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埃菲尔铁塔(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解答完塞尚等人的疑问之后,莫奈忽然心中一动,既然这幅画要命名为《200年后的巴黎》(毕竟命名为《200年后的滨城》是件根本不现实的事儿,除非这幅画莫奈不想展出),那么莫不如索性再增添一点巴黎的标志性建筑。
  而莫奈所选择的巴黎标志性建筑并不是凯旋门、巴黎圣母院、卢浮宫等现有的建筑物,而是非常恶趣味的添上了埃菲尔铁塔。
  看到莫奈在画布的右下角又画上了一座与“中心裕景”高度不相上下的塔状建筑物,塞尚再次好奇的问道:“托尼,这是什么?”
  “这是未来巴黎的新地标,一座高达325米的铁塔!”莫奈笑着解释道。
  “托尼,你这想象的就太夸张了,如果说两百年后因为居民增加和技术进步,那么建造几百米高的高楼是出于实用性的考虑,还勉强说得过去。但这种硬邦邦毫无美感的铁塔,巴黎人民是绝对不会允许他出现在艺术之都。”这次,就连马奈都忍不住质疑道。
  对于马奈的质疑,莫奈倒并不觉得意外,因为埃菲尔铁塔在建造过程中就争议不断,很多巴黎的文学艺术精英都参与抗议反对修建铁塔,其中就包括著名文学家莫泊桑、小仲马等人,甚至他们还签订了一个名为《反对修建巴黎铁塔》的抗议书。(上面老多名人签名了......)
  最搞笑的是当时还有所谓的“生物专家”声称埃菲尔铁塔的灯光将会杀死塞纳河中所有的鱼,额、大体上就跟现在宣称“信号基站有辐射”的那帮人差不多......
  “莫奈先生,为什么在您的画上找不到卢浮宫、凯旋门和巴黎圣母院呢?”一边仔细看画的默兰抬起头不解的问道。
  “因为我这幅画是一个远景图,视角是从塞纳河的另一边看过来的,所以如果建筑物太小的话即便画了也看不大出来。”
  “那为什么要这么画呢,您不觉得塞纳河占的位置太大了么?”默兰继续问道。
  “这个嘛,等我上完色之后你就知道了,到时候保证能让你大吃一惊!”莫奈神神秘秘的答道。
  “好吧,那我就等您画完的。”
  就在莫奈一边作画一边回答着塞尚、默兰关于《200年后的巴黎》各种各样的问题的时候,玛索太太则在跟自己的好闺蜜菲洛朗太太,两人年纪相近、兴趣相投,唯一的区别就是菲洛朗先生还活着......
  菲洛朗太太一边帮着玛索太太布置房间一边好奇的向她问道:“索菲亚,你真的要让住在你家的那位画师给你画那种画?”
  “那当然了,我昨晚都跟他说好了。”玛索太太随口答道。
  “那他就没有什么反应么?毕竟是画那种画啊,不能穿衣服的。”菲洛朗太太追问道。
  玛索太太迟疑了一下,然后答道:“额,可能对他们这些画家来说,画这种画是很正常的事儿吧,你看那些大画家不都画了很多这种画么?”
  “可你这不一样啊,你不是事先就跟他说明了,这种画不能给别人看到么。”说完菲洛朗太太又凑近一步低声调侃道:“而且你别告诉我你没有趁机勾引他的意思哦!”
  “这个是自然的,要不然干嘛找他来画?不过我的第一目的真的是希望能够有一幅画可以保留住我的青春,起码可以在我头发花白、皮肤松弛的时候有一份可以让我怀念的东西。”玛索太太沉声答道。
  听到玛索太太这么说,菲洛朗太太也感慨道:“说实话,如果不是害怕我先生不同意的话,我也想画一幅这样的画,毕竟咱们这个年纪,再过几年就真的要变老了,甚至我现在都感觉眼角开始有皱纹了。”
  “对啊,女人的青春实在是太短暂了!”玛索太太附和道。
  眼看话题越聊越沉重,菲洛朗太太转移话题道:“索菲亚,你真的确定这位莫奈先生能够成为一名大画家?好像很多画家都是死了之后才出名的。”
  “托尼他能不能成为像伦勃朗、提香那样的大画家我不知道,但就以目前他的状态我觉得就已经很不错了,因为能为警局画凶犯画像所以与警局的关系很好,这不仅仅是一条财源同时也能减少很多麻烦;现在他与塞尚和马奈先生在一个画室画画,还成为了好朋友,要知道他们的父亲可都是大人物,另外他还在给加里安男爵画画,即便成不了大画家,就凭这个人脉我相信在上流社会混出点小名气还是不难的,而且他还那么的年轻高大,我觉得我很难再遇到比他更好的男人了,毕竟就像你说的,咱们就要老了。”玛索太太非常认真的答道。
  “恩,那就祝你今晚成功!”菲洛朗太太为闺蜜鼓励道。
  没想到玛索太太却摆摆手道:“虽然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说实话我还是希望在这幅画完成之后再跟他上床,因为如果他连这点定力都没有的话,那也很难成就大事,那么我短期之内只会成为他的情人而不会嫁给他。”
  “你这要求也太高了吧,我可不相信能有男人在面对你的身体的时候能够把持的住!”说着,菲洛朗太太抓了一把玛索太太的丰满,然后调笑道:“这沉甸甸的,哪个男人看了能受得了?”
  到了下午四点多,两个闺蜜正在一起喝咖啡,忽然楼下响起了开门声,玛索太太一看是莫奈回来了,有些诧异的问道:“莫奈先生,您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哦,这不是想着今天就要给您画画么,所以早点回来做一下准备。”莫奈随口解释道,随后又向菲洛朗太太招呼道:“菲洛朗太太您也在啊。”
  “哦,我也差不多该到回家做饭的时候了,一会儿我先生就该下班回来了。”说完,菲洛朗太太便识趣的告辞离开,但在临走之前还是趁着莫奈不备,给了自己闺蜜一个戏谑的眼神。

章节目录