大门前,对着众人道:“你们还是把这块牌匾修好,给人家挂上去吧,否则下次回来,可没人救你们了。”
  众人无敢不从,深以为然的点头,“唉唉,一定,一定!谢谢提醒。”
  从青云城走出,少了那一对,队伍明显少了很多的欢乐,众人闷头赶路,话少了不少。
  龙儿咬着手指头,一边流着泪,天真道:“戒色哥哥跟过去,是要去阻止云姐姐的吗?”
  李念凡摇了摇头,“显然不是,想来应该是跟过去如同刚刚那般,给云姑娘收尾赎罪吧。”
  “那后果会如何?”囡囡比较关心这个。
  “一个身体只能容纳一个神魂,戒色和尚以自己为容器,而且吸纳的都是带有怨气的鬼魂,不出意外的话,活不成了。”火凤看似平静的说道,一如既往的高冷,只不过眼眸中还是流露出一丝悲伤。
  “啊,会死?”龙儿的眼泪量再度提高了一个档次,形成了波浪线,同情道:“哥哥,你能帮帮他吗?”
  李念凡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我不过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有着功德圣体的凡人,怎么帮?拿头帮?”
  话锋一转,他开口道:“不过刚刚见到那些魂魄倒是提醒我了,若是真魂归地府了,我可以去找黑白无常通融一下,大家老相识一场,想来还是能够帮忙照顾一二的。”
  这就是广交友的好处啊,死不可怕,咱地府有人。
  龙儿的哭声小了,惊喜道:“还真是,哇~哥哥,你真厉害!”
  接下来的路程众人并没有耽搁,期间腾云驾雾,很快灵山就近在眼前了。
  这里群山迭起,完全就是一片山的海洋,一浪又一浪。
  远远看去,还挺像一尊尊佛影,或躺,或仰,或坐,虽然地势不佳,对于修仙者来说倒也无伤大雅,环境自然是没得说,不得不说,月荼还是挺会选地址的。
  来到这里,虚空中已经开始有着一道道遁光飘飞而过,因为能来此的都是一方大佬,自然个个气势十足,有的骑着一只巨大的雕,一边扇动着翅膀,一边发出“啾啾”的鸣叫声,生怕别人不知道它是雕。
  还有人驾驭着奢华的马车,由天马拉着,闪烁着华丽无比的光芒。
  参加这种聚会,出场请自觉炫富,这可是门面,若光是一道光秃秃的遁光,那就显得有些不上档次了。
  李念凡看着远处,嘀咕道:“看来是没法走了。”
  佛教在灵山的深处,面对如此多连绵起伏的重山,一座座爬显然是不现实的。
  “坐稳了,飞机要起飞喽。”
  他微微一笑,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功德金光便很自觉的冒出,如同海浪一般翻腾,凝聚成一个巨大的金色祥云,闪耀着夺目的光辉,将众人给慢悠悠的托了起来。
  一瞬间,刺痛了无数人的眼……
  ps:今天是感恩节,感恩各位读者老爷的支持,木下在这里拜谢了~~~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月底了,各位手上如果还有月票的话,希望能够支持一波,关系到书的成绩,这对我很重要,真心感谢!
  还有,各位别养书啊,我快被饿死了,要恰饭的,求订阅,求推荐票,拜托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