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左拉(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塞尚盯着喊他的年轻男人看了一会儿,然后试探着问道:“你是左拉?”
  被叫做左拉的年轻人兴奋的答道:“对啊,我就是左拉,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塞尚也兴奋的附和道:“我也没想到啊,咱们这都多少年没见了!”随即转身向莫奈和马奈介绍道:“这是爱弥拉--左拉,我的中学同学,当时我们都在校乐队,我吹铜管、他吹长笛!
  这位是爱德华--马奈先生,我现在正在跟他学习绘画,这位是托尼--莫奈先生,是我今天刚刚结识的一位非常厉害的画家。”
  虽然莫奈在表面上跟马奈一样,只是礼貌性的跟左拉握了一下手,但实际上此刻他的心里却在掀起惊涛骇浪,因为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左拉啊,初中语文课本里就介绍过他。(在莫泊桑的《福楼拜家的星期天》中非常生动的描绘了左拉,当然了那个时候的左拉就已经是知名作家了,同时提到的还有屠格涅夫和都德,没错、就是《最后一课》的都德。)
  不过莫奈对他的印象更多的还是来自于他的《娜娜》和《克洛德的忏悔》,尽管他是当做小黄文来看的......
  就在莫奈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左拉在向莫奈和马奈敬了一杯酒之后,好奇的向塞尚问道:“你怎么没继承你父亲的银行,而是跑去学画画了?”
  “你忘了上学时候咱们俩的梦想了?我要做一名伟大的画家,而你要做一名伟大的文学家,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做什么?”塞尚反问道。
  “额,我现在是一名没有名气并且落魄的小说家。”左拉有些尴尬的答道。
  “你看看,你也没有放弃你的作家梦嘛,那我为什么要放弃我的画家梦?”塞尚一脸得意的说道。
  而一边的莫奈则在心中暗自嘀咕道:“左拉能跟你一样么?你父亲是银行家,家里上百万法郎的家产等着你继承,所以你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去追求你的梦想。而左拉就不一样了,根据自己的记忆和观察他的穿着打扮,可以说现在是他最落魄的时段,如果光奔着作家梦的话,没准得饿死,等有合适的机会我还是想办法帮他找份能糊口的工作吧。”
  就在莫奈想着该如何帮助左拉的时候,忽然马奈开口道:“左拉先生,我有个朋友的出版社现在正好缺人,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有兴趣、有兴趣,不知道是哪家出版社?”已经穷的快要连房租都交不起的左拉立刻点头答应并追问道。
  “阿歇特出版社,这样吧、我给您写一封推荐信,然后后天你就去出版社找德雷斯主编。”马奈想了一下,然后答道,之所以他让左拉后天去,是因为他明天得先找德雷斯商量一下这件事。(马奈家境也极为优渥,他父亲是内务部首席司法官。)
  就在塞尚因为见到了老同学、左拉因为有了新工作的机会、莫奈因为一天之内结识了三位名人,大家都喝的很开心的时候,忽然酒馆里传来了一阵口哨声,莫奈闻声回头一看,只见是一名身材高挑、长相虽然并不惊艳、但绝对让你一眼过去就忘不掉的年轻女人款款的走了进来,尤其是她那双眼睛,带着一种挑逗、不屑和轻视混合在一起的眼神,无论是谁带着什么样的眼光看她,都无法找到一丝一毫的优越感。
  莫奈好奇的向身边的塞尚问道:“这女人是谁啊?”
  塞尚斜睨了马奈一眼,然后笑着答道:“这个你就得问马奈先生了!”
  “额,这是维多琳--默兰小姐。”马奈有些尴尬的答道。
  听到这个名字,莫奈顿时恍然大悟,心里暗道怪不得我刚才看她觉得这么眼熟呢,原来她就是《草地上的午餐》和《奥林匹亚》的女主角维多琳--默兰啊!
  说起这个女人跟马奈的关系那是非常复杂,默兰给马奈当了十多年的模特,马奈共有七幅作品是以她为主角。不过默兰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模特,而是一边给马奈做模特一边跟他学画,并于1876年将自己的自画像《年轻女子的半身像》展出,签名就是“维多琳--默兰,马奈先生的学生兼模特,《奥林匹亚》的模特。”可惜,后来默兰并没有在绘画上取得太大的成就。
  正当莫奈在心里暗暗八卦的时候,塞尚凑过来低声对他说道:“其实马奈先生一直想请默兰小姐做他的模特,可惜人家不愿意。”
  塞尚的话音刚落,意外却出现了,只见默兰走到几人身边,一脸正色的向马奈问道:“爱德华,如果我做你的模特,你真的肯给我一天十法郎?”
  虽然不知道默兰为什么会这么问自己,但马奈自然是连声答应道:“当然,再高一点都可以!”
  “不用再高了,就十法郎一天,我先预支十天的,给钱吧!”说着,默兰就冲马奈摊开了手。
  马奈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元的钞票,还没等递过去,就被默兰急不可耐的一把抓了过去,然后对他说道:“你是在热得布芳花园别墅画画对吧?明天早上我就过去找你!”说完,便转身急匆匆的离开了酒吧。
  看着默兰的背影,马奈挠了挠头对身边的伙伴们似是询问似是自言自语道:“默兰这是遇到什么事儿了吧?”
  “可能是吧。”塞尚随口敷衍道,然后转身向莫奈邀请道:“莫奈先生,我在热德布芳花园别墅那里有一间画室,还蛮宽敞的,也离您那里不远,要不您以后就来跟我们一起画画好不好,这样也方便咱们互相交流和探讨。”
  能够有机会与两位油画大师在一间画室画画,莫奈自然是求之不得,于是毫不犹豫的连声答应了下来。
  但等到第二天当他来到位于热德布芳花园别墅的塞尚画室,这才明白塞尚邀请自己过来的目的,原来他这是觉得自己在狭小的租房里画画太可怜,所以这是想帮自己一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